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年少有为 002

*甜但是BE

第二天早上醒来,陆定昊想转个身,但浑身酸痛让他只能小幅度地转一转身子。

“小芙醒了?”董又霖从身后环住他的腰,凑前来蹭陆定昊的耳后。

“嗯。”陆定昊忍着痒,轻轻应了一声。

“不再睡一会儿?”

“睡够了。”

“那我们,去洗漱?”

“好。”

董又霖起身,打横抱起陆定昊,往洗手间走。

“董又霖你干嘛?我衣服还没穿!”

“怕什么?我没看过?”

“你坏死了!”

董又霖把陆定昊放在洗手台上,帮他挤好牙膏,把牙刷和牙杯递给他。

陆定昊刚刚刷几下,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怎么了?”

“好累。”陆定昊向来有些娇气,经不起折腾,更别提昨晚的剧烈运动。

董又霖伸手握住陆定昊含着的牙刷,帮他刷牙。

直到帮陆定昊洗漱完,抱回房间,董又霖才又回到洗手间洗漱。

周末里的时光,总让董又霖觉得岁月静好。两人当时找各种兼职与外快,默契地选择了把周末空下来和对方相处,现在看来,在一周五天的忙碌过后,两天的轻松很是难得。

他们有时会喜欢出去逛逛,但大部分时间会和对方待在一起,聊从前,聊今后。

“小芙,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分开噢~”董又霖总喜欢把自己少有的幼稚全部展现在陆定昊面前,说着一些小孩子一样的誓言。

“嗯。”陆定昊却不觉得他幼稚,毕竟他呆呆的董又霖难得说一两句感动人的话来。

其实董又霖从第一次把誓言说出来那一刻,就决定了要一辈子坚守,无论如何都要守住,他能给陆定昊的不多,但他能给的就一定会给。

董又霖不擅长说口头的东西,他知道陆定昊为了他付出了很多,他没有过口头的感谢,他把感谢全部放在了平日里怎么变着法儿对陆定昊好上。

那天晚上喝过芝麻糊之后,陆定昊闷声不响把自己大学四年来各种外快各种精打细算省下来打算开工作室的钱全打在董又霖账上,董又霖数了数,加上自己原本的一点小钱,竟有六位数。

“小芙,你生日快到了吧?”

“嗯。”

“想要什么礼物?”

“都行。”

“好。”

陆定昊生日那天,董又霖拿着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买了原料回来,亲手给陆定昊做了一碗芝麻糊。

这是董又霖第一次做芝麻糊,他一口也舍不得喝,全部留给陆定昊,所以不知道自己做得怎么样。

他看着陆定昊一口一口把陆定昊开心地把芝麻糊喝掉。

只有陆定昊知道,董又霖的芝麻炒得有点过,糯米打的不够细,糖下得有点多……

但陆定昊还是很开心,嘴角扬起的弧度,董又霖看得入了迷。

后来董又霖又做了很多次芝麻糊,越做越好吃,陆定昊干脆放弃出门喝芝麻糊,都让董又霖做。

芝麻糊喝多了总会上火,董又霖买了茶包袋,给陆定昊放点枸杞菊花什么的,让陆定昊带着,是不是冲点喝,下下火。

陆定昊突发奇想让董又霖把量做多一点放在微信上卖,销量竟然还可以。

三四个月过去,销量越发多起来,两人的生活更加滋润,周末的时光不再是坐在沙发上幻想未来的美好生活,而是在厨房里为未来忙碌。

“小芙,”忙完之后,陆定昊喜欢缩在董又霖怀里,董又霖摸着陆定昊松软的头发,“我们换个地方住好不好?”

负债之后,他们就随便租了个地方住,一不留神住到现在。

他们住的地方条件并不好,刚住进来的日子,董又霖知道陆定昊极不适应这个地方,每天回来时脸色都不好看。

但陆定昊从没发过脾气,而是努力适应着。

总是发脾气的是董又霖。

董又霖从魔都市中心的大房子搬到这种地方,心里的不平衡感很重,看着发黄发黑的破旧墙面,坐下就都能吱吱嘎嘎响的椅子,地上铺的不平整有些甚至突了出来会绊倒人的瓷砖,还有沉默不语的陆定昊。

一切似乎都存心让他生气。

那段时间他发了好多次脾气,陆定昊总把他抱着,轻声细语地哄。

董又霖后来才考虑陆定昊的家庭条件虽然算不算特别好,好歹算个中产阶级家庭,不愁吃穿,也没吃过苦,忽然换到这样一个和平民窟隔了没多远的地方住,进进出出都容易因为他瘦弱被街头小混混拦路或调🌚戏或勒🌚索的地方,怎么受得了?

董又霖再没发过脾气,用心宠着陆定昊。

生活已经这样令人寒心,能让他感到片刻温暖的,只有他的小太阳了。

还好有他这颗小太阳。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