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彬立】Doctor 005

*ohola~我来啦~
*这可能是开学前的最后一篇辣~
*开学之后会很准时地周更,取关的手下留情
*杰芙和农坤的那两个坑我没有忘[正色]
*400粉福利我写的是超级制霸,过段时间发
*又说了好多,正文要开始啦~




郑锐彬穿着便服坐在更衣室里,隔着玻璃看陆定昊的各项数据波动,等着看陆定昊什么时候醒。

要是在医院,他只需要坐在办公室翻书,有消息了护士自然会去叫他;做手术的时候,帮忙递东西和擦汗的护士,周围围绕着的一堆协助医生……

郑锐彬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习惯性转头看向身边,旁边却没有一个人。

郑锐彬这才想起,那个在他旁边看着他的人回宿舍去了。

那个解闷的人都没有。

抬手看看手表,凌晨两点了。

郑锐彬套上一件新的防护服,走进手术室,在陆定昊床边走了一圈,在陆定昊身边站定,眼神落在了陆定昊的手上。

陆定昊的手上满是他扎的针孔。

郑锐彬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这回事,平时看着护士们扎针扎得行云流水,潇洒自如,偷学两手没学精,扎了好几回。

郑锐彬庆幸自己没让董又霖进来看陆定昊,让董又霖看到这满手的针孔,杀了自己都有可能。

郑锐彬又看了一眼没有太大波动的生命体征数据,想了想自己一定是懒得出去之后再换一套衣服进来的,于是坐在了陆定昊床边。

郑锐彬知道已经熬过一夜,是因为陈立农敲了手术室的门。

郑锐彬走到更衣室脱了最外层的防护服,才走出去。

“锐彬……”陈立农本来已经打算出去,门突然打开,吓了他一跳。

“你找我?”

“嗯。”

“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想知道你在哪里。”

“……”郑锐彬默默地为自己脱掉的那套防护服可惜,等会儿进去又要重新穿。

沉默之中,郑锐彬突然想起来,陈立农的伤口该清洗了。

“你跟我来。”郑锐彬说完,径直往外走,陈立农跟上去。

“啊?”陈立农懵懵的,跟在郑锐彬后面出去了。

“脱衣服。”郑锐彬在柜子里翻找着东西。

“蛤?”陈立农更懵了。

“你的伤口不清洗啊?”郑锐彬伸手点点他的脑袋,“你平时有伤怎么过的?杀手先生。”

“我平时不受伤的。”陈立农说完,觉得缺了点什么,又补了一句,“医生先生。”

“……”郑锐彬无话可说,拿着工具站在旁边,陈立农识相地自己脱了衣服,坐在椅子上。

郑锐彬蹲下身,给陈立农清洗伤口。

“最近伤口很痒。”陈立农捏着衣角。

“正常。”郑锐彬把用过的药棉丢进垃圾桶,“记得别去挠。”

“好。”陈立农乖乖地点头,“那最近……”

“训练?”

“嗯。”

“不可能。”郑锐彬摇头,“至少等我下一次清理伤口结束。”

“啊?”陈立农语气里的失望不加丝毫掩饰,“那还要很久吧?”

“你什么意思?”郑锐彬把最后一块用过药棉丢进垃圾桶,拿起一块纱布,“在我这里这么煎熬?”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陈立农急忙摆手。

“那就别说话,想留留想走走。”锐彬把纱布贴好,站起身把用过的东西拿去清洗。

“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啦,”陈立农把衣服穿好,“你不要生气嘛。”

“我没生气。”郑锐彬把洗好的东西放进柜子,“反正你爱干嘛干嘛。”

“噢……”陈立农蔫蔫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郑锐彬坐会他的椅子,翻开了书,手上拿了只笔不停地转。

“你不走?”过了一会儿,郑锐彬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陈立农还在。

“不走啊。”

“没地方去?”

“这算是其中一个原因吧。”陈立农捏了捏袖子上的纽扣,“不是全部原因。”

“噢……”郑锐彬低头接着看书,“你不觉得无聊?”

“还好吧,最开始那天真的觉得没事情做很无聊很无聊,后来就还好。”

“那给你点事情做好不好?”

“好啊。”

“每隔十五分钟或者半个小时,反正隔一段时间帮我进去看一下陆定昊醒了没,就在那个更衣间里看就好。”郑锐彬拿着记号笔在书上划了一段,扭头看向陈立农,“可以吗?”

“嗯嗯嗯,可以。”陈立农开心地点着头。

陈立农微笑着点头的样子实在可爱,郑锐彬的唇角也不自觉地扯出一个自然弧度。

还好,在这里有人陪着。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