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模特 03

*应该……还会有更新,虽然可能不是这篇

*另:今晚删文,详见主页


尤长靖坐在桌子边用吸管喝着一罐可乐,突然一个人走进店里坐到他对面。


黑漆漆的口罩,刻意压低了帽檐的黑漆漆的渔夫帽,四目相对,那双眼睛却意外清亮。


“介意我坐这里吗?”他刚说完,尤长靖还没来得及回他句什么,他已经在他对面坐下,“不好意思。”


“没事。”尤长靖摇了摇头。


门外忽地一阵骚动,尤长靖转过头去,一堆拿着单反的女孩东张西望着从店门经过。


再转回头来,对面那人手撑着额角,脸对着桌面,看那姿势,似乎是想钻到桌底去的。其余的都没什么,只是尤长靖盯上了他的手。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尤长靖摸了摸上衣口袋的位置,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没有口袋,他没有穿外套,纸和笔都被他放在外套口袋里。


服务生端着一碗椰浆饭过来放到尤长靖面前,尤长靖的目光立马锁定在那碗椰浆饭上,被牢牢吸引住,似乎再移不走了。而对面那个人撑不撑头,姿势如何,撑头的手好不好看之类的,反正尤长靖是顾不上了。


知道门外的骚动过去,那人抬才起头,黑溜溜的眼珠子将视线定在专注于吃那碗椰浆饭的尤长靖身上。


伸手摸摸肚子,它是有点饿了。


他又想起早上起来被人赶上体重秤时旁边的经纪人的不断摇头和嫌弃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连吃一粒米都是很奢侈的事情。


尤长靖很快就把饭吃完了,抬眼正好望见那个人咽了口口水。


“你想吃吗?”尤长靖觉得这个人好奇怪,想吃为什么不自己点,“点一碗试试吧,椰浆饭很值得一试的!”


“不用了。”对面的人摆了摆手,望向窗外,他知道一碗椰浆饭等与他好几个小时的健身,“我要走了,对不起打扰你吃饭了。”


“没有没有。”尤长靖看着他起身离开,只觉得更奇怪,却还是没有说什么。


他突然想起在油管上看到的一些街边实验一类的视频,警惕地直起身,看了看周围。没有摄像头。他长吁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钱,走到收银台去交给老板。走出饭店,有撞见那双亮晶晶的黑眼珠。


尤长靖原地转了一圈,看清了周围的人手里拿着什么,才又和他搭话:“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那人伸手指向自己。


“嗯。”


“我迷路了。”


“那……你有朋友来接你吗?”


“有……但是……”


“但是什么?”


“我没有带手机。”


“需要帮你联系他们吗?”尤长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又尴尬地开口:“那个……我也……没有带手机……”


“没关系的,谢谢你。”


尤长靖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心里莫名放心不下,又折了回去。


“你……要不要……去我的工作室?”


Doctor 006

*今晚可能还会更

*更多少我也不知道

*另:今晚删文,详情见主页

正文如下


“锐彬!”陈立农不知第几次走进去的时候,着急忙慌地跑了出来,“陆定昊他好像醒了。”


郑锐彬放下手上的笔,起身走进手术室。


陆定昊的眼睛已经睁开,四处转着,打量周围白得瘆人的天花板和墙壁。郑锐彬一边忙着给陆定昊坐着各项常规检查,一边给陆定昊做强行科普,简洁明了地解释他为什么在这儿。


陈立农隔着一层玻璃,看着手术室里郑锐彬忙上忙下。玻璃窗那头的他,又一次开始觉得到自己很没用。


“烂人……”低声的,也不知道他是在说谁,然后他转身,离开了玻璃窗前。


玻璃窗那一头的郑锐彬终于做完了陆定昊的检查,双手插着腰站在床边呼出一口浊气,想着可以把陆定昊移到旁边普通病房了,便下意识地转头望向后面的玻璃窗。


“人呢?”郑锐彬转过身仔细看了一眼玻璃窗那头的房间,确实没有人了,“奇怪了……”


郑锐彬迈着大步走出手术室。


“陈立农,去哪啦?”


“陈立农?”


“陈立农。”


“陈立农?”


“陈立农!”


“陈立……”


“……”郑锐彬看着办公室书桌上被风吹动的书页,还有旁边那摞厚厚的书,看着看着不小心出了神。


压在书上的钢笔掉在了地上溅出几朵墨花,郑锐彬才回过神来。


郑锐彬走过去把钢笔捡起来,随手找了张纸画了几道,钢笔尖已经写不出墨水了。郑锐彬心生烦躁,拿着钢笔用力甩了几下,几滴墨水从笔尖涌出,顺着郑锐彬的动作在空中滑过,准确地落在郑锐彬穿着的白大褂的衣领上,还迅速晕开一小滩黑色的痕迹。


郑锐彬知道钢笔已然废了,随手把钢笔往桌子上一扔,盯着自己领子上黑色的墨水渍,又转眼看向那摞厚厚的书。


他就算是在那睡着觉,也好啊。


郑锐彬心里生出几分这种想法,才又想起病房里的陆定昊。


“郑锐彬你在干嘛啊……”郑锐彬挠了挠头皮,重新走进病房。


“陈立农刚刚走了?”郑锐彬刚刚走进病房,就听见陆定昊问。


“嗯。”郑锐彬点头,看了一眼陆定昊的点滴“你怎么知道?”


“刚刚瞄到他在玻璃窗那里了。”陆定昊失了平时的活力,说话弱弱的,“而且你刚刚叫得那么响。”


“不好意思。”


“郑医生你挺不会聊天的。”陆定昊顺着郑锐彬的眼睛看向那几瓶点滴,“这要是搁在我平时身体好的时候可能还能和你聊个两三句,现在脑子都转不过来,没法跟你尬聊。”


“那就好好休息,别想着怎么和我聊天了。”郑锐彬调了调点滴的调节器,自顾自地开始说话,“本来还想着陈立农要是在就让他和我一起把你推倒普通病房去。现在你只能在这里等到这瓶点滴打完再说了,我一个人可推不了一个床和一个架子。”


“那你在这里陪我吗?”


“没有。”郑锐彬摇头,“我的书和论文没有看完。”


“在这陪我吧……书和论文要攒着以后真的没有事情做了看,在这里的医生都很无聊的。”陆定昊小心地请求。


“以后还会有新的书和新的论文,”郑锐彬又在床边插起腰,“旧的书和旧的论文要早点看完才好。”


“好吧……”陆定昊委屈地撅起了嘴。


“别撒娇,我不吃这套。”郑锐彬转身,走出手术室。


“嘁——”陆定昊不屑地把表情收回,“对我们家又霖有用就行……”


啊,我要准备删文辽

删掉《假正经》

还有《不将就》

假正经会全部删掉

不将就删一部分然后我要重新写

因为我发现自己好像……

有点……

写不下去?

对喜欢这两篇的xjm说声dbq

今晚十二点删掉

嗯就这样

噢噢对了

今晚……可能……会……更文

嗯,就这样!


模特 002

*来辽~

02

飞机在马来西亚落地的时候,尤长靖看着乌泱泱的人群有些许头疼。

他这是跟哪个大明星坐了同一个航班?

尤长靖拖着两个大大的箱子往机场外走,暗自庆幸着自己没有公开照片什么的,毕竟看社交平台的评论里似乎……还是有几个狂热粉丝的……

尤长靖回到家,把东西放回画室,把在台湾画的画整理了一下,想着哪些要放进台湾之行的画册里。

整理到最后一幅在台南的海边画的那一幅画时,尤长靖的手顿了一下。

“我当时抽了什么风把他画上去了……”尤长靖翻了翻前面初步定下来的画,有些许恼火,没有一幅画里是有人的,“看得出来是人吗?看不是很出……这样的话……唉……”

看了看那片自己甚是满意的灰蓝色调的大海,尤长靖手一松,那副画飘进了初步定下来的那几幅画里。

“就这样吧。”尤长靖起身的动作有些晃,“唉呀……蹲久了……”

尤长靖稳了稳重心,出了画室,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好,给自己好好做了一顿饭。

第二天,尤长靖在画室里呆了一整天,想把昨天放在地上准备加进画集里的画改一改。

到黄昏的时候,终于拿起了最后一幅。

尤长靖盯着灰蓝色的画上那一点点的红,又开始发呆。

要不要把他藏起来?接着做以前的Chin?

电话响了。

“喂?”

“你回马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陈立农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我本来还打算今天去台南找你,结果你的IG才知道你走了。”

“抱歉抱歉我忘记了。”尤长靖才想起来自己的是改签了机票马来的,“出版商这边催得很急,我就赶紧改签回来了。”

“没事啦~”陈立农向来格外开朗些,“画集记得给我邮一本噢~”

“好,我会的。”

“记得按时吃饭~”

“行啦催饭博主,你今天没有直播吗?”

“没有啊,今天只有催饭。”陈立农那边响起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你在干嘛?”

“做饭啊~”说起吃的,陈立农的声音总是格外轻快,“我想尝试一下上次在马来的时候你跟我吃的那个椰浆饭。”

“椰浆饭啊……”尤长靖觉得自己的口水快流出来了,胃格外适时地挤压着空气,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尤长靖想起自己中午忘了吃饭,萌生了好好吃一顿晚饭的念头,“我饿了。”

“那快去吃饭吧~你最爱的椰浆饭~”

“好,那我挂了。”

“嗯,出门注意安全喏~”

“我知道,你加油做饭吧。”尤长靖在玄关处的小篮子里找到钥匙,换鞋准备出门。

“嗯,拜拜。”

“bye~”

尤长靖就这么出了门,下班高峰期,路上的人格外多。

今天的人似乎还要多一些。

尤长靖走进一间熟悉的饭店,点一份椰浆饭,一连看了好几个社交网站的搜索榜,发现是一个当红的模特来了马来,才长舒一口气,安心等饭。

模特……

Chin不需要这种东西吧……

【长得俊】模特 01

开新坑嘻嘻嘻
这篇会更得很短很慢
画家尤×模特俊
跟李老师的歌似乎没什么关系
嗯    就这样
看文👇

01

台南的天气总是晴的。

尤长靖抓住难得的阴天,抱着画板在海边坐着画画,手上还抓着画笔,他看海浪哗啦哗啦地涌上岸边,愣是半天没下笔。

画板上贴着的灰蓝色调的画,其实早已完成,尤长靖却丝毫没有要收拾东西离开的意思。

气压越来越低,让人有些难受,尤长靖还是这么坐着,抱着画板。

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己是在等些什么。

然后……

一个身影突然闯进尤长靖的视线。

红格子衬衫从白色的圆领毛衣里探出头格外亮眼,细软的头发塌在那人脑袋上。隔得有点远,尤长靖没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

但他还是拿起画笔,随手拉出一道白色的痕迹,又在白色的痕迹上点上一些红,拿起旁边的铅笔在那点红下面署上名。

他把东西收拾好,把画放进画筒,提着东西走了。

台南是尤长靖台湾之行的最后一站,第二天一早的飞机会带着尤长靖回马来西亚。

尤长靖在夜市的各种摊位间穿梭着,看到什么就想吃什么,等他终于觉得买够了,想回酒店,回头看看灯火依旧阑珊的夜市,忽地想起一句评论。

“如果你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指出一个人告诉我他是Chin,我绝不愿相信。因为带烟火气的Chin,绝不是Chin。”

尤长靖无奈地勾唇笑了笑。还好,他从来没有泄露过自己除了这个所谓“艺名”以外任何信息,他大可以丢掉Chin这个身份在台南的夜市里晃晃悠悠,吃些自己想吃的小吃,看些自己想看的人和景。

尤长靖把头摆正了就接着往前走,撞上一件白色的毛衣,稍稍抬眼,红色格子衬衫的领子似乎是要特意跳出来和尤长靖打招呼,尤长靖一下子就想起了什么。

别这么巧吧……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

“没事。”

“没事。”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道歉,同时开口原谅。奇怪的是,两个人似乎都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僵持在路口一侧。

尤长靖往左迈了一步,那个人往右迈了一步,两个人还是面对面地站着。尤长靖往右又迈了一步,那人往左迈了一步,两个人,依旧面对面。

“那个……你往左边走一下……”那人似乎也觉得有点尴尬,于是淡淡地开口。声音有些低沉却很清冷,音色很好听。

尤长靖抬头看了一眼那个人的脸,乖乖地往左迈步。与此同时,那人也往左迈了一步 了,又往前走进人流里,消失在夜市的阑珊中。

好看的眉宇间带点点严肃的感觉,皮虽然被晒得有些黑,但脸上的立体感怎么都遮不住。

很有生气的脸,比起画室里的石膏像。而且,莫名有种熟悉感。

在哪儿见过呢?尤长靖没能想起来。

尤长靖提着东西回了酒店开始享受,脑子里那个人的影子却不停绕着,尤长靖甩甩脑袋想把他丢掉,他的影子却丝毫不受影响,就呆在那,固执得很。

奇怪……

年少有为 005

*BE预警
*还有两章完结
*瞎几把乱写嘻嘻嘻

董又霖不知道陆定昊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反正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陆定昊在他旁边,还没有醒,睡得很香。

董又霖看了一眼钟,想着时间还早,放轻动作下床,像往常一样,给陆定昊做早饭。

董又霖想着平常做早饭的时候,时常把陆定昊吵醒,便想着不用再去叫陆定昊了。但今天的陆定昊睡得格外沉些,董又霖把早餐端上桌,也没见陆定昊起身发出什么声响。

董又霖走进房间,发现陆定昊果真还睡着。

“小芙,小芙,起来了。”董又霖上前拍拍陆定昊的肩,陆定昊极不情愿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伸手摸了摸董又霖的脸颊。董又霖凑前去给陆定昊一个早安吻。

董又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这个早安吻里带点酒气。

董又霖把陆定昊扶起来,陆定昊穿上拖鞋,拖拖踏踏往洗手间去。陆定昊从洗手间里出来之后也没吃几口早餐就进房间随意捯饬捯饬自己就要出门。

“带着路上吃吧。”董又霖想把保鲜盒塞进陆定昊手里,陆定昊却推回给董又霖。

“不用了。”陆定昊扭头就往门外走,董又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却只能叹口气把保鲜盒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陆定昊已经出了门了,忘记了出门前与董又霖的吻。

董又霖有点失落,看了看滴答滴答走的时钟,安慰自己陆定昊只是太着急走了,昨天晚上又太累所以忘掉了。

晚上做顿好饭好菜犒劳一下他吧,加班到很晚是会很累的。

董又霖这么想着,拿上了手包,也出门上班去了。

晚上下班回到家,董又霖手上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打算大干一场,打开手机又看到了陆定昊的信息。

『又霖,公司今天也要加班,你自己吃饭吧』

『今天也可能是很晚才回去的,别等我了』

董又霖等着第三条发过来的消息会是一句“我爱你”,但是等了二十多分钟,连“对方正在输入……”都没有等到。

“一定是因为太忙了,对,太忙太忙了,忙到没有时间给我发消息了……”董又霖放下手机喃喃道。

此时,陆定昊那边,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陆定昊穿着一件别人塞给他的半透明的白衬衫,松垮垮地塞进下身的黑色破洞牛仔裤,耳朵上戴了一个长款的耳钉,站在旁边捧着酒瓶子,暗自发着抖。

“陆定昊你干嘛呢?!”那人走过来拍了拍陆定昊的肩,“我可是好不容易把你塞进这一层的,这一层可基本上都是富二代,你上去倒个酒都有可能有钱收,又不会发生什么,你不是说你最近手头紧吗?”

“可是……”陆定昊咬紧了下唇,“昨天晚上……”

“别可是了,你要是积极点儿干活,拿这里的时薪加上他们给你的小费,你那天跟我说的数你明天就能凑齐然后按合约走人。”那人把陆定昊衬衫的第二颗扣子解开,推了一把陆定昊,“想赚钱还是得受点苦的。”

“那个……你!过来!”突然有人伸手指陆定昊,陆定昊战战兢兢地捧着酒瓶子走过去,那人伸手指向另一个年轻些的男人,“给娄滋博满上!天天迟到必须得罚!”

陆定昊走过去,站在旁边,弯腰给那个男人斟了一杯酒。

陆定昊穿的衬衫很宽松,方才被解开的扣子还没有系上,身前一大片雪白的皮肤全都映入娄滋博的眼。

陆定昊把酒倒满以后,本想转身离开,退到一边去,衬衫的后摆却被人拉住,陆定昊一下没站住,衬衫的后摆从牛仔裤里抽了出来。陆定昊站定了,挤出一个笑,转过身去。

“你,过来,坐。”娄滋博给陆定昊让了个位置出来。

“娄滋博开窍了?”

“他长得好。”

“哟~”

陆定昊被他拉着衣服,只得到他旁边坐下。娄滋博顺着陆定昊的衣服往上摸,捏着陆定昊的腰侧。

陆定昊觉得很不舒服,用手请轻轻推开表示拒绝,娄滋博却跟感觉不到他的动作似的,变本加厉地揉捏着陆定昊腰间的嫩肉。

陆定昊原本坐在旁边听他们聊,实在受不了娄滋博持续性的吃他豆腐,起身去洗手间。

陆定昊靠在洗手台边,他知道妆会花,没敢洗脸,低头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

陆定昊突然感觉身后多了一片温热,一时惊慌,转过身去却刚好被那人禁锢在怀中。

“陆定昊……还真是你……”陆定昊惊慌的眼神正好对上娄滋博的视线,“不是和Jeffrey在一起了吗?他破产了然后卖了你?”

“没有……”

“那你怎么会来这里给人斟酒还给人吃你豆腐?”娄滋博的手不安分地摸上陆定昊的腰,“这不是你的性子。”

“不归你管。”

“记得吗?大学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娄滋博把脸和陆定昊凑得很近,近得陆定昊可以清楚闻见甚至染上娄滋博身上奢侈男香品牌当季热卖的那支香水的味道。娄滋博手上的动作愈加放肆“我说,我一定会一直爱你,会保护好你。”

陆定昊想把他的手从自己身上往外推,但再怎么用力似乎也没有用。

“到现在这句话都还作数。”娄滋博把手放在陆定昊腰间,“要是你觉得在董又霖身边吃苦吃得腻了,想过好日子,大可以来找我。”

“我娄滋博不管你陆定昊爱不爱我,只要你陆定昊愿意到我娄滋博身侧来,我便满意了。”娄滋博把嘴巴凑到陆定昊耳旁,呼出的气息尽数呼在陆定昊耳畔,“我明天还回来,你也回来,对吧?”

娄滋博直起身,把自己钱包塞进了陆定昊手里:“你要是缺钱,里面的钱随你花,所有银行卡的密码都是你生日。”

“我不会要的。”陆定昊把钱包塞回给娄滋博。

“我知道了。”娄滋博把钱包打开,把里面放着的百元大钞尽数掏出来房间陆定昊衬衫胸前的口袋里,“现在……你就当是……同学一场吧。”

陆定昊在娄滋博走后,还在洗手间里呆呆站了好一会儿。

“明天我不来了。”

“后天来?”

“以后都不来了……”

“发现这里不仅仅是做酒保了?”那人深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你可是签了合同的,不遵守是要赔钱的。”

“赔多少?”

“也不多,你在这里赚了多少钱,你就陪个两倍回来。”

“两倍?!”陆定昊瞬间开始庆幸自己没拿那个钱包。

“嗯。”那人睥睨,道,“你真当这里是你家,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陆定昊觉得昨天的自己一定是傻了才答应来这里还开心地签了个约以为有保障,现在算是羊入虎口了。

陆定昊自然是赔不起钱的,只好答应了明天还回来。

回到家,陆定昊洗了澡,爬上床。期间动作有些大,弄醒了Jeffrey,Jeffrey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把陆定昊揽进怀。

陆定昊没能睡着。

天蒙蒙刚亮,陆定昊就起身去洗漱,给董又霖做了番茄炒鸡蛋,就出门去公司了。

董又霖早上起来,番茄炒鸡蛋只留一点点的余温。

董又霖心里却暖得像刚出锅的番茄炒鸡蛋,盘算着要讨回来一个早安吻,两个晚安吻,两个出门的吻还有两个回家的吻。

陈立农成年贺礼~~~

『彬立     我是你的』

*音乐特长生彬×体育特长生农

*生日当然是小甜饼

*生日末班车,蛮长的哦

*看反馈决定是否拓写



001

陈立农最近练田径的状态不对。

不仅教练这么觉得,陈立农自己也这么觉得。

问题出在哪?教练观察了好久,陈立农自己也留意了好久,也没得出个什么结果。

省运会快到了,再这么下去可不行。

002

郑锐彬最近练声乐的状态不太对。

不仅老师这么觉得,郑锐彬的爸妈这么觉得,郑锐彬自己也这么觉得。

原本音乐特长生十几个人里郑锐彬气息是最足的那一个,最近的训练却虚虚的唱不上去。

问题出在哪?郑锐彬的爸妈带着郑锐彬去看中医喝中药,教另一种发声方法,也没见有什么起色。

省运会还有一个演出呢,在这么下去可不行。

003

“农农!”同来自台湾的舞蹈特长生许凯皓跑到他们班教室后门大喊一声,全班人转过头到后面去看许凯皓,又转过来陈立农,陈立农低头,半捂着脸走出去。

“什么事?”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去田径场训练。”

“好,我zi道惹。”

004

“郑锐彬!”周锐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大喇叭花,正常音量说话也足够让一个班里所有人听得很清楚。班里的人司空见惯,没什么人回头。

“嗯?什么事?”

“老师说等会自习课去田径场训练。”

“田径场?哪个老师说的?”

“你爸。”

“我爸?”郑锐彬大概猜到了他爸想干嘛,“行了我知道了。”

005

陈立农换了田径训练时穿的训练服,在田径场边上做准备活动。

“诶,那些音乐生为什么来这里了?”站在陈立农旁边的林彦俊突然说话,陈立农抬头望林彦俊,有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你怎么知道那些事音乐生?”田径场边上确实来了一些穿校服的人,陈立农觉得很奇怪,林彦俊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到那里面个子小小的然后长得有点圆的男孩子了吗?”林彦俊指向校服堆里。

“嗯,看到了。”陈立农第一眼就和一个戴着眼镜的长得高高的男孩子对视了,还奇怪那个男孩子为什么是个子小小的而且有点圆,然后那个男生低头去听人说话,才看见了符合林彦俊的描述的男生的毛茸茸的脑袋。

“那是我们班的音乐生。”

“噢~”陈立农心里一边觉得那个戴眼镜男生好帅,一边点头回应林彦俊。

006

“今天你爸要我们干嘛?”尤长靖伸手碰碰旁边的郑锐彬。

“啊,你说什么?”郑锐彬回过神来。

“你爸今天是要我们干嘛?”

“练气息,练共鸣,练正确的用力方法。”郑锐彬跟着他爸练歌练了好多年,早已摸清楚他爸的教学方式。

“啊……练那个为什么在这里练……”

“因为他最后要走到田径场那边听,看听不听得见。”郑锐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同学们。”郑锐彬的爸爸是学校的声乐老师,负责了学校音乐特长生的教学,“今天我们来练一下我们的气息共鸣,纠正一下我们的发生方式。”

“好——”音乐生们席地而坐,听老师讲课。

郑锐彬懒得再听一遍这节自己听了无数次的课,便盯着体育特长生训练。

刚才跟自己对视的是哪一个人来着?是哪个瓜皮头剪得很整齐的小男孩吧?不知道他跑得怎么样?

007

准备活动已经做完了,热身跑也跑完了,陈立农站在跑道边上,腰间绑了一条绳子,绳子另一段绑了一个轮胎。

“今天负重5圈啊,大家加油!”

“什么东西?五圈?”

“过几个月省运会了还抱怨呢!再抱怨加圈啊。”

陈立农弯腰向前倾下,准备听到口令就开始跑。这种训练他在台湾经历得多了,到还算得上轻松。

“你看看人家陈立农半个字都不说,看看你们!想什么样子。”教练说着,把哨子靠到嘴边,看他们准备好就吹响了哨子。

陈立农撒腿就开始跑,期间听见了音乐生的开嗓,觉得还蛮有趣却没憋住笑,笑了几下就发现腰上没什么力气了赶紧收住,气息和步伐已经乱了套又要重新调整过来。

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训练啦……陈立农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跑剩下的四圈。

008

郑锐彬觉得身后的凉风嗖嗖的,知道是体育特长生的训练跑过时带来的几阵风。

郑锐彬觉得奇怪的是第一阵风很强很快很早,后面的却明显没有这么厉害,而且隔的时间挺长的。

郑锐彬开完嗓就开始练唱。

郑锐彬的练习曲目和表演曲目是不一样的,他也是所有音乐特长生里唯一一个敢这么做的。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009

彼时陈立农已跑至郑锐彬正对面,将近一百五十米的距离,陈立农听了一两句,可以判断出他唱是《我怀念的》。

之后夹杂的声音越来越多,有《小半》,还有别的一些歌,乱乱地被耳边的风搅在一起听不清楚。相对清楚的只有那一首不知道谁唱的《我怀念的》,中气很足,咬字很准,声线很赞。

陈立农脑子里杂乱的东西越来越多,杂糅在一起的歌曲节奏塞进脑子里乱了跑步节奏。

陈立农却没意识到是什么扰乱了他,只觉得这次的训练较于在台湾的训练而言更累一些。

明明场子没有大,负重也没有变得更重,圈数也没有增多,陈立农却在结束后意外地多喘了一会会儿。

之后每一次,陈立农明明跑到唱《我怀念的》那个人的旁边,陈立农都觉得他的声音并没有那么大,一旦他跑到离他很远的田径场那一头,却听得更清晰。

于是他就会在听得很清楚的时候加速往那边跑,跑到音乐生那一堆旁边就放下速度来,但他好像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

他希望是那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子,但是他也不确定。

天知道他因为跑步策略被教练敲了多少次脑壳。

010

郑锐彬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郑锐彬喜欢站在最边上练,所有的体育生跑过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陈立农让他有点捉摸不透。

不负重的话,第一圈是最正常的,也是最好判断的,陈立农一定是最前面的那一个,甩别人五六句词。

之后,陈立农就会慢慢掺杂进人堆里,不是因为跑得慢了,而是跑得太快,就算是和特长生们一起训练,也可以慢慢地超那些刚刚进来的高一新生大半圈。

听尤长靖说,陈立农是在台湾破过高中生运动会的记录的。据尤长靖说陈立农是学校是重点培养对象,但是陈立农家里条件不是特别好,大陆的比赛比台湾多,奖金也丰厚,就过来了。

郑锐彬每一次都觉得很好玩,不好好发声就为了感受身旁的空气流动判断哪一个是陈立农。

他暗自立了个flag,什么时候可以准确判断陈立农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什么时候停止这场游戏。

但是陈立农的发挥,着实不太稳定,郑锐彬也很难判断出哪个是他,他只能在陈立农跑近时放低音量,跑远了再把声音放开,一直持续着这个无聊的游戏。

天知道他被他因为不好好练声爸妈骂了多少回。

011

音乐特长生要提前为去参加省高中生运会的运动员晚会准备节目。

郑锐彬,钱正昊,灵超还有周锐组了一个组,琢磨着他们的《小半》。

“要有一个主表演者啊,你们自己商量。”老师丢下这一句话,留给他们琢磨。

竞唱是选主表演者的通用方式了,刚好那天郑锐彬嗓子不舒服,主表演者就成了周锐。

郑锐彬觉得很奇怪,之前也不是没有不当主表演者的时候,怎么这次特别失落?

因为感冒导致发挥失常?

012

“教练,为什么我几乎每个项目都参加?”陈立农拿到了自己的参赛表,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给你一点压力,看看你能不能弹起来。”教练在后面又小声补了一句,“而且你家里不是条件不太好吗,报多一点拿奖金机会多。”

“噢……”陈立农点点头。

“还有啊,比赛结束了有一个演出看,我们学校也有节目在上面,拿的奖越多坐得越前。”教练似乎想起了什么,“我说这个干嘛……唉呀,反正农农你得加油就对了。”

“好。”

陈立农觉得奇怪,以前在台湾参加的比赛有比这个大的,怎么这次这么紧张?

因为这是大陆第一次比赛?

013

郑锐彬回了正式的练功房训练,陈立农还是在田径场上跑步。

郑锐彬有点不甘,自己一次猜全对都没有……

陈立农有点失落,那个人还没找到……

014

“陈立农,吃饭!”许凯皓出国比赛之后,陈立农就和林彦俊一起去吃饭,毕竟都是台湾人,频率也比较近。

“诶,这个不是……?”陈立农走到门口才发现林彦俊身后躲了他上次指的那一个个子有点小长得有点圆的男生。

“嗯,就是上次我只给你那个。”林彦俊点头,“他叫尤长靖,现在是我男朋友。”

“哇——”陈立农张大了嘴巴表示惊叹,“那你们要好好的噢。”

陈立农发现自己和尤长靖也聊得蛮来的,虽然和尤长靖聊天的时候林彦俊在旁边想要送拐的神情不可忽略。

陈立农也终于知道自己猜得没错,那个格外特别的声音的主人就是戴着眼镜的那个男生,那个男生叫郑锐彬。

015

后来经尤长靖的介绍和林彦俊的推搡,陈立农和郑锐彬这两个把对方的训练当成游戏的人总算是认识了。

四个人约在一起吃饭,声乐和体育训练完都是要喝水但是不能多喝的,见面的时候就今天你买一瓶水,明天我买一瓶水,两个人每天一起喝一瓶水的关系,经常被林彦俊吐槽说比他和尤长靖还腻歪。于是两个人就约着单独一起吃饭,不看林彦俊和尤长靖撒狗粮,不听林彦俊和尤长靖的吐槽。

“你要去那个运动会?”

“嗯,对啊。”

“我会去那里表演。”

“真的吗~”

“真的。”

“哇~好期待~你表演的是什么?”

“《小半》。”

“诶~可是我之前练习听你唱的是《我怀念的》啊~”

“我的练习曲和表演区不一样。”

“噢~这样啊~那你的节目什么时候上台?”

“在《我怀念的》前面。”

“噢~我一定会好好看的!”

郑锐彬发现陈立农说话总带语气词和波浪线,带点点可爱,倒和他头顶瓜皮头还有亮晶晶的下垂眼的形象蛮符合。

哪里像是跑步时会超学弟一整圈的新任田径队队长?

016

省运会的陈立农终于还是拿出了自己的真实水平,奖杯奖牌在闭幕收拾回校那天半个行李箱,教练开心得找不着北。

“今天晚上有表演对不对?”陈立农正发愁奖杯奖牌怎么办。

“嗯,对啊,我们长靖要上台表演。”林彦俊收拾好行李,点头,“陈立农我跟你换个位吧,你坐得好前,第一排的正中间诶。”

“可是……我也有想看的表演啊……”

“就让给我那一个节目嘛~”

“长靖表演的是什么?”

“《我怀念的》。”

“那可以,你坐吧。”

017

陈立农拿的奖牌多,坐在第一排正中间,拿到节目单,就整张纸找《小半》。

“编号1003?我的生日诶~”陈立农看了一眼编号,是十号晚上第三个节目的意思,却正巧撞上陈立农的生日日期。

第三个节目开始之前,全场都是黑的。

陈立农盯着舞台正中央的方向,心里怦怦跳着期待。

舞台上的灯突然亮了起来,正中央却是一个不太熟悉的面孔。

陈立农把视线往下挪了挪,才发现了郑锐彬坐在那里,忧郁地撑着脑袋。

陈立农正期待着郑锐彬,郑锐彬的声音就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低头呢喃,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陈立农觉得郑锐彬唱得一如既往得好,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着。

后台郑锐彬的爸妈松了口气,自己儿子还是自家儿子,状态总是会回来的。

018

陈立农听着最后呢喃似的“不算”,似乎看见了郑锐彬眼里泛着的泪。

“喂!陈立农!”旁边突然有人打断人陈立农有点不开心,转头看到是林彦俊也只能乖乖让出座位。

“你座位在哪?”

“后面啦,你自己找。”林彦俊看灯灭了就知道快到尤长靖了,没耐心和陈立农解释。

陈立农摸着黑到处乱走,摸到了一扇门,使劲一推,门开了。陈立农很快意识到自己走错方向了,这里是后台。

此时舞台灯已经亮起,还没人注意到这里,陈立农赶紧钻进去,刚刚起身没走几步,就撞上一个人。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陈立农没看清眼前的人,反正知道道歉没错。

“农农?”

“诶,彬彬~”

“你怎么在这?”

“我走错地方了……”

“哈哈哈,走错地方走到这里来啦?”

“emm,你知道我是路痴嘛,田径场那种不用认放方向的大圈圈最适合我了。”陈立农委屈巴巴地对着郑锐彬撅起嘴。

郑锐彬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不受控制地红了,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往前倾,嘴唇上忽地多了一片柔软的触感几秒钟后又后消失。气流从腹部涌上来震动声带,莫名其妙地吐出一句“;你是我的”出来。

看着陈立农的脸红到了脖子根,郑锐彬才意识到自己把他给亲了之后还加了一句不知所以然的表白。

“彬彬……”陈立农有点诧异却慢慢回过神来,“你刚刚在跟我表白吗?”

“嗯。”郑锐彬通过自己不受控的行动,终于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思,控制自己的脖子带动脑袋把头点了两下。

“嗯——那好吧,我是你的。”陈立农刚读懂自己的心动下定决心答应下来,便觉得自己的脸红得发烫,低下头来,顺便舔了舔刚刚郑锐彬亲过的嘴唇,嗯,甜的。

“真……真的?”

“嗯。”陈立农又点了点头,一根呆毛立起来,跟着他的动作抖动。

郑锐彬抬手摸了摸那根呆毛,伸手把陈立农揽进怀。

这次,郑锐彬的话不再是不受控的表白,是坚定的宣誓。



“你是我的。”

————————————————分割线

17岁的农农啊,还是绝版了……

有不舍有期待,希望可以成为很厉害的大人!

唱着女孩的粉色男孩,我永远爱你听见没有!

工作算什么?拍拖最重要!【ABO,红豆体】

三十一到三十三话
中秋更的三篇来咯
K站还有一个异农的新坑
打算以文字的形式在LOFTER呈现
如果想要提前看的可以移步K站
最后
大家要好好过中秋喔~
记得吃月饼!
中秋节快乐❤❤

年少有为 004

*人设ooc
*BE慎入
*好久没更这篇啦,不记得的去翻前文趴

董又霖和陆定昊买完美瞳从店里出来,牢牢地牵着对方手。

陆定昊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脑袋不安分地四处转着。

“怎么了?”董又霖甩了甩陆定昊的手。

“没事。”陆定昊的嘴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之后的一周,平平无奇,只是陆定昊看手机的时间多了不少。

“小芙~”董又霖倒是第一次体会陆定昊从前试图让他从工作中分出一丝精力陪陪他的艰难,“你在干嘛?陪我一下好吗?”

“我在忙,你等一会儿。”陆定昊听着董又霖故意比平时放轻放柔放软了不少的语调和撒娇似的语气,笑开了花。

“好吧~”董又霖把身子做远一点点,把头靠上陆定昊的肩,“我——等——你——”

“咯咯咯……”陆定昊草草回复了手机那头的人,把手机放下,演起了董又霖平时担当的角色,摸着董又霖的头,柔声哄道,“好啦~”

“你最近怎么这么忙?”董又霖揽住陆定昊的腰。

“之后还会更忙呢~”陆定昊任由他揽着,把头靠在他头上。

“好不容易我闲下来一点点了,你怎么就开始忙了……”

“往年不都是差不多嘛?”

“哪里差不多啦?往年你都没有吧工作带回家。”董又霖腾出一只手揉陆定昊的脑袋,“回到家就跟我撒娇说很累,要我帮你揉背背。”

“今年比平时还要忙一些呀,我工作的那个公司要今年上市,事情更多,没办法才这样的。”陆定昊把脸在董又霖头上蹭了蹭,“等放了年假我就可以一直在家陪你啦~再过一阵子吧。”

“好~”董又霖把头转了个方向,正对陆定昊的脖颈,在陆定昊脖窝留下一个浅粉的印子。

陆定昊比平时的反应小得多,乖乖顺顺。

“我爱你。”董又霖抱着陆定昊,分外满足。

第二天。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董又霖刚刚回到家,手机就响了。

『又霖,我今天要在公司加班。』

『你自己好好吃饭噢,我现在准备去吃了。』

『你要先睡觉,我要很晚能回到家。』

『不用担心我。』

『我爱你。』

“又加班……”董又霖撇了撇嘴,他现在算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以前陆定昊的感受了。

董又霖慢悠悠地一个人吃了饭,洗了碗,七点多。

陆定昊当然没有回来。

董又霖慢悠悠地洗完了澡,已经八点多。

陆定昊还是没有回来。

董又霖慢悠悠把被子铺开,坐到床边,已经将近九点。

陆定昊依旧没回来。

董又霖想着陆定昊回来,再晚也就十一点多,又慢悠悠走进厨房,给陆定昊做了一碗芝麻糊。一碗芝麻糊放在热水锅里,隔水保温。做完这些,已经是将近十点。

陆定昊不会不回来了吧?

董又霖摇了摇头把这些乱糟糟的想法全甩走,走回卧室,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董又霖终于有些困意,睡着前,扫了一眼手表。

快凌晨一点了。

床的另一边,好像还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