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不将就 Ⅱ

蔡徐坤起身的时候,头上一阵剧痛,身上的酒气随着自己伸手捂住脑袋的动作全涌进鼻子里,嗅细胞无力地抗议着,酒精的味道跟着蔡徐坤的动作不减反增。

蔡徐坤发现周围不是自己熟悉的环境,脑袋里却半点记忆碎片也捞不到,挣扎着起了身,跌跌撞撞往门边走去,把全身都压在门把上,颤颤巍巍把门打开。

范丞丞在客厅听见声响,走过来扶住蔡徐坤。

“坤……老大,你醒啦。”范丞丞把没完全吐出来的半个字咽回去,换了个称呼,“要不要先洗个澡?还是想先喝个粥什么的?”

蔡徐坤在范丞丞身上好久才回过神,站稳了身子。

“我先……洗个澡吧。”蔡徐坤不用刻意去闻,自己身上的酒气扑鼻。

“那老大你介意穿我的衣服吗?我们俩的尺寸应该……差不多吧?”范丞丞手上拿着一杯水,递给蔡徐坤。

“你不介意就行。”蔡徐坤接过水,伸手揉着脑袋,咕咚咕咚把水喝完,扶着墙找浴室。

范丞丞进屋迅速拿了一套衣服和洗漱用品跟进浴室。

“老大,这些全都是新的,你放心用!我去给你热粥。”范丞丞把东西放在洗手台干净的地方,接过蔡徐坤手里的空水杯,“你小心一点啊,有事叫我。”

“嗯。”

听到蔡徐坤的回答,范丞丞才走出去,把浴室门关上。

蔡徐坤洗完澡走出来的时候,觉得舒服多了。

“老大!”范丞丞见他出来,走进厨房端了一碗粥出来,“快来喝粥!”

“谢谢。”蔡徐坤把头发擦干,坐到餐桌边,桌上静静地放着

范丞丞看着蔡徐坤把粥喝完,把碗拿进去洗了,蔡徐坤看着范丞丞在厨房里的身影,心里莫名其妙地又冒出另一个人的影子来。

蔡徐坤甩了甩脑袋,想把那个人的影子甩走,但,哪有这么容易?

蔡徐坤坐在椅子上,思索着为什么最近想起他的频率越来越高。有时明明只是别人的一个动作,一种语气,蔡徐坤就会想起他和陈立农的过往。

其实这个“别人”,完全可以特指范丞丞。

蔡徐坤这么想着,抬头看向他。

“老大,你看着我干嘛?”范丞丞刚洗完碗转过身来,就发现蔡徐坤盯着他看。

“没干嘛。”蔡徐坤慌忙收回自己的视线,“那个,我,先走了,谢谢你啊。”

“额……不留下来吃个午饭吗?”

“不了,已经很麻烦你了。”蔡徐坤摇了摇头,拿起沙发上的包,“我先回去了,拜拜。”

“那好吧,老大再见。”

“嗯,再见。”蔡徐坤完全忘记了自己换下的衣服,迈开腿就走了。

范丞丞走进浴室,帮蔡徐坤把衣服拿出来,丢进了洗衣机,想着到时候什么时候还给他。

蔡徐坤走进家门,就瞥见了那一本日历。

“今天是第……九百七十四天了。”蔡徐坤无力地呼出一口浊气,“陈立农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啊?”

当然没有人回答。

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范丞丞和蔡徐坤的距离在范丞丞的单方面的热情和单方面的付出之下,终究拉近了。

范丞丞始终记得和蔡徐坤相处时那些不可触碰的地方,刻意地避开,蔡徐坤把他每一次把话咽回去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生出几分愧疚,对他已不似从前那般冷淡。

范丞丞自然是最开心的那一个。

“老大,我们去吃饭吧。”

“老大,我们去喝下午茶吧。”

“老大,你搞定了吗?我们一起回家吧。”

“老大,……”

范丞丞转了正,不在蔡徐坤手下做事,按理说已不必叫蔡徐坤老大,范丞丞却还是一口一个老大地叫着。

蔡徐坤也不抗拒,反正占着这个老大的名头,能吃到范丞丞的爱心早餐,范丞丞也深知自己喜好,做的饭菜颇对他的胃口,倒是圆了蔡徐坤这九百多天来,早上多睡十分钟的梦。

九百多天前有陈立农让他多睡十多二十分钟,现在有范丞丞,以致蔡徐坤每次从范丞丞手里接过早餐,总会恍神几秒。

“范丞丞你偏心啊!怎么只给你老大带不给我们带?”有同事过来蹭蔡徐坤的早餐,还不忘抱怨几句。

“他工资才多少,能给你们每个人带不成?可别为难他了。”蔡徐坤早餐吃得不多,范丞丞带的倒却多,蔡徐坤本着不浪费食物的优良品质,也不介意别人来蹭。听人这么说,下意识护着范丞丞。

“他是我老大呀。”范丞丞知道蔡徐坤吃得少,倒也不介意别人来蹭。

反正,蔡徐坤开心,啥都行。

小半个月的相处下来,范丞丞早已明了自己的心思,他不知道蔡徐坤明不明白,但他知道蔡徐坤有念念不忘的人。

那就等吧。等他忘掉。

范丞丞告诉自己,付出总会有收获。

尽管蔡徐坤对范丞丞与对普通朋友没什么不同,范丞丞就当自己看不见听不见。

“老大,明天部门的季末总结会,你别忘了哦!”范丞丞翻了翻桌上的日历。

“我知道,我在准备了。”蔡徐坤在庆功宴之后就没怎么忙了。

“好。”范丞丞顿了顿,想到之后的假期,“老大,之后那一周的假期,你打算怎么过?”

“还没安排呢,先把工作做完吧。”

“好吧。”

晚上回到家,蔡徐坤还在为季末总结会的事情忙碌着。把包里的文件夹拿出来的时候,一个白色的信封被跟着甩了出来,蔡徐坤伸手拿起来,瞥了一眼准备丢进包里,手上的动作却顿住了。

那个是陈立农走之前留给他的信。

旁边的手机抖了抖,蔡徐坤转过头去,是范丞丞发来叮嘱蔡徐坤早点休息的信息。

蔡徐坤把信封随手夹回一个文件夹里,拿起手机回了范丞丞一个“好”。

第二天,蔡徐坤很早就进了会议室,范丞丞转正没多久,季末总结会不用参加,但范丞丞还是去了会议室。

“范丞丞。”范丞丞刚进会议室就被蔡徐坤叫住,“你能帮我个忙吗?”

“怎么了?”

“帮我在我包里拿一下那个蓝色的文件夹。”蔡徐坤急得脑门上覆了一层薄汗,“快点。”

“好。”范丞丞点点头,“你别急,我马上去。”

范丞丞跑到蔡徐坤的工位,急急忙忙把蔡徐坤包里的文件夹抽出来,从文件夹里掉出来了一个白色的信封。

范丞丞把信封拾起来,上面用繁体字写着『蔡徐坤 亲启』,范丞丞随手把它揣进兜里,就往会议室跑。

“谢谢。”蔡徐坤接过文件夹时,长舒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会议室,把门关上了。

范丞丞靠在墙上喘着气,两手往兜里一揣,就摸到刚才那封信,连忙拿出来。他进不了会议室,等蔡徐坤发现信封不见了出来拿。

但蔡徐坤没有出来拿。

范丞丞在外面细细看着那个信封,白色的纸已经发黄,但没有半点折痕或者划痕,除了『蔡徐坤 亲启』五个字,其他笔的痕迹也没有。范丞丞觉得这不像是工作文件,心中想拆开看看是什么的念头愈来愈强烈。

心里两边打着架,一边觉得这是别人的隐私,不能拆开看,另一边又觉得这是老大的东西,想要更深入地了解老大。

最终,范丞丞还是把它拆开了。

信纸已经发黄,有些卷边,还有几滴眼泪的滴在上面之后干掉的痕迹,可想而知这是一封多令人心碎的信。

范丞丞展开信纸,开始读信,里面写的都是繁体字,范丞丞读着有些许吃力。

-

我的坤坤:

展信佳。

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是我不告而別,對不起。

今天是我們認識的第兩千天,在一起的第一千天,我還記得,禮物在信封裡了,不喜歡可能也換不了了,萬一你真的不喜歡,等我回來再給你換一個。

這次離開,是因為臺灣那邊有一點事情要處理,相信我,等我處理完,我就回來。等我回來了,你說什麼我都依你,好不好?

對不起,說好的一直陪你一直炤顧你,可能要食言了,不過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我會回來,請你一定一定要等我。

炤顧好自己。

紙短情長,勿念,亦勿忘。

你的農農

-

信封里跟着范丞丞的手的抖动哗哗作响的,是一条项链。

范丞丞把信纸叠好,重新塞回信封,走回蔡徐坤的工位,把信丢进了蔡徐坤的包里,把自己甩在自己的座位上。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