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杰芙】年少有为 001

没错我又来挖新坑了
*甜的
*BE预警
*000见评论
*章末急刹,扣好安全带

“小芙,我发工资啦!”董又霖回到家,给了陆定昊一个大大的拥抱。

陆定昊拥住董又霖,把脸埋在董又霖的胸前。

“我明天带你去喝芝麻糊,买美瞳好不好?”董又霖摸了摸陆定昊软软的头发。

陆定昊点着头,一边脸颊在粗糙衣料上蹭得通红。

董又霖原本不至于只带陆定昊喝芝麻糊买美瞳的。

董又霖刚上完大学,和陆定昊确定了关系,家里就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董又霖父亲的公司破产了,欠下了好几百万的债,他的父亲无法接受失败,当天晚上就跳了楼,他的母亲听到他父亲跳楼就跑了,好好的一个家,现在只剩董又霖一个。

董又霖知道所有的事情的时候,万念俱灰。

当时他才和陆定昊确立关系一个月。

他大学的时候就从陆定昊的舍友那里打听过陆小芙的喜好,当时的他听来,再简单不过。

芝麻糊,美瞳,大房子。

但是,随着董又霖的一切慢慢失去,他似乎连陆定昊的芝麻糊都买不起了。

“陆定昊,我们分手吧。”董又霖带着陆定昊去了一家很出名的店喝芝麻糊。陆定昊不同寻常地只点了一碗最便宜的,倒让董又霖顾不上想其中缘由松了一口气。

“你什么意思?”陆定昊喝芝麻糊的动作顿住了。

“没什么意思,就是,厌了。”董又霖随手编了一个理由,想着搪塞过去,分手了就行。

他不想拖累陆定昊。

“董又霖你以为我会信吗?”陆定昊把勺子放回芝麻糊碗里,董又霖不敢抬头看陆定昊,只能看着那个勺子一点点沉进芝麻糊里。

两个人都没说话。

“我都知道了。”最后还是陆定昊先开口了,“你家里的事。”

董又霖终于抬头。

“很震惊?你自己瞒得没多好。”陆定昊重新拿起勺子,搅动着碗里的芝麻糊。

“小芙……”

“反正我不答应分手。”

“我会拖累你的。”董又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喜欢喝芝麻糊,喜欢换美瞳,喜欢住大房子,但是我现在,可能连芝麻糊都没办法给你买到。”

“那我碗里的是什么?”陆定昊撇了撇嘴,心里一边责怪着大学的室友嘴上没有拉链什么都说,一边为董又霖一如既往的贴心觉得温暖。

“小芙……”

“董又霖我告诉你,我是喜欢芝麻糊喜欢美瞳喜欢大房子。”陆定昊啜了一口芝麻糊,“但是,如果要用这些东西去换一个你,我觉得是值得的。我喜欢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大房子和你的钱。”

陆定昊顿了顿,为这段自己看来很文艺的话偷偷乐了乐。

“所以,我不管你破不破产,欠不欠债,买不买得起芝麻糊,美瞳,大房子,我都喜欢你。有债大不了一起还,没钱大不了一起赚,等你什么时候又有钱了,你就更离不开我了。”

“小芙,谢谢你。”董又霖的眼眶不自觉红了,“真的,谢谢你。”

董又霖原以为,他会失去所有,但还好,陆定昊还在。

他的小太阳还在。

第二天是周末,陆定昊和董又霖出门去了。

他们两个人的工资,每月除去生活必须,剩下的钱,都拿去还债了。

第一年零零总总加起来,并没有还多少。两人又多打了几份工,第二年和第三年终于开始有所起色,在陆定昊的提议下,两人也慢慢的存下来了一点点小钱。

“福瑞你觉得哪个颜色好看?”现在的经济条件还没有好到让陆定昊买日抛,只能挑一副月抛,一个颜色戴一个月。

但陆定昊已经十分知足,以前戴年抛的时候,一年只有一个颜色,陆定昊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后来只觉得腻。

“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差别诶。”董又霖看着两款美瞳,诚实地摇摇头,“你喜欢就可以了。”

“可是我两个都好喜欢。”陆定昊抿唇。

“那你要不要试试看?看那个更好看?”

“呆ffery你真的很呆诶,美瞳哪里可以试啊,你以为是衣服吗?”

“啊……”董又霖这下真的呆了。

“你再等我一下我要纠结一会儿。”陆定昊撑着脑袋看着那两个美瞳样式。

“噢。”董又霖点了点头,心里涌起一阵愧疚。

陆定昊最后终于挑出了一副,看着着美瞳心满意足地笑。

“我们去喝芝麻糊吧~”陆定昊拉着董又霖的手,语气和脚步都是轻快的,董又霖看着陆定昊开心的样子,不自觉也笑出来,脸颊边的酒窝露出来。

陆定昊伸手戳了戳董又霖的酒窝,咯咯咯地笑。董又霖知道,他的小芙很喜欢他的酒窝。

两个人走进了喝芝麻糊的店,只点了一碗,董又霖看着陆定昊喝。

“呆福瑞你不喝吗?”每一次来都是董又霖看着陆定昊喝,陆定昊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喝甜品。”

“你喝一口嘛!试一下好不好?”陆定昊舀了一勺,伸到董又霖面前。

“好。”董又霖把头探前去,把那一勺喝完,芝麻糊黏黏腻腻地卡在喉咙里,“真的好甜。”

“emm……”陆定昊把嘴撅起来,语气黏黏腻腻的像是在撒娇,“下次不要给你喝了,还浪费我一勺。”

其实每一次来喝芝麻糊都是这样,陆定昊想让董又霖试一试,董又霖试过之后觉得太甜,陆定昊就会在他面前哼哼唧唧的,还嘟哝着下一次不要给董又霖喝一类的话。但下一次还是会舀一勺要董又霖再试一次。

算是苦闷的生活里少有的调剂品吧。

“小芙。”两个人在外面瞎逛了一个下午,要回家吃晚饭,进了家门,董又霖突然从后面抱住了陆定昊。

“怎么了?”董又霖暖暖的气息呼在陆定昊耳后,陆定昊的耳朵红了一片。

“我们等一下再吃晚饭好不好。”董又霖吻了吻陆定昊通红的耳尖,手不安分地撩开陆定昊宽大的卫衣下摆,摸着陆定昊的腰侧,“先做另一件事。”

“我想你了。”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