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不将就 Ⅷ

*嘻嘻

“陈立n……信!”手表指针刚刚指到下班的点,蔡徐坤就起身过去敲陈立农的桌面。

“嗯?”陈立信抬头看他,手上操作电脑的动作停下来。

“走,吃饭!”蔡徐坤命令的语气让陈立农有点不习惯。

“等我一会儿,我这个没弄完,很快。”陈立农垂眸继续手上的动作。

“……”蔡徐坤双手抱胸,站在陈立农面前等他。

身后的同事陆陆续续离开了办公室,陈立农却还气定神闲。

“你什么时候好?”蔡徐坤看陈立农手上的动作早已停了,撑着头看屏幕。

“很快,真的。”陈立农看都没看他,扫了一眼笔记本屏幕右下角的时间。

蔡徐坤看陈立农又是皱眉又是咬嘴唇的,不好意思再催,站在旁边干等。

“不对啊……”陈立农小声地嘀嘀咕咕,长长地呼一口气,伸手抓了抓脑袋。

蔡徐坤看他这副样子,心里大概知道了什么。

-

“农农,你还不睡觉吗?”那晚,蔡徐坤洗漱完,倚在书房门边,睡衣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歪歪斜斜的领口没有被主人理正,自然挡不住主人凸出的锁骨。

“再等一下下。”陈立农架着眼镜,眼睛没从电脑离开半刻。

“农农很忙吗?”蔡徐坤知道陈立农一工作不轻易理人,只能走过去,撑着膝盖半蹲在陈立农旁边。

“还好啦,就是最后一张图这个水印不知道放在哪里,你先回去睡吧,很快就好。”陈立农把水印移了好几个地方不满意,握着鼠标的手,手心已经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没事,我等你。”

可蔡徐坤在旁边蹲得腿都麻了,起身甩甩手甩甩腿,在书房里晃了几圈,哈欠打了好几个,也没见陈立农弄完。

“农——农——”蔡徐坤实在是疲累,软绵绵的声音托得很长。

“好啦~再等一下下就好了,就一下下。”陈立农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又重新握上鼠标。

蔡徐坤走到陈立农旁边,抱着腿坐在地上等陈立农把最后的水印放好,陪他去睡觉。

陈立农扫了一眼时间,23:45,想着还有十五分钟,才算今天没有更新,放松又紧张。

陈立农歪头看着电脑屏幕,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脑袋里一团乱麻,眼睛也来添乱,发着牢骚不让他好好工作。

旁边没有了蔡徐坤叫他的声音,陈立农疑惑蔡徐坤怎么没催,但还是忍住不去看蔡徐坤。

万一自己没忍得住跟着蔡徐坤去睡觉,今天答应粉丝的更新就绝对兑现不了了。

到陈立农终于把那坨乱麻撇开,把水印安置好,把图片发上网,已经是23:58了。

“坤k……”他转头想和蔡徐坤说去睡觉,却发现蔡徐坤不在,坐在椅子上前后左右看了个遍都没有,刚以为他是不是闹脾气了,低头就看见了蔡徐坤。

蔡徐坤的头靠在书架上,手搭在自己腿上,已经睡着了。

“怎么在地上睡啊?”陈立农把电脑关了,小心地把椅子推开,蹲下来顺了顺蔡徐坤的头发。

“抱歉久等啦~我们回去睡吧。”陈立农看着蔡徐坤安静的睡颜,浅浅地勾唇,把蔡徐坤打横抱起,走回卧室。

陈立农把蔡徐坤放在床上,替他掖好被角,还不忘亲吻蔡徐坤的额头,道一句晚安。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蔡徐坤脑袋里迷迷糊糊的,只记得昨晚应该是在书房睡着了。

噢,还有,陈立农昨晚好像跟他说了晚安。

-

蔡徐坤呆呆地出神,陈立农已经把事情做完。

“k……蔡徐坤。”陈立农把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走吧。”

“噢。”蔡徐坤这才回过神,迈步往外走,陈立农连忙跟上。

“你想吃什么?”蔡徐坤下了楼发现自己没什么想吃的,转头问陈立农。

“我都行啊,你决定吧。”街上各种各样的饭让陈立农天秤座纠结的毛病发挥到极致。

蔡徐坤扫了一圈周围,心里没有特别想吃的,心里盘算了一下,走进了一间粥店。

蔡徐坤找座位坐下,看了一眼对面的陈立农。

“谢谢。”陈立农无厘头的一句话,让蔡徐坤叹了口气,低头翻菜单。

走了两年多,还是纠结如从前。

他们俩出来吃饭,陈立农没有选过饭店,也没有点过菜。

但奇怪的是,陈立农在家给蔡徐坤做饭的时候,从来没有纠结过。

蔡徐坤问过为什么,陈立农的回答格外简单。

“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就做你喜欢吃的。”

蔡徐坤甩了甩脑袋,想把乱七八糟的东西甩走,脑袋里还是被塞得满满的。

叫来服务员胡乱点了两碗粥之后,蔡徐坤觉得他和陈立农之间的气氛越发尴尬起来。

蔡徐坤觉得自己是脑袋抽了风才会叫陈立农吃饭,明明是动动脑就知道会很尴尬的场面。

“咳……”蔡徐坤清了清嗓子,视线飘到别处,“要不,聊聊天吧……怪尴尬的。”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