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不将就 Ⅳ

*看评论一堆“sdr加油”一类的真的有点方,这篇是破镜不知道圆不圆得回来梗啊

范丞丞后来跟蔡徐坤说自己那天晚上喝醉了,不知道有没有乱说话,让蔡徐坤别放在心上,蔡徐坤信了他的话,两人的关系如范丞丞所愿没有闹僵。

“老大,你别找了,该是你的总会是你的。”范丞丞劝蔡徐坤的话,蔡徐坤却半个字没听进去。

蔡徐坤哪里还有心情接着等?

可是事实证明,找也没有用。

三天假期,蔡徐坤打了陈立农以前的电话,去了陈立农以前工作的地方,去了以前陈立农赚外快的酒吧,去了他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回忆都存在蔡徐坤心里,没去一个地方,它们就一点点涌上心头,有清楚的,有模糊的,也有一些是去到了,才回想起来了的。

回忆还能找回来,蔡徐坤想找的人,却没有找到。

三天的假期说长也不长,蔡徐坤还没找完,就又要过回按部就班的职场生活。

回去上班的当天,蔡徐坤就听见办公室里的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

他向来不关心女生之间谈论的各种八卦,好奇成为她们谈资的人是谁都是极为特殊的情况。

比如今天。

勾起他好奇的不是因为几乎整个办公室的女生都挤在一块儿讨论,而是有几个别的部门的同事也强行把自己塞进去,其中亦不乏男性的面孔。

蔡徐坤原本撑着脑袋想着下一季新品的风格主题,看到这个场景也不由得开始好奇,究竟是何方神圣男女通吃到这种程度。

“范丞丞,”蔡徐坤拍了拍旁边范丞丞的肩,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这一季的合作伙伴。”范丞丞和办公室里的人玩得很好,办公室里的事他什么都知道一点。

“这一季和哪个品牌合作?Gucci,LV,YSL还是Supreme?能把他们激动成这样?”品牌与品牌之间的合作很常见,公司也不是没有和别的品牌合作,这个答案只是让蔡徐坤更好奇。

“老大你是不是我们办公室里的?”范丞丞很诧异,“不是品牌,是一个插画家。”

“插画家?叫什么名字?”

“叫……”范丞丞咽了口口水,“老大这个名字你要准备好啊。”

“快点说!”蔡徐坤烦闷得很。

“叫……陈立信。”

蔡徐坤的情绪从不耐烦到震惊再到失望里掺杂着释然,范丞丞看得一清二楚。

陈立农从前确实是个插画师,蔡徐坤也知道陈立农的笔名是曲辰,但听完那个极为相似的名字之前,还是不由得期待了一下。

“蔡徐坤你才知道啊?”旁边的同事当然看不出来蔡徐坤的情绪有什么不对劲,“陈立信这个人最近都红爆了,很多大公司都想和他合作,我们公司居然拿到了和他合作的机会,真不知道怎么办到的。”

“诶,有那人照片吗?”

“作品照片倒是有,真人照片……唉呀,算了,这届网友太差了!”

“作品照片给我看看。”

“蔡徐坤,你是不是被时代抛弃了。”那同事吐槽了蔡徐坤一句,从手机里翻出照片,把手机伸到他面前,“呐!”

那幅画很简洁,只那几根线条,可那几根线条搭在一起,又显得杂乱。整张画的色调很冷,冷得让蔡徐坤的皮肤上不自觉地起了一排又一排鸡皮疙瘩。

“这个是他一年前的画了,那个时候他还没火呢。”那个同事往后一滑,是另一幅画,“这个是让他爆火的那张画。”

那张画的背景是一片漆黑,左上角星星点点地散落着白色的线条,画的中间一抹细细的七彩飘带。

那抹飘带明明静止在画上,但蔡徐坤仿佛可以看到,那抹飘带向着那些白飘去。

“这幅画爆火是因为被好多个美术界大V转发还被LGBT拿来当文章插图才火起来的。”那同事解释着,把手机收了回去,“但是没有一个人把他的个人资料翻出来,连照片,出声年月甚至性别都没有翻出来。”

“说白了就是这届网友太差劲!”旁边的同事忍不住吐槽。

“唉呀,反正如果这一次的合作消息是真的,我们不就可以见到真人了吗?”

“也对。”

“万一陈立信全程用邮箱沟通你们的梦想岂不是落空了?”

“范丞丞你闭上你的乌鸦嘴!”一个女同事没忍住,一抱枕对着范丞丞砸过去,范丞丞稳稳地接住。

“都不用工作吗?乌泱泱一片人挤在这里干什么?”设计部部长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见乌泱泱一片人在那皱了皱眉,一开口,人便全散了,“十分钟以后会议室开会,不能有人迟到。”

十分钟以后,会议室。

“公司的合作伙伴,想必大家都已经听到风声了吧?没错,我们这一次的确请到了陈立信来做我们的合作伙伴。”

“天哪!!!”底下的人炸开了锅。

“他下午两点钟会到我们部门洽谈相关事项,请大家在下午一点四十五分准时上交所有通讯工具。”

“啊?!”

“别啊了,任何一段音频,视频,照片的流出都有可能导致公司的合作失败并且赔上一大笔钱,在座哪一位要是真的触碰了公司利益,饭碗,就别想要了。档案上多了这一条,以后的工作也别想找了,等着流落街头,或者回家啃老吧。”平日里分外佛系的部长突然严肃的表情和语气让所有人都跟着紧张起来,“就这样,散会。”

从会议室出来,大家又叽叽喳喳讨论开了。

“怪不得陈立信火了快一年,照片连个影子都没有,人家保密工作原来做得这么足。”

“果然这一届网友是不差的,只是这一位插画师太厉害。”

一点四十五分,公司公关部的人准时来收东西,办公室里哀嚎一片。

毕竟谁都不想丢饭碗,更不想流落街头,所有人都乖乖上交了。

蔡徐坤是交得最爽快的一个,因为他真的没兴趣知道关于陈立信的更多。

下午两点,所有人,当然,除了蔡徐坤,都齐刷刷地望着门口。

“我天哪!!太帅了吧!!!”几个女同事没忍住,压低了声音惊呼。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蔡徐坤觉得自己不会太好奇他的长相,中午午休起床之后没有戴隐形眼镜,但蔡徐坤最后还是没忍住,回头打量了一下陈立信。

西装革履,身姿挺拔,衣品是肉眼可见的好,身材似乎有点瘦,但好在肩宽腰窄比例好而且腿应该是很直的。

陈立信慢慢走进,脸部的轮廓一点点清晰起来,蔡徐坤觉得这个轮廓似乎是熟悉的人的。

蔡徐坤眯了眯眼,陈立信的轮廓一下子清晰起来。

下一秒,蔡徐坤就瞪大了眼睛,把头转了回来,视线对着工位上的照片盯了一会儿。

!!!

同时觉得震惊的,还有范丞丞。

那天晚上陈立农跑得很急,匆匆一面范丞丞认不出来,现在一个大活人在他面前移动速度又不快,他不可能认不出来。

陈立信个鬼喔?!明明就是陈立农!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