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不将就   Ⅵ

蔡徐坤坐在饭桌边,范丞丞偶尔给他夹菜,他也照常往嘴里塞,菜什么味道?不知道。

偶尔抬眼看看陈立农,和周围的人谈笑风生,好不快活。

蔡徐坤知道陈立农误会了,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和他解释。

首先,直接上去问他是不是陈立农就很尴尬;其次,把自己等了他两年挑明了,又颇有威胁的意味;再次,昨天范丞丞喝醉了说的那番话,跟陈立农解释说是范丞丞喝醉了,陈立农信不信也是个问题……

蔡徐坤脑子里的顾虑像秋日的落叶一层层堆叠,本来就害怕尴尬不敢开口,现在……自然更不敢了。

陈立农点了很多菜,大半是蔡徐坤喜欢的,其余的菜则是蔡徐坤不抵触,大家都觉得尚可的。席间也看到了范丞丞给蔡徐坤夹菜,蔡徐坤也胃口大开嘴巴没怎么停过。

看来那晚跑下楼的时候听到蔡徐坤喊他,真的听错了,当时的他,应该和范丞丞在楼上拥抱、亲吻、互诉衷肠。

他的坤坤找到了另一个照顾他的人,自己是时候退场了。

只是有点小遗憾,在台湾白熬了两年多才回来,结果还是要回去乖乖听妈妈的安排。

他自然不愿将就,只是他少了蔡徐坤这个不将就的理由。

合作的这段时间,就当是他的小私心抑或一厢情愿,就算蔡徐坤一直都不和他说话,只要他能看到蔡徐坤,便是好的。

晚饭结束的时候,时间不早了,可说晚,也算不上多晚。

陈立农实在不愿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到那个空空的房子,更何况那只是一间酒店房间,连暂时的“家”,都算不上。

随手拦了的士想去别的什么地方逛逛,抑或找个酒吧小酌两杯。

陈立农坐上了副驾驶,在脑子里搜索了一圈,发现脑子里仅剩的酒吧名,只有他从前与蔡徐坤常去的那一间。

他报出了酒吧的名字,司机就踩下了油门。

陈立农心里莫名地安心,这间小酒吧,竟然还在。

还好,还在。

酒吧里的装潢和两年前并无什么不同,就连那个舞台,也没变。

蔡徐坤从前和陈立农常来的原因,就是那个舞台。

往小盒子里丢五块钱,想唱什么歌,唱多少首歌,随便。

噢,已经升价了,如今,要十块钱,小盒子旁边,也多了一张微信支付的付款码。

麦克风旁边还有一个大盒子,如果有人觉得上面的人唱得好,可以往里面丢小物件,丢钱,甚至情书和小纸条。唱歌的人可以不拿,酒吧老板会收走。

蔡徐坤和陈立农曾经坐在吧台边,看台上的人表白,看失恋的人冲上去各种跑调,还有玩游戏输了的人上去涨红了脸唱了一首歌,还有一些没有固定演唱酒吧的不知名小歌手上去弹唱。

蔡徐坤有几次让陈立农上去唱,陈立农永远只唱一首《买你》,虽说每一次都全程看着蔡徐坤,大盒子里的纸条和钱却不算少。

陈立农明明什么也不拿,但还是嬉皮笑脸地跑下去跟蔡徐坤说自己的外快赚了很多。

后来他们俩机缘巧合认识了酒吧老板,问起他为什么这么做。

老板却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陈立农坐回吧台边熟悉的位置,点了一杯玛格丽特。

“怎么喝女式酒?”酒吧的老板摁住了准备调酒的酒保,打算亲自调一杯,“一个人?”

“嗯,一个人。”陈立农点头,“只是想试一试。”

“吵架了?”

“失恋了。”

“要不要把酒给你调酸点?”酒吧老板半开玩笑,也不问为什么。

“调甜一点,我够酸了。”

“怎么这么久没来?”

“回台湾办事了。”

“噢,办完事回来就失恋了?”

“嗯。”陈立农点点头,“我本来以为可以和他一起过来。”

“蔡徐坤?还是?”

“嗯。”

“他前几天还来了呢,不过晃了一圈就走了。”

“别提他了。”陈立农转头有看了一眼那个舞台,没有人上去,“没什么人上去唱歌了吗?”

“今天是工作日,人少。”

“酒调好了就放这里吧,我等会儿来,谢谢。”陈立农掏出钱包。

“干啥呀!两年没见了,这杯当我请你的!”酒吧老板一脸你敢给钱我就敢绝交的表情。

“你当我这么客气?”陈立农只从钱包里掏出十块钱,走上台丢进台上的小盒子里,凭着记忆把设备打开。

酒吧老板猜得到陈立农要唱的歌的风格,加快速度把酒调完,放在桌子上,走进了后面的休息室,等什么时候音乐停了,什么时候再走出来和陈立农聊天。

伴奏声缓缓响起,陈立农坐在一张木质的美式吧移上,把话筒调好位置,往吧台的方向瞥了瞥,自嘲地笑笑,身子朝话筒的位置倾下,扶着话筒,轻轻闭眼。

『还有很多你的模样

划过脑海沙沙作响

温柔开始变得抽象

想说谎又何必逞强

可脆弱总是故作倔强

在夜里筑起一道围墙

沉睡之后无法飞翔

没关系 流浪去远方

放开我的左手 不必说内疚

誓言就像气球 追逐着自由

我们何必将就 笑一笑就当好朋友

放开我的左手 错过的停留

一个人去补救 很久的很久

没理由到最后 爱不到结果却加倍的懦弱

放开我的左手 习惯了寂寞以后

快疯掉的解脱 戒不掉的承诺

死掉 疯了 何来的寂寞

有些爱本来充满遗憾

耗个十年与己作伴

握手言欢温柔消遣

可是我 习惯不喜欢

放开我的左手 不必说内疚

誓言就像气球 追逐着自由

我们何必将就 笑一笑就当好朋友

放开我的左手 错过的停留

一个人去补救 很久的很久

没理由到最后 爱不到结果却加倍的懦弱

放开我的左手 习惯了寂寞以后

快疯掉的解脱 戒不掉的承诺

死掉 疯了 你给的寂寞

放开我的左手 错过的停留

一个人去补救 很久的很久

没理由到最后 爱不到结果却加倍的懦弱

放开我的左手 习惯了寂寞以后

快疯掉的解脱 戒不掉的承诺

死掉 疯了 你给的寂寞

握紧 右手 人本来寂寞』

陈立农睁眼,眼底湿了一片,沾湿了睫毛。

他没管旁边的大盒子里塞了什么东西,关了设备就下台,吧台边上的位置,只有那杯黄色的玛格丽特静静地呆在那。

陈立农的唇含上杯口,杯口上的糖边便融进了嘴里,带着丝丝青柠的酸。

其实他更喜欢盐边,许是刚才的玩笑被老板当了真。

他有什么好酸的?是他先丢下一封信走人,没了音讯。

抬杯,鸡尾酒滑进喉咙,果香溢了满腔。

初秋的天气喝这种清爽的酒,似乎不是特别搭。

陈立农这么想着,把酒杯放下,看着剩下的半杯酒。

过了良久,陈立农举杯,把剩下的酒喝完,起身离开。

还是得回去。

*我决定要把这篇写虐但是HE(破镜圆起来)
*xxj文笔,毫无逻辑
*这篇文没有这么快完结,丞坤还有挺多情节的(虽然这一章少)所以tag一样带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