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不将就 Ⅲ

*您的农农正式上线
*狗血剧情警告

飞机嗡嗡地划过城市上空,稳稳地落在了地面。

陈立农托着行李箱,努力地让呼吸道适应这片大地上与台湾不同的干燥的空气。

坤坤,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你应该没搬家吧?我今晚就去找你。

季末总结会开完,蔡徐坤拿着文件夹回到办公室。

“徐坤,下班有个聚餐,你要不要去?”有同事又开始组织聚餐,“季末总结会会之后有三天假噢!”

“我……”蔡徐坤听着他的语气,明摆着就是不准拒绝的语气,“只有聚餐?没有其他?”

“对,不搞其他。”

“去。”

“好了,蔡徐坤都去了你们不许拒绝啊!”蔡徐坤听了这句话,才明白他先问自己的意图,无奈地摇头笑笑。

饭局没什么特别,不过是一桌子人吐槽着甲方的各种难为人,还有公司各种奇葩高管,其他部门的神奇同事的那些神奇怪癖,还有那些日常在朋友圈秀恩爱的人。

蔡徐坤喝了一口果汁,想着一千零三天前,他没参加的这些聚餐里,自己作为他们的谈资,会被怎样谈论。

蔡徐坤酒杯里装着酒,一口没动,偶尔有人叫蔡徐坤喝,也被范丞丞尽数挡下来。

范丞丞本身酒量也不好,又是初入职场酒量还没练出来,逞强帮蔡徐坤挡酒,几轮酒下来,脸红到了脖子根,大家也就识相地不劝他俩喝酒。

陆陆续续地又有几个人醉了,大家也就乖乖地收心,各回各家的同时还不忘扛上一个醉了的同事回家。

理所当然的,蔡徐坤要扛的人是范丞丞。

范丞丞身子沉,睡得更沉。

蔡徐坤似乎可以体会到范丞丞那天晚上带他回家时的绝望,不过蔡徐坤觉得自己一定没有范丞丞重。

还能怎么办?学范丞丞,带人回自己家呗。

拦一辆出租车,把范丞丞丢上车,范丞丞难受得哼哼唧唧,蔡徐坤也只能无奈地叹气,心里默默地跟他道歉。

只能怪他没扛过人,向来只是陈立农背他。

范丞丞醒过来,是在出租车过减速带的时候,眼睛只小小地睁开一条缝。

“你醒了?你家在哪儿啊?”

“去你家!”范丞丞模仿着蔡徐坤那晚的语气。

“回自己家不行吗?”

“不行!”范丞丞摇摇头,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

蔡徐坤除了叹气啥也不能干,他从范丞丞家出来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过要去第二次,连小区名字都没记,更何况自己本就欠了这个人情。

出租车稳当地停在蔡徐坤家楼下,范丞丞被蔡徐坤拖着拽着下了车,带上楼。

陈立农在楼上蔡徐坤家门口,来回踱步,等人回家等得辛苦。

“范丞丞你正经走路行不行?”好不容易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蔡徐坤的声音,那声音叫得却是别人的名字。

陈立农心里莫名其妙地慌,沿着楼梯走上了半层楼。

“唉呀!范丞丞你!”蔡徐坤好不容易把范丞丞拽上楼,把范丞丞往墙上一甩,“站这里等我!我去开门!”

“坤坤!”范丞丞借着酒劲儿耍起了酒疯,平时不敢叫的称呼也随意叫得出口,“你别甩得这么大力行不行?温柔一点嘛!”

说完就在墙上哼哼唧唧的。

陈立农在上面听着范丞丞喊的那一声“坤坤”,哼哼唧唧抱怨着蔡徐坤对他多“暴力”,怔怔地出神。

他的坤坤,现在算是会照顾人了吧?

-

“坤坤,到家啦~”陈立农背着蔡徐坤,慢慢走到家门口,“下来给我拿钥匙开门好不好?”

“emm……”蔡徐坤把脸在陈立农背上蹭了几下,连着加了几天班,蔡徐坤现在就想一觉睡过去睡到饱为止。

“坤坤?”陈立农把背上的蔡徐坤晃了晃。

“嗯——”蔡徐坤不耐烦地拉长了尾音。

“好啦~我们回去就睡觉啦~就下来一下下,好不好?”陈立农耐心地哄着。

“嗯。”蔡徐坤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甩了甩腿。陈立农赶紧把蔡徐坤放下来,以最快的速度开了门,打横抱起蔡徐坤,往卧室里面跑。

“我们坤坤终于可以好好睡觉啦~”陈立农轻轻把蔡徐坤放在床上。

蔡徐坤心里其实是满足的,但他是在没有力气扯出来一个笑去回应陈立农。

“我们坤坤以后可不能照顾人,坤坤以后只能被人照顾。”陈立农蹲在床边絮絮叨叨地说话,蔡徐坤闭眼听着,“坤坤这只小懒猫啊,照顾不了人。”

陈立农在旁边自说自话,嘻嘻嘻地笑着。

-

“范丞丞!进去啦!”蔡徐坤把门打开了,靠在门边,用命令的语气,“快点儿!”

陈立农勾唇笑笑,算了吧,他的小懒猫才不适合照顾人。

“蔡徐坤!”范丞丞似乎收不住的酒劲儿了,下一秒就换成了撒娇的语气,“你过来扶我好不好?”

蔡徐坤叹了口气。

“我除了人情还欠你什么了范丞丞?”

“欠我一份感情!”这下,范丞丞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耍酒疯还是在认真说话,语气明明理直气壮,心里半点底也没有。

“范丞丞你说清楚我欠了你什么?”蔡徐坤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着眉又问了一遍。

“感情!”话都说了,范丞丞想着自己大老爷们儿一个不能怂,愈发理直气壮,“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啊!”

范丞丞这份感情收得小心翼翼,他知道蔡徐坤不知道,但他今天就是想和蔡徐坤坦白。

蔡徐坤面对范丞丞突如其来的表白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这么看着他。

楼上扶着栏杆的陈立农听范丞丞表白得理直气壮的表白竟觉得慌得很,想躲起来却再没地方躲。楼道里安静到连空气的存在都让他感到分外压迫。

探头看一眼楼下的两位,只有安静地对视,却足以砸破陈立农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原本对他与蔡徐坤的感情的自信,轰然倒塌,各种想法涌上心头。

1003天,再深的感情,也会被消耗殆尽吧……

果然陈立农先受不了了,套上卫衣帽子,着急忙慌地跑了下楼。

他自己都替自己的逃跑感到羞耻。

到底田径队的底子在,只靠前脚掌走路声音小得难以察觉。蔡徐坤也是等到人快走到他面前,才发现原来有人在楼上。陈立农的卫衣帽子宽宽大大,陈立农低下头完全挡得住自己的脸,蔡徐坤再想看也看不见。

陈立农深知自己就这么走下楼,蔡徐坤绝对看不见他的正脸,但他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没忍住回头看了蔡徐坤一眼。

他离开了1003天,从离开的那一秒起,他就想知道他的坤坤会不会吃不好睡不好?有没有瘦?有没有照顾好自己?或者……有没有被别人好好的照顾着?这1003天过得好不好?

蔡徐坤被突然晃到眼前的人影吓到了,那人走到拐角回头看了他一眼,蔡徐坤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四肢僵硬,连呼吸都困难。

他的刘海长长了不少,那双下垂眼被细碎的发丝挡住了一部分,眼睛里的光芒却不剪分毫,他似乎是比以前瘦了,但肩膀也显然比以前宽了。

是他?!

他回来了?!

蔡徐坤终于反应过来,撒腿就往楼下跑,嘴里还喊着他的名字。

“陈立农你别跑!你停下!”

靠在墙上的范丞丞听到这浑身抖了抖,酒彻彻底底地醒了,跟着蔡徐坤跑下楼。

蔡徐坤当然跑不过陈立农,跳下最后几级阶梯,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

“老大!”范丞丞终于跟上来,蹲下来想扶起蔡徐坤,发现地面上已经多了一小滩泪水,旁边的人无助地哭着。

“陈立农你个混蛋!”蔡徐坤锤着地面,咚咚的响声范丞丞听着就心疼。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本来就不是他心里的人。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