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0817郑锐彬生贺

*七夕快乐~
*赶上末班车啦!锐彬生日粗卡~
*食用愉快~

『彬立 杨枝甘露』

郑锐彬记得自己吃过一款港式甜品,叫杨枝甘露。

[入口,是芒果的甜]

“锐彬,你可以陪我练舞吗?”小孩的眉头皱着,没了初见时小兔子似的喜悦,“他们都练得好快,我跟不上。”

“好。”郑锐彬点头,带着他到小练习室。

“谢谢你锐彬。”

“这个动作是这样的啦,不是你那样。”郑锐彬对着镜子把动作又做一遍。

“噢。”小孩脸上的表情懵懵的,跟着他把动作又做一遍。

“不是啦,是这样的。”郑锐彬走近陈立农,拉着陈立农的手,把动作做一遍,“懂了吗?”

陈立农的嘴巴张成“O”型,用力地点头。

“你汗很多诶。”虽然是冬天,但陈立农的汗也出了一脸,“擦一下吧。”

“噢。”陈立农低头摸了摸口袋,没有纸巾。

“没有纸巾吗?”

“嗯,没有。”

“小傻瓜。”郑锐彬低头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陈立农。

“我才不傻嘞。”

郑锐彬看他低头擦汗的样子实在可爱,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头,小孩的头发早就被汗浸透,沾了自己一手汗,郑锐彬自然不嫌弃。

“农农晚安~”练完舞回了宿舍,依依不舍地在小孩额头上留一个吻。

“锐彬晚安~”

[再咬下去,是柚子的涩,夹杂着丝丝甘甜]

等级再评定,郑锐彬拼了命地往上冲,当他从PD手里接过等级评定卡,颤抖着翻开。

鲜红的印泥颜色映入他的眼。

终于,他和他的农农一个班了!

郑锐彬站在A班的台阶上,等陈立农拿着等级评定卡,一步步往上走。

走到C,就停下来了。

陈立农站在台阶上,看了一眼郑锐彬,郑锐彬看着陈立农眼里晃来晃去的泪光,心里难过得不行。

A等级的人要竞选C位,郑锐彬在练习室里编舞,后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农农?”

“你在编舞吗?”

“嗯。”

“很难对不对?”小孩靠在门边,撅着嘴。

郑锐彬想着周围都是别人,还架着摄像机,极力,忍住了亲上去的欲望。

耳朵生生憋红了。

“你不难过吗?掉到C班?”摄像机都撤走之后,郑锐彬还和陈立农留在舞蹈室。

“唉呀~锐彬~”,陈立农拍了拍他的肩,“我知道我实力不够,掉下去是迟早的嘛。”

“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和你一个班咯~”陈立农倒是很释然,“但是以后还有机会合作的呀~安心啦锐彬~我没有那么容易沮丧。”

“农农……”

“嗯?”

“有件事我想做很久了。”郑锐彬浅浅地笑着,“从争取C位独立编舞的时候开始就想做了。”

“什么事?”

郑锐彬伸手摁住陈立农的脑袋,凑上去吻他的唇。

“亲你。”

[把柚子藏起来的,是一颗颗软糯Q弹的西米]

出道之夜,郑锐彬远远地看着陈立农走上第二名的出道位,心里满是喜悦,又偷偷藏进了几丝酸涩。

陈立农和郑锐彬草草道了别,和林彦俊上车走了。

陈立农出道了四个多月了,郑锐彬的生日到了。

郑锐彬的生日的那天早上,郑锐彬早早地便起了床,要准备妆发,还有生日会上面的一些问答之类的东西。

“锐彬~”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郑锐彬回过头去。

是他的农农。

“生日快乐噢,锐彬~”陈立农走到他身边,“你今天好帅~”

“你要参加我的生日会吗?”郑锐彬没有收到过陈立农要来的通知,惊喜万分。

“不行啦~今天下午有工作,要去一个朋友的生日会现场。”陈立农又撅起了嘴,“等一下就要走了,通告很赶,只能见一面就走。”

“好吧……”,郑锐彬放下了手里的稿子,“我送你出去。”

“好。”

郑锐彬起身,跟着陈立农走到化妆间外,扭头看看四周无人,转头轻啄一下陈立农的脸颊。

“锐彬你干嘛啦~”陈立农压低了声音,转头看看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人。

“亲你啊,干嘛?不喜欢吗?”

陈立农咯咯咯笑得像个小孩。

“很喜欢啦~”

[反正一份杨枝甘露下肚,是满满的幸福感]

晚上,生日会结束,郑锐彬把自己摊在床上。

门铃响了,很急促地响了一次又一次。

郑锐彬托着疲惫的身子去开门。

打开门,对面的人戴着黑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

“农农?”

“锐彬你先让我进去啦!”

“噢,快进来快进来!”

陈立农进了门才把口罩摘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去北京了吗?”

“当然要赶回来给你过生日啊!”陈立农把帽子丢到一边,径直往床上坐,“锐彬的生日我怎么能缺席?”

郑锐彬走上前去擦掉陈立农额头上的汗珠。

“锐彬。”

“嗯?”

“亲亲我好不好?”

郑锐彬笑没了眼睛,俯身去吻他。

郑锐彬刚想站直身子,陈立农就搂住了他的脖子。

“怎么了?”

“想送你生日礼物。”

“什么礼物?”

“陈立农。”

“《未成年人保护法》不许我这么做噢,要你成年再说噢。”

“我不知道《未成年人保护法》噢~”,陈立农伸手解自己的扣子,“不过……你真的不要这份生日礼物吗?”

“你猜我要不要?”郑锐彬说着,顺势把陈立农压倒在床上。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