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假正经①⑤

*一边喝中药一边敲这篇
*别慌,HE(当然,王子异是没有对象的)
*在想要不要敲一个贾正的番外
*这篇就完结啦~撒花花~

44

第二天,蔡徐坤回到家,王子异也在。

“诶,子异?你怎么来了?”

“Justin叫我来的,说是排舞。”王子异抽了张纸巾擦汗,“他还说你有事情要问我。”

“噢,对。”蔡徐坤走到王子异身前,“你把你的手给我。”

王子异把手伸出去,蔡徐坤捏了捏他的手。

“蔡徐坤……”王子异的语气瞬间变了,“你不会吧?”

“什么啊?你别瞎想,我就想问你这个动作的意思是什么?”

“噢……”王子异点点头,“吓死我了。”

“所以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蔡徐坤松开王子异的手。

“这个呢……是美国的酒吧里,是对方对你有意思的意思。”王子异又拿起蔡徐坤的手,“我教多你一个。”

“如果有人十指相扣这样扣了一下你的手,”王子异说着就示范了一下,“就是想跟你……你懂的啦……”

“咦……”蔡徐坤赶紧抽出自己的手,“你和陈立农都假正经。”

“陈立农捏的你的手啊?”王子异很快抓住了蔡徐坤话里的重点,开始假设。

“……”蔡徐坤心里大叫不好。

王子异看蔡徐坤的反应,心里已经明了。

“哎哟!黄明昊!”王子异张嘴就叫,“你哥快脱单啦!”

“你瞎叫什么呀!”蔡徐坤伸手想捂王子异的嘴,“不许说话!”

“什么?子异哥你开玩笑呢吧?”黄明昊闻言,从舞蹈室里走出来。

“你知道你哥对谁有意思吧?”王子异当然不是蔡徐坤管得住的。

“我知道。”黄明昊点头。

“啧,懂行情!”王子异打了个响指,“懂了吗bro?”

黄明昊的脸表情上从不敢相信到茅塞顿开再到不可思议,全被蔡徐坤看在眼里。

“王子异你去了两年美国怎么皮了这么多?”

“我去了美国两年回来,你还傻了嘞。”王子异转身去推蔡徐坤,“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个道理都不懂了?”

“什么呀?”蔡徐坤扒拉着门框站定。

“我告诉你啊bro,你现在不去占着人家,等陈立农在这边也有点名气了,喜欢他的人能从这里拍到法国你信不信?”王子异见推不动他,干脆靠在门框边跟他讲道理,“之前我跟他做校友的时候就见证过一次了,我估计在这边也差不多。要不要去你自己考虑,别到时候发现丢了个宝贝找我哭啊bro。”

蔡徐坤站在门边,思索了一阵。

“他现在肯定在家。”王子异了解蔡徐坤,他知道蔡徐坤站在门边犹豫所代表的东西。

蔡徐坤推开门就出去了。

“cool的bro!”王子异笑着看他走出去,“Justin,我说得没错吧?”

黄明昊站在里面,对着王子异竖了个大拇指。

45

“叩叩叩”

陈立农正窝在沙发上看书,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来了。”陈立农放下书去开门,“诶,坤坤你怎么来了不和我说?进来坐。”

蔡徐坤走进去乖乖坐下。

“农农……我,有事儿和你说。”

“什么事?”陈立农看蔡徐坤在喘气,给他倒了杯水,“你把气顺顺再说,不急。”

“我知道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了,捏手那个动作。”蔡徐坤接过水。

“嗯……然后呢?”

“然后……”蔡徐坤咽了口口水,伸手抓住陈立农的手,捏了两下,“你懂了吗?”

陈立农脸上绽开了笑。

“当然懂啊。”陈立农说着,把蔡徐坤拥进怀,“我喜欢你。”

“我也是。”

46

——一年以后——

“陈教授你这条学术道路走得挺成功的呀。”王子异走进陈立农在工作室里的办公室,“又有人给你写信。”

“什么呀!”陈立农把王子异手上捧着的信放进旁边的纸箱子,“学术道路的成功是用这些衡量的?”

“偶练大学特聘教授陈立农陈教授,你这么说不太厚道吧?”

“感情路我有坤坤就足够了,学术道路我还得努力呢!”陈立农把箱子盖盖好,“我回家了,坤坤在家等我呢。”

“唉,当了教授就让蔡徐坤辞职在家当你的家庭主夫,我怎么没这个待遇?”

“你自己提出来要在我这干财务,我不好拂了你的意。”陈立农把桌面上的东西收拾好,“再说了,我哪里舍得让坤坤当家庭主夫?他现在就是被我养在家,当我的金丝雀,满足一下他靠脸吃饭的体验。”

“嘁……”

“我回去了,坤坤在家等我。”陈立农走上前,拍拍王子异的肩,“你呀,赶紧找一个吧,别佛了。”

陈立农回到家,蔡徐坤正窝在沙发上看东西。

“看什么呢?”陈立农把西装外套放在沙发另一边。

“陈立农,你老实说,你瞒着我什么了?”蔡徐坤把手上的东西收到背后。

“我能瞒你什么?”陈立农换了拖鞋,走到沙发边上,坐到蔡徐坤旁边,“我好累,你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你等会。”蔡徐坤把陈立农推开,把背后的东西拿到前面让陈立农看,“你解释一下这些是什么?”

陈立农蔫蔫地坐直,拿起那张纸一看,满纸情话,肉麻得紧。

“就……情书嘛。”

“是给你的情书!”

“这些学生真是的,怎么还寄到家里来了?”陈立农把情书叠好放到一边,“你先让我亲一下。”

“你解释清楚!”蔡徐坤又把陈立农推开,“怎么回事儿?”

“就学校里的还有学校外面的喜欢我的男人女人写给我的信啊,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听着你收到过不少啊!”蔡徐坤眉毛都拧成了一团,“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又不喜欢他们,你知道的,我只爱你一个。”陈立农歪头,“你给我亲一下嘛~”

“王子异说的是对的。”蔡徐坤很敷衍地亲了一下陈立农。

“王子异说什么了?”陈立农有点不满意,但还是憋着气。

“他说我要是不早点占住你,到时候喜欢你的人能从这里排到法国。”

“他什么时候说的?”

“我跟你确认关系那天晚上,我去找你之前。”

“这话说得不错。”陈立农点点头。

“我要出门!”蔡徐坤突然站起身。

“怎么突然要出门?”

“我不能只让你一个出去沾花惹草招蜂惹蝶然后让我吃醋,我也要让你吃醋!”蔡徐坤说着,走向更衣室。

“不行!”陈立农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一把抱住蔡徐坤,“不许去!”

“松手!”蔡徐坤扭了扭身子,挣脱不出去。

陈立农把蔡徐坤丢回沙发上:“长胆子了?”

“你干嘛?!”

“干你!”陈立农扯开领带,“不能让你下得来床,出去沾花惹草,还要吃无谓的醋。”

反正,到最后,蔡徐坤没下得来床,就对了。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