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久违的400fo福利

『超级制霸 Can't Complain』

*BGM如题

*甜,放心食用




*

林彦俊和其他八个成员走进小房间的时候,心情是期待的。

这是首播24小时后的排名公开啊。

当他拿到那张蓝色的纸的时候,他比谁都期待里面的排名。

“林彦俊,请打开你的排名。”摄像机旁边的老师提示道。

林彦俊呼出一口气,缓缓翻开排名纸。

33名。

林彦俊松了口气,他至少第一轮不会被淘汰掉,而且排名卡在中间,他放松下来,然后等着看其他队友的排名。

录完这一段走出去,前面那一间练习室里,陈立农拿着自己的排名卡走出来,一蹦一跳像只小兔子。

“农农~”九个人都已经和陈立农混得挺熟,别的练习生都说陈立农成功打入香蕉内部,成为香蕉编外人员,陈立农总是笑着摆摆手说没有。

“诶~hello~”陈立农见到他们,笑得更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农农你的排名怎么样?”不知谁问了一句。

“我?我第一。”陈立农伸手比了一个“1”。

“好厉害哦!”

“没有啦~”陈立农和以前一样摆摆手。

林彦俊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排名。

怎么办?制霸想要送人一拐?

回到宿舍,陈立农在宿舍里洗完澡,戴着框架眼镜收拾东西。

“彦俊,你回来啦~”转头看见林彦俊的陈立农瞬间笑容满格。

林彦俊没忍住,上前去摸摸陈立农湿漉漉的头发:“记得吹头发。”

制霸不想送人一拐了,制霸想宠着这个小孩。

*

《Firewalking》公演前一天。

林彦俊看陈立农很晚了都没回来,想着去看看他,到练习室看到还在练习的陈立农,却有些不开心。

不是因为陈立农练得很累,而是因为陪陈立农练习的人居然不是他。

郑锐彬又不是和陈立农一个组,为什么要郑锐彬陪他抠舞蹈?

林彦俊推门走进去,等陈立农把最后一遍跳完之后——

“陈立农,跟我回去睡觉。”

“啊?可是我还想练久一点点诶~明天就公演了啊~”

“养足精神才能超常发挥啊,跟我回去睡觉!你不要睡觉郑锐彬也要睡觉。”

“啊?锐彬,我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陈立农一下就慌了。

“没有没有。”郑锐彬笑着摆摆手。

“锐彬说没有啦~”陈立农看着林彦俊,一脸无辜,语气里还带了几丝求人的意味。

“人家跟你客气而已,你快点跟我回去睡觉啦!”林彦俊承认陈立农撒娇与他很受用,但无奈陈立农似乎只对着陪他练舞的那个人来点真正意义上的撒娇。

这么想想林彦俊更加来气,不由分说拉着陈立农就走,还不忘拉的是右手,一拳490的左手林彦俊想想就觉得这是个变态小孩。

“彦俊你干嘛啦~”到了宿舍,林彦俊才把陈立农的手松开,陈立农揉了揉被拉得发红的手腕,“很痛诶~”

“吃醋啦干嘛!”林彦俊嘴一快,说了什么自己都反应了一会儿。

“我去洗澡。你什么都没听见噢!”沉默了好一会儿,林彦俊逃似的钻进了洗手间。

林彦俊又洗了三小时的澡,这期间想了很多东西,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他好像是喜欢陈立农。

洗完澡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没有带衣服,擦干了身上的水,裹着一条浴巾出去了。

刚好,陈立农在其他宿舍洗了澡回来,穿着松松垮垮的背心和松松垮垮的短裤。

“彦俊你洗完啦~”脸上的笑容倒是一点不松垮。

醋是不吃了,要想想怎么把小孩吃到手。

*

总决赛选歌,林彦俊抱着不可能和陈立农在出道前再合作的想法选了《Mack Daddy》。

“哇!!!!”

全场起哄的时候,林彦俊正盯着脚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定睛一看,陈立农的牌子在《Mack Daddy》这边好好贴着,还贴在了rap的位置上。

回到宿舍,林彦俊第一时间就去问陈立农。

“为什么选《Mack Daddy》?”

“想挑战一下嘛~”

“没有别的原因了吗?”

“有啊~”

“什么原因?”

“因为……彦俊也在。”陈立农说完,抱着衣服走近浴室,“今天不能让你先洗澡!你用热水用太多啦!”

林彦俊站在原地,笑得头都掉了。

这算不算快把人吃到手了?

*

出道之夜前夕,林彦俊和陈立农很默契地都没有睡着,干脆两人坐在床边谈心。

“农农。”

“嗯?”

“怎么办,我觉得我不能出道。”

“不会的啦~”为了唱rap,陈立农被郑锐彬带着训练了很久的普通话,但陈立农嘴里浓浓的台湾腔还是一点没改,“放轻松去表演就好ne。”

“可我还是会害怕。”林彦俊低头把裤子上的褶皱摁下去,盘腿的坐姿让褶皱再次凸起来,“所以,我现在想说一件事。”

“什么事?”

“你要知道,我接下来没有开玩笑。”

“嗯,我知道。”

“我喜欢你。”

“蛤?”

“我喜欢你,陈立农,我喜欢你。”林彦俊看着陈立农一脸诧异,着急得很,“所以……你喜欢我吗?”

“彦俊……”陈立农抿着唇,迟迟没回答。

“好啦,我知道了。”林彦俊伸手揉了揉陈立农松软的头发,“我猜到了。”

没关系,这么好的陈立农,值得最好的。

*

出道之夜,现场人声鼎沸,所有人耳边充斥着粉丝的尖叫,所有人都尽心尽力完成舞台。

站在后台准备登场的时候,林彦俊低头看着黑暗里看不见的自己的脚尖,心里不停地重复地告诉自己。

这是你和陈立农最后一次合作了。

林彦俊你给我好好表现。

《Mack Daddy》的前奏缓缓响起,前方的门缓缓打开,林彦俊迅速收拾好心情,身上开始散发出偶像剧中富二代男主的气场,抬脸看镜头。

*

“香蕉娱乐,林彦俊练习生。”当张PD念出了林彦俊的名字的时候,林彦俊脑袋里还嗡嗡响着,眼泪已经不受控地塞满眼眶。

说真的,这样的场景,只有在他参加这个节目的前一晚梦到过。

他曾经真的以为,这些梦就是泡沫,不用碰都会消失的泡沫。

当他和其余几个练习生拥抱完,看见陈立农盈满泪的眼睛,他才感觉到几丝缥缈却坚定的真实感。

陈立农看着林彦俊跪地亲吻舞台,向着出道位的方式奔去,和着他自己的抽泣声发表完他昨晚没有准备的出道感言,迈着坚定的步子,一步一步往第五的座位走去。

鼻子发酸,眼睛发酸,视线模糊。

陈立农低头想哭,耳畔响起了台底粉丝的嘶吼,抬头吸吸鼻子,把眼泪生生憋回去。

半晌,脑袋才重启完开始运转。

奇怪,哭什么?

man帅有型陈立农有什么好哭的。

*

林彦俊在后台没找着陈立农,扯着人就问,问着问着就看见了陈立农那个身型格外健硕的老板举着摄像机拍着陈立农和他妈妈的温情时刻。

林彦俊插着口袋,站在穿梭的人流里,远远地看。

“林彦俊,要去接受采访啦!”同公司的尤长靖隔着老远就看见了林彦俊白色的头顶,“别急着看陈立农,出道之后机会很多啦。”

林彦俊又看了好几眼,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也对,机会多的是,不急这一时。

*

凌晨一点多,后台还有很多人,穿着制服的练习生拿着终于回到手上的手机,互相合影还有加微信。

陈立农扯着林彦俊走另外一个隐蔽的出口走了。林彦俊当然不知道陈立农要干嘛,只能跟着他走。

“诶,陈立农你到底要干嘛?”林彦俊看快到出口了,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戴上。

“有话和你说啦~”

“什么话?”

“喜欢你。”

“蛤?”

林彦俊没想过今天反转来得这么快,而且这么多,天上接二连三掉下来的小甜饼几乎要把他砸晕。

这都是些什么饼干?

“你给点反应啦。”陈立农的表情慢慢变得有点委屈,明明已经是和林彦俊比肩的大个子,泛着光的下垂眼却还是让林彦俊心生爱怜。

林彦俊伸手去拉陈立农,走到马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把陈立农塞进去。

*

出租车缓缓地驶出一段距离的时候,林彦俊才把口罩拉下来,凑近陈立农的耳朵。

“你觉得我制霸是那种你拒绝了我我就立刻死心的人吗?”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