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假正经①②

*这章主要是贾正
*请再次忽略掉神奇的序号
*我现在有点被自己吓到
*晚安~

35

“正正你怎么不喝?”黄明昊坐在朱正廷对面,看他没喝几口就放下了杯子。

“苦。”朱正廷把杯子推远了。

“奶茶怎么会苦?”黄明昊喝了一口朱正廷杯子里的奶茶,茶味很淡,算不上苦,“不苦啊。”

“黄明昊。”朱正廷下定决心似的喊了对面人的全名,“分手吧。”

“啊?正正你开玩笑呢吧?”

“我没开玩笑。”朱正廷低头搓着因握拳而发白的指节,“我都知道了。”

“知道……知道什么?”

“范丞丞的事情……”朱正廷现在算是清楚地知道了如鲠在喉是什么感受,“我知道你跟我在一起是为了什么……”

“我……事情不是那样的……正正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信我!”黄明昊心里又委屈又着急。

“没必要了。”朱正廷起身,把包拿上,迈腿就要走。

“正正……”黄明昊声音里带着哭腔,伸手拉住了朱正廷的衣角。

朱正廷把黄明昊的手拉开,扭头走了。

36

黄明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回到家的时候,蔡徐坤刚在厨房里忙活完出来。

“回来了?”蔡徐坤把碗筷放在桌子上,“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先洗澡吧。”

“嗯。”

“怎么了?心情不好?”蔡徐坤看黄明昊难得没什么反应,偏头看了看他的表情,“有什么不开心的跟我说,我在呢。”

黄明昊抬头看了一眼蔡徐坤脸上浅浅的笑,心里突然百感交集。

“我先进去接着忙了。”蔡徐坤转身想走进厨房。

“哥……”黄明昊的眼泪一下子全涌上来,眼眶里酸涩得难受,“我失恋了。”

蔡徐坤的身子顿住了。

上一次听到黄明昊这么叫他是什么时候?

他已经没有印象了。

身后的黄明昊抽泣着,哭得像个小孩。

蔡徐坤转身走过去,轻轻抱住了黄明昊,摸着他的头。

37

朱正廷答应了那个舞团的邀请,主业从帮黄明昊编舞排舞录视频剪辑变回了从前的练舞。

黄明昊也在朱正廷跟他提分手那天晚上和蔡徐坤聊了很久。

他才知道蔡徐坤早已经放弃了对朱正廷的所有想法,才知道陈立农学的是心理学,蔡徐坤和陈立农没有认识很久,介绍陈立农给他认识完全只是因为蔡徐坤想缓和他俩放进冷冻室里太久的关系,也才知道……

蔡徐坤现在喜欢的人不是朱正廷,是陈立农。

黄明昊失眠了一整晚,太阳升起来,阳光爬进窗户格子,洒在黄明昊床单上的时候,黄明昊爬了起来。

洗漱完,随手换件衣服,就出门去了。

黄明昊在朱正廷楼下徘徊了好久,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早上十点多钟,还是没有看到朱正廷。

“不会没回家吧……”黄明昊在朱正廷家门口的楼梯上坐下。

初秋的天气已经开始刮起风,黄明昊出门根本没有看天气,外套都没披一件就出了门,找一个避风的地方坐着,瑟瑟发抖。

黄明昊终于见到朱正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

“正正!”黄明昊挣扎着爬起来,突然的姿势改变让黄明昊的眼前模糊了一阵,倒在地上。

朱正廷刚刚听见有人叫自己,转过头去,就听见黄明昊摔在地上“嘭”的一声响。

朱正廷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黄明昊?”

“正正……”黄明昊想抓住朱正廷的手,朱正廷又往后退了两步。

“你别……”朱正廷把黄明昊的手轻轻拍下去,“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不想和你分手……”黄明昊瘫坐在地上,头发凌乱,眼睛里泛着水光,看着可怜巴巴的。

“……”朱正廷看着黄明昊的样子,心里不免心疼,“你回去吧,我们结束了。”

朱正廷快步走进门,强忍着没回头。

黄明昊会回家去的。

朱正廷这么安慰着自己。

『工作算什么?拍拖最重要【ABO,红豆体】』

第三话!
这篇主要是长得俊
后续cp会上线的会上线的
不急不急
要佛一点佛一点
链接评论见~

【彬立】Doctor 002

*人设ooc
*杀手农×医生彬

“郑医生早。”第二天早上,陈立农去了郑锐彬的办公室。

“早。”郑锐彬坐在转椅上,听见陈立农的声音,从一堆书里抬起头,“怎么过来了?有哪里不舒服嘛?”

“不是……你叫我过来帮忙的吗?”陈立农关门的时候表情懵懵的。

“啊?你当真了?”郑锐彬哭笑不得。

“……”陈立农愣在原地,手还扶在门把上。

“你进来吧。”郑锐彬拉了张椅子在自己旁边,示意陈立农过来坐,“来都来了,坐一会儿吧。”

陈立农这才走过去坐下。

“其实我这里一般不忙,你过来也帮不了什么忙。”郑锐彬戴了副眼镜,低头看书。

“那我过来帮你解解闷嘛,反正接下来这半个月我都很闲。”

“我的书还有好多没看完的,不算很闷。”

“噢……”陈立农蔫蔫地歪在椅子上,看郑锐彬翻书。

陈立农拿出手机玩游戏,可游戏玩了几轮下来有些累也有些厌烦了,把手机装回口袋,把脑袋放在郑锐彬旁边叠得高高的书本上。

郑锐彬的办公室环境很好,开了窗就能感受到有风吹过来,窗外面就是他们的训练场。

已经是初秋的天气,风比前几周大不少,而且已不似从前闷热。

陈立农就这么把头枕在书本上,闭眼享受着微凉的风。

“阿嚏!”郑锐彬看着书,突然打出个喷嚏来。

陈立农睁眼转过头去,才发觉郑锐彬在起了风之后一件衣服都没添,身上还是只穿着短袖。陈立农扭头看了一圈办公室,外套也是一件都没有。

“你怎么不带一件外套出来?都已经初秋了还穿夏装。”

“我是G省人,今年才出的省。”郑锐彬两腿一蹬,坐在滑椅上滑到柜子旁边,从里面拿出来医生的白大褂套上,“G省没有春秋,只有冬夏,现在这个月份,在G省,还热的要命呢。”

“蛤?”陈立农觉神奇得很。

“你以后要是有任务去到那边你就知道了。”郑锐彬穿好了那件白大褂,又滑回了书桌旁边看书。

陈立农嘟了嘟嘴,把头枕回书本上,侧头往窗外看。

以前怎么没发现训练这么好玩?

吹进来的风不是很大,执行任务通了几天宵的陈立农只觉得舒服,和着郑锐彬翻书的声响,慢慢放松下来。

又过了十几分钟,竟是睡着了。

太阳爬升得很快,很快,正午的阳光从窗子里爬进来。

“嗯——”郑锐彬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向旁边的人,“睡着了。”

陈立农睡着之后也是没有表情的,眼睫毛轻轻颤着,睡得并不安稳。

明明做的是杀人的勾当,怎的这张脸长得这么无辜。

下垂眼,长睫毛,婴儿肥……怎么看怎么不像杀手,反倒像是个初谙世事的学生。

郑锐彬没忍住,伸手去想戳戳他的脸。

手指刚刚戳上他的脸,原本睡在那的人突然睁开眼,抓住了他的手腕,往地上一甩。

郑锐彬没坐稳,当然是陈立农把他往哪甩他往哪儿倒,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躺在地上,牢牢地被陈立农控制在地上。

一条手臂被自己压住了,另一条手臂被陈立农扯着,后脖颈被陈立农捏住,背上是陈立农的一条小腿,上半身动弹不得,下半身也只能虚无地挣扎。

“诶,陈立农你松手!”郑锐彬踢蹬着腿,陈立农反应过来,把手松开,起身。

郑锐彬爬起来,拍了拍身上虚无的灰。

“不好意思,这个算是……职业病。”陈立农站在旁边舔了舔干燥的唇,乖乖道歉。

“没事,没想到你那么警觉。”郑锐彬把身上的白大褂脱下来,把倒在地上的椅子父子来,白大褂放在上面,“走吧,午饭点到了,我们去吃饭。”

【彬立】Docror 001

*人设ooc
*杀手农×医生彬

“你疯了?!我不是说了这几天不要出任务吗?!”郑锐彬看着右下腹处的暗红色肆意侵蚀着陈立农黑色的衣料,“你看,伤口又要重新缝!”

“唉呀,林彦俊那个人你也知道啦,那么强势……我只能去啊,本来还以为不会扯开伤口的。”陈立农歪在旁边的椅子上哼哼唧唧地呻吟着。

郑锐彬从柜子里把要用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走过去扶正陈立农,把陈立农的衬衫扣子解开。

盖在伤口上的纱布早就丢了。

“那块纱布呢?”郑锐彬皱眉,夹了团棉花清理着伤口周围。

“穿衬衫的时候就扔掉了,衬衫有点紧,纱布容易露馅儿。”陈立农咬紧了后槽牙。

郑锐彬眉毛拧成一团,半个字没说。

“你生气啦?”陈立农脸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滴,“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

郑锐彬把旁边的麻醉针拿起来,扎进伤口旁边。

麻醉药很快起了效果。

郑锐彬在旁边用镊子夹着引线针在伤口的地方来来回回,麻醉药让陈立农感觉不到痛,只知道有根凉凉的针带着缝合线穿过自己的皮肉,把原本裂开的伤口缝了起来。

“本来挺短的一道伤口,还被你扯长了还扯深了。”缝合和包扎结束以后,郑锐彬把缝合的一次性用具和手套丢进垃圾桶,“长出息了啊陈立农。”

“对不起啊。”陈立农呼出一口浊气,把衬衫扣子系好,站起身,“麻烦你了郑医生。”

“记得过来清洗,忌口,还有好好休息。”

“谢谢,我知道了。”陈立农点了点头走了出去,把门带上。

郑锐彬看了一眼门口,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林彦俊。

林彦俊只是这个杀手组织里的一个小头目,手下管的人不多,上头管他的也没几个。

陈立农是他手下的一个。

郑锐彬则是负责林彦俊和他的手下的医生。

“怎么了郑大医生?”组织里医生不多而且医生难找酬金又高,没什么人敢把医生惹毛。

“你这次又让陈立农出了什么任务?”

“还能是什么任务?杀手的任务当然是杀人啊。”林彦俊的行为里却完全没有阿谀奉承,语气里轻佻的意味任谁都听得出来。

“哪个区?”

“B区。”组织里用ABCDF区来区分被杀的人的难度,A最难,F最易。

同时也以同样的方式给杀手进行实力排位。

“你忘了陈立农的杀手评级只有C?”

“我没忘,不过,我跟他说,如果他完成了这个任务,那他就可以升到B。”林彦俊转动着手上的笔,塑料外壳的笔格外轻,好几次摔在桌子上,“而且他完成任务啦。”

“他身上原本有伤。”

“嗯,当杀手挂彩出任务不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吗?再说了,这不是有你吗?”

“接下来半个月别让陈立农出任务还有训练。”

“为什么?”

“伤又重了。”

“唉呀,杀手受个伤什么的多正常啊,没这个必要。”

“有必要!我说让他休息就休息。”

“郑锐彬你是以为我找不到新的医生顶替你的位置吗?你才刚来多久?”

“我是刚来没多久,但是你的确找不到医生替我,不是吗?”郑锐彬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林彦俊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很想冲过去给郑锐彬一拐。

但无奈郑锐彬说的确实是事实。

有哪个医生会愿意到杀手组织这种压力比医院大多了的地方工作呢?

即使真有有这种意向的医生,到最后还是会难下定决心,毕竟是个杀手组织,谁知道会出什么差错。

这就是为什么组织里的医生金贵得很,尤其是郑锐彬这种实力更强的医生。

林彦俊本想借今天这个事情给刚来没多久郑锐彬一个下马威,防止以后他把自己压得死死的。

但是郑锐彬借力打力,把这个下马威又给会自己了。

林彦俊叹了口气,拨通了电话。

“通知陈立农,这半个月不许去训练了,任务也不要出,安心休息。”

于是,陈立农同时接到了他的杀手评级升到B和他能够休息半个月的消息。

他想给郑锐彬打个电话,却发现自己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只好又走去刚才包扎伤口的地方。

“郑医生?”陈立农敲了敲门,轻轻把门推开,探了个头进去。

“怎么了?伤口不会又裂开了吧?”郑锐彬闻到一股血腥味。

“没有啦,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问。”

“是你叫林彦俊给我放假的吗?”

“是。”

“谢谢你啊,但是……为什么要给我休息?”

“懒得再给你缝一次伤口。”

“噢……那……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要我电话号码干嘛?”

“方便联系啊,刚才本来想打电话给你来着。”

“1××××××××××。”郑锐彬报出来一串数字,陈立农把它们输进手机,存了起来,备注正正经经的输了“郑医生”进去。

“还有什么事吗?”

“我……休息半个月的话,会很无聊。”

“那就过来帮忙,反正我这边不忙的时候挺多的,闲得很,你可以过来帮我解解闷。”

“好。”陈立农把手机放好。

“血腥味从哪里来的?”郑锐彬吸了吸鼻子,血腥味不算重,淡淡的铁锈味道在空气里飘着。

“噢……不好意思啊,我忘记换衣服了。”陈立农刚回到房间就收到了消息,完全忘记了换衣服这件事儿就来找郑锐彬了。

“先回去换个衣服吧。”

“好。”陈立农点点头,出去了。

假正经 ①①

*忽略掉神奇的序号

*这篇日常卡,这章农坤基本没有,占个tag让你们知道这篇更新

*没有逻辑,没有心理学,都是瞎掰,别信

32

“正正你怎么今天一天都没什么话?”回去的时候,黄明昊走在路上,搂着朱正廷的肩。

“我没事。”朱正廷笑得无精打采。

“真的?”

“真的!”朱正廷看着黄明昊担忧的神情,用力地点点头。

“那就好。”黄明昊笑着,“要是心情不好记得跟我说噢~”

“嗯。”朱正廷点点头,把黄明昊的手从自己肩上放下来,伸手紧紧扣住。

“去我家睡?”

“好。”

朱正廷跟着黄明昊回了家,走进黄明昊的卧室,在黄明昊床边坐下。

“你先去洗吧,我好累。”朱正廷坐在黄明昊的床上,两条腿晃来晃去。

“嗯。”黄明昊从旁边的衣柜里拿了睡衣就去洗澡了。

黄明昊走出房间,朱正廷的手机抖了抖。

『考虑好了吗?错过了这个机会就没有下一次了。』

朱正廷把手机屏幕熄掉,把手机丢到一边。

朱正廷在早上收到了这个现代舞舞团的邀约,请他过去跳舞,而且直接可以做首席。朱正廷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舞团突然找上他。

换作几年前或者他刚毕业的时候,他不会觉得奇怪,而且立刻就推掉,四年如一日的训练下来让他对舞蹈室的感情,有些变质了。

这几年他已经很少再练现代舞,或许是因为知道他毕业前参加的比赛哪一支舞被当成了教学视频,没有放弃练习基本功。

这一条突如其来的邀请,让他对那个许久未拾起的东西生气了几丝向往。

可他去了,就一定会开始没日没夜的训练,黄明昊这边的事情就一定会搁浅。

他放不下。

真的放不下。

33

隔天,陈立农把黄明昊约到了工作室。

“农农哥,你不忙吗?”黄明昊牵着朱正廷走进了工作室门口。

陈立农对朱正廷的到来有点意外。

陈立农没有给工作室加上什么特别大特别晃眼的招牌,单从工作室内的装潢,应该没什么人能看出来这间工作室要用来干嘛。

“还好,不算太忙,今天想找你聊聊。”陈立农引他进自己的办公室,“正廷哥你可以在外面等一下吗?”

“好。”朱正廷愣了愣,点了点头。

“找我聊?”黄明昊觉得又奇怪又好笑。

“有点担心你。”

“担心什么?”黄明昊觉得气氛很奇怪。

像电影里老套的赎人情节,其他人都不能去,只能他自己拿着匪徒要的东西,才能把东西赎回来。

但是没有他报警叫来的警察。

“担心——”陈立农把办公室门关上,“你跟朱正廷。”

“我跟正正有什么好担心的?”

“还有……”

“还有什么?”

“你跟你哥。”

“蔡徐坤?呵呵……”黄明昊抑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扭头看向旁边,“农农哥你看得出来,我跟蔡徐坤……”

“你们俩不和,我看得出来,可是你们始终……”

“我没把他当我哥。”黄明昊的音量没有控制住,门外的朱正廷听到里面的动静。

“就因为范丞丞?”

“……他跟你说了?”黄明昊的语气变得很冷。

“嗯。”

“他觉得很骄傲吧,自己弟弟的男朋友成功抢到手了。”

“他没有。”

“你怎么知道?”黄明昊瞟了陈立农一眼,语气里带了几丝怒气。

门外的朱正廷走近门边,虽然知道有点不礼貌,但他心里就是很好奇。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对这件事很骄傲?”

黄明昊转过头去看陈立农,陈立农嘴角微微上扬,旁边昏黄的灯光打过来,有点儿瘆人。

黄明昊想说话反驳,张嘴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你问问你自己,范丞丞的事情,真的是蔡徐坤愿意的吗?”陈立农不疾不徐地开口。

“你再问问你自己,你和朱正廷在蔡徐坤面前的表现,真的不带半点报复心理吗?”看黄明昊低头,陈立农顿了顿,又一次开口问。

“还有……”

“你别说了!”黄明昊皱眉,打断陈立农的话。

“听不下去了?”

“……”

“蔡徐坤听得进去你明面上暗地里的冷嘲热讽吗?”陈立农的表情很严肃,黄明昊低着头偶尔瞟几眼,装作看不见。

“……”

“我要是蔡徐坤,我就去跟朱正廷表白,告诉他你是为了什么跟他在一起。”

黄明昊猛地抬头。

门边的朱正廷身子抖了抖,扶住门框,勉强站住身子,往后退了两步,扭头走远了。

“我对正正是认真的!”

“那范丞丞呢?”陈立农不露痕迹地勾了勾嘴角,“对范丞丞不认真?”

“……”黄明昊丧气地靠在椅背上,“我已经放弃他了。”

“那为什么不放弃对蔡徐坤无端的愤怒和埋怨呢?”陈立农身子往前倾,手肘撑在桌面上,“明明对范丞丞已经没有感情了不是吗?”

黄明昊想咽口水,嘴里却干涩得难受。

“我放弃范丞丞还不是因为……”

“放弃范丞丞这个决定在你,喜欢范丞丞和范丞丞在一起这个决定也在你,蔡徐坤没有答应范丞丞的告白没有和他发生任何事,难道不是吗?”陈立农丢过来的一个又一个问句让黄明昊头脑发懵。

一个又一个问题盘旋在黄明昊心头。

他开始觉得奇怪,明明自己知道这一切与蔡徐坤无关,自己却总是不受控制地把一切归咎于蔡徐坤。

让他觉得更奇怪的是,蔡徐坤居然把这些莫须有的归咎全背了下来。

“想明白了吗?”陈立农往身后的椅背上靠,“你对这些莫名其妙的愤怒是不是过了头?上了瘾?”

“……”黄明昊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

“放下吧。既然说放弃了范丞丞,和范丞丞有关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也该放下了。”陈立农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你不累吗?”

黄明昊抬头看向陈立农。

他确实累了。

34

“正正~”黄明昊是一个人走出来的,陈立农说还有工作。

“嗯。”朱正廷靠在大门口的门边,眼眶似乎有些红肿。

“你眼睛怎么了?”

“没事,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困,哈欠眼泪什么的吧。”

“可是时间还早呢,怎么就困了?昨晚没睡好吗?”

“可能吧,我们去喝杯东西吧,提提神。”

“好,走吧~”黄明昊笑着牵起朱正廷的手。

朱正廷扯出一个笑脸,跟着黄明昊走。

不将就 Ⅷ

*嘻嘻

“陈立n……信!”手表指针刚刚指到下班的点,蔡徐坤就起身过去敲陈立农的桌面。

“嗯?”陈立信抬头看他,手上操作电脑的动作停下来。

“走,吃饭!”蔡徐坤命令的语气让陈立农有点不习惯。

“等我一会儿,我这个没弄完,很快。”陈立农垂眸继续手上的动作。

“……”蔡徐坤双手抱胸,站在陈立农面前等他。

身后的同事陆陆续续离开了办公室,陈立农却还气定神闲。

“你什么时候好?”蔡徐坤看陈立农手上的动作早已停了,撑着头看屏幕。

“很快,真的。”陈立农看都没看他,扫了一眼笔记本屏幕右下角的时间。

蔡徐坤看陈立农又是皱眉又是咬嘴唇的,不好意思再催,站在旁边干等。

“不对啊……”陈立农小声地嘀嘀咕咕,长长地呼一口气,伸手抓了抓脑袋。

蔡徐坤看他这副样子,心里大概知道了什么。

-

“农农,你还不睡觉吗?”那晚,蔡徐坤洗漱完,倚在书房门边,睡衣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歪歪斜斜的领口没有被主人理正,自然挡不住主人凸出的锁骨。

“再等一下下。”陈立农架着眼镜,眼睛没从电脑离开半刻。

“农农很忙吗?”蔡徐坤知道陈立农一工作不轻易理人,只能走过去,撑着膝盖半蹲在陈立农旁边。

“还好啦,就是最后一张图这个水印不知道放在哪里,你先回去睡吧,很快就好。”陈立农把水印移了好几个地方不满意,握着鼠标的手,手心已经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没事,我等你。”

可蔡徐坤在旁边蹲得腿都麻了,起身甩甩手甩甩腿,在书房里晃了几圈,哈欠打了好几个,也没见陈立农弄完。

“农——农——”蔡徐坤实在是疲累,软绵绵的声音托得很长。

“好啦~再等一下下就好了,就一下下。”陈立农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又重新握上鼠标。

蔡徐坤走到陈立农旁边,抱着腿坐在地上等陈立农把最后的水印放好,陪他去睡觉。

陈立农扫了一眼时间,23:45,想着还有十五分钟,才算今天没有更新,放松又紧张。

陈立农歪头看着电脑屏幕,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脑袋里一团乱麻,眼睛也来添乱,发着牢骚不让他好好工作。

旁边没有了蔡徐坤叫他的声音,陈立农疑惑蔡徐坤怎么没催,但还是忍住不去看蔡徐坤。

万一自己没忍得住跟着蔡徐坤去睡觉,今天答应粉丝的更新就绝对兑现不了了。

到陈立农终于把那坨乱麻撇开,把水印安置好,把图片发上网,已经是23:58了。

“坤k……”他转头想和蔡徐坤说去睡觉,却发现蔡徐坤不在,坐在椅子上前后左右看了个遍都没有,刚以为他是不是闹脾气了,低头就看见了蔡徐坤。

蔡徐坤的头靠在书架上,手搭在自己腿上,已经睡着了。

“怎么在地上睡啊?”陈立农把电脑关了,小心地把椅子推开,蹲下来顺了顺蔡徐坤的头发。

“抱歉久等啦~我们回去睡吧。”陈立农看着蔡徐坤安静的睡颜,浅浅地勾唇,把蔡徐坤打横抱起,走回卧室。

陈立农把蔡徐坤放在床上,替他掖好被角,还不忘亲吻蔡徐坤的额头,道一句晚安。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蔡徐坤脑袋里迷迷糊糊的,只记得昨晚应该是在书房睡着了。

噢,还有,陈立农昨晚好像跟他说了晚安。

-

蔡徐坤呆呆地出神,陈立农已经把事情做完。

“k……蔡徐坤。”陈立农把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走吧。”

“噢。”蔡徐坤这才回过神,迈步往外走,陈立农连忙跟上。

“你想吃什么?”蔡徐坤下了楼发现自己没什么想吃的,转头问陈立农。

“我都行啊,你决定吧。”街上各种各样的饭让陈立农天秤座纠结的毛病发挥到极致。

蔡徐坤扫了一圈周围,心里没有特别想吃的,心里盘算了一下,走进了一间粥店。

蔡徐坤找座位坐下,看了一眼对面的陈立农。

“谢谢。”陈立农无厘头的一句话,让蔡徐坤叹了口气,低头翻菜单。

走了两年多,还是纠结如从前。

他们俩出来吃饭,陈立农没有选过饭店,也没有点过菜。

但奇怪的是,陈立农在家给蔡徐坤做饭的时候,从来没有纠结过。

蔡徐坤问过为什么,陈立农的回答格外简单。

“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就做你喜欢吃的。”

蔡徐坤甩了甩脑袋,想把乱七八糟的东西甩走,脑袋里还是被塞得满满的。

叫来服务员胡乱点了两碗粥之后,蔡徐坤觉得他和陈立农之间的气氛越发尴尬起来。

蔡徐坤觉得自己是脑袋抽了风才会叫陈立农吃饭,明明是动动脑就知道会很尴尬的场面。

“咳……”蔡徐坤清了清嗓子,视线飘到别处,“要不,聊聊天吧……怪尴尬的。”

年少有为 003

*甜但是BE
*下一章开始搞事情

后来,他们搬家了。

新租的房子的条件不算特别好,只是离他们工作的地更近一些,周围的设施更齐全一些,治安更好些。

比起那个墙板发黄发黑,夏暑冬寒的地方,新家的条件好很多。

虽然一房一厅,不到八十平的地方,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陆定昊和董又霖都很喜欢的,就是它的厨房,比原来的厨房大上许多。房东似乎也是个爱烹饪的,厨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

陆定昊和董又霖走进这间厨房的时候,只看了一眼对方,就定下了。

“又霖。”在新家的第一个晚上,陆定昊蜷在董又霖怀里,声音懒洋洋地像一团棉花。

“嗯?”

“我们把债还清了以后,买一间大房子好不好?”

“好~”董又霖想了想,虽然债还欠不少,但他有信心,能和陆定昊一起还完。

“等我们买到大房子了,我们就结婚。”

“万一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四十多岁,大腹便便油油腻腻的怎么办?”

“才不会,我们很快就可以还完债的。”陆定昊的手指在董又霖的胸肌上打着圆圈。

“对,我们还年轻,多努力一点,一定可以尽早还完债!”

“嗯!”陆定昊点着头,毛茸茸的脑袋在董又霖的颈窝和锁骨之间蹭来蹭去,痒痒的感觉勾人得很。

“小芙。”

“嗯?”

“我们今天是第一天住进新家噢~”

“对啊~”

“我们做点特别的事情吧。”董又霖含住陆定昊的唇,把陆定昊想说的话融在两人的动作间。

一夜缠绵,一室旖旎。

“小芙,最近芝麻糊特别好卖诶。”周末,董又霖把一周接下来的单子翻了翻,又翻了翻前几周的单子,芝麻糊的销量越来越高了。这几周的周末,他跟陆定昊在厨房里忙得跟打仗似的。

“好事啊~”陆定昊把自己收拾好,打算陪董又霖去超市买原料。

“可是这么大量地做的话,我觉得质量的问题很难保证诶。”

“那……把价格抬一抬?”芝麻糊的事情一直是董又霖挑大梁,陆定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想想吧。”董又霖把东西放好,“走吧!我们去超市。”

借着凛冬,董又霖把芝麻糊的价格抬了抬,芝麻糊的销量确实有些减少,厨房里的忙碌却不减丝毫。

董又霖把钱全部存进了银行里。

“你自己买点你自己用得上的东西嘛,干嘛全存进来?”陆定昊靠在董又霖肩上,翻着那本存折。

“我不用,存着以后给你买大房子住。”董又霖的脸颊蹭了蹭陆定昊毛茸茸的脑袋。

陆定昊抱住董又霖,趴在董又霖的胸膛上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董又霖总是格外享受这种时刻,飘着大雪刮着寒风的日子,他的小太阳还是温暖着的。

“小芙,以后我们结婚,你想把婚礼安排在几月?”

“6月。”

“为什么?”

“那个时候满天星和芝麻糊都最好。”

“好,那等我买一间大房子给小芙,就和小芙在六月份结婚。”

董又霖下定决心似的话语逗得陆定昊咯咯咯得笑,还不忘伸出手和董又霖拉钩。

“小芙只能做我的新娘噢!”董又霖勾着陆定昊的手指。

“新郎!”

“好~陆定昊只能做董又霖的新郎,董又霖也只能做陆定昊的新郎。”

陆定昊咯咯咯地笑着和董又霖盖章。

跨年夜那一天,董又霖牵着陆定昊在大街上到处晃荡。

“今年春节很早诶,又霖你什么时候开年会放年假?”

“一月月底吧,最迟就二月初咯。”

“要穿正装吧?今年去买一套好不好?”陆定昊拉着董又霖的手,“芝麻糊挣了好钱呢!”

“不用了,家里那套旧的还能穿。”董又霖伸手刮陆定昊的鼻梁。

“那套已经很旧了。”

“没关系,我穿惯了。”

“好吧……”陆定昊嘴上答应着,心里已经打起了小算盘。

“今天31号噢,我们去买美瞳吧。”董又霖晃着陆定昊的手,走进一家店,“小芙的美瞳不能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