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不将就 Ⅰ

*开个新坑😗😗😗😗😗
*大三角     【丞坤×农坤】
*破镜你猜能不能重圆梗
*应该可以搭BGM吧(BGM如题)

“第……九百七十三天。”蔡徐坤拿着马克笔,在日历上写下了一行字。

陈立农还是没有回来。

“我好想你啊。”这句话刚刚从嘴里溜出来,蔡徐坤的眼睛里已然盈满泪水。

蔡徐坤抬手擦了眼泪,随手收拾了一下自己,背上包就出了门。

“坤坤。”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蔡徐坤的肩,蔡徐坤转回头去,是范丞丞。

“我说过,不要那样叫我。”蔡徐坤嘴角好不容易扬起的弧度又一次消失,语气冷冰冰的像是设定好答复程序的机器人。

“你不要老是冷着脸行不行老大。”范丞丞是新来了一个月的职员,跟在蔡徐坤后面做事,总喜欢逗蔡徐坤。蔡徐坤只当他是个不受自己控制的小尾巴,偶尔让他帮自己跑跑腿取取东西,范丞丞倒也愿意,蔡徐坤也就没把他怎么样,任由范丞丞在他工作的时候在他旁边转来转去。

“做好你自己的事,别老是想着怎么逗我笑。”蔡徐坤走到工位边坐下。

“老大,这人谁啊?问你那么久了你也不告诉我。。”范丞丞指了指蔡徐坤工位上贴的那张照片,“很重要吗?”

“嗯。”蔡徐坤抬头看了一眼照片,范丞丞天天不厌其烦地指着陈立农问他是谁,蔡徐坤被问得没了脾气,语气出奇地平静。

照片里的他笑得难得的开心,旁边的陈立农扭头看着他,虽只有一个侧面,好心情就像是写在他脸上上似的,抹也抹不掉。

“所以,老大,你怎么总是不告诉我他是谁?”

“你别管。”

“噢。”范丞丞蔫蔫地垂下脑袋,趴在旁边看蔡徐坤工作。

“老大,今晚那个庆功宴你去吗?”没一会儿,范丞丞开始说话。

“我……”蔡徐坤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

“蔡徐坤你别想不去!这个庆功宴有你一份的!”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

“老大你就去嘛!”范丞丞讨好似的拉了拉蔡徐坤的衣袖,“反正明天是周末。”

“行了行了,我去。”蔡徐坤轻轻推开范丞丞的手,随手塞给他一个文件夹,“你去帮我把这个的样本取过来。”

“好!”范丞丞笑得傻乎乎的,起身帮蔡徐坤去跑腿。

庆功宴是为了庆祝蔡徐坤的设计大获成功,销量刷新了记录,设计部里的人一天到头潜心于设计,有这么一个放松的机会,自然是抓紧时间好好聚一聚。

蔡徐坤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九百多天前,陈立农在的日子里,他还能借着陈立农把这些聚会通通推掉,可是现在……

蔡徐坤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提醒自己要用心工作。

“老大你打自己干嘛?”范丞丞半路打开文件夹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倒也不恼,折回来正巧看见这一幕,心疼得紧,“很疼的。”

下班时间刚到,蔡徐坤就被人催着赶紧走。

“行了,你们先去吧,我等会儿过去。”蔡徐坤手头的工作还剩下一点点,抬头回了一句话就低头接着工作。

“行,那你早点来啊!”那群人见范丞丞也没走,嘱咐道,“范丞丞,看好你老大,让他一定要来啊!”

“好,一定!”范丞丞想像个六七岁的小孩那样把头枕在旁边的桌子上看蔡徐坤工作,但无奈他的头围让自己都觉得出戏,之好在旁边收拾东西等蔡徐坤忙完。

等蔡徐坤做完手头上的工作,是十五分钟之后了,范丞丞看着蔡徐坤惬意地伸完了懒腰。

“老大,你的工作完了吗?”范丞丞偏头问道。

“嗯。”蔡徐坤起身背包就想走,才发现自己连东西没有收拾。

以前陈立农来接他,他还有细碎的工作没有忙完,陈立农就在旁边收拾东西,方才余光瞥见有人在旁边收拾,下意识地就给他戴上陈立农的帽子。

去吃了个饭,大家伙想着时间还早,又扯着蔡徐坤去唱K。

不知道谁先点了一首李荣浩的《不将就》,明明是首苦涩舒缓的情歌,唱歌的人把调跑出天边,房间里的气氛却意外地热烈。

『……如果我说

不吻你不罢休

谁能逼我将就……』

调是跑了没有错,词却一字一句跑进蔡徐坤耳朵里,字字句句都戳在蔡徐坤心上。

-
“农农,李荣浩出新歌啦~”蔡徐坤拿着手机从房间里一蹦一跳地出来,他知道,陈立农很喜欢李荣浩。

“嗯,那首片尾曲嘛,我知道。”陈立农坐在沙发上,耳朵里塞着耳机,对着蔡徐坤张开双臂,“一起听吗?”

“看MV好不好?”蔡徐坤钻进陈立农的怀里,两个人就这么一起窝在沙发上。

“好。”陈立农把下巴抵在蔡徐坤头顶,点开了MV。

MV和着电影的镜头,右下角冒出来又跑回去的歌词,还有耳边的旋律,悄悄播放着。

“农农。”MV结束,蔡徐坤抬头看着陈立农,问道,“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找不到我了,你会不会找个人过完你的下半辈子?”

“我不将就。”陈立农勾唇,吻了吻蔡徐坤的额头,“那你呢?”

“如果有一天你走了,我也等你回来。”蔡徐坤笑着把脑袋在陈立农的身上蹭来蹭去,“我也不将就。”

“不行。”陈立农忍着痒,摇了摇头。

“为什么?”

“因为坤坤一定要人照顾的啊,我怎么舍得我的坤坤一个人过一辈子没有人照顾?要有人陪着坤坤,一直照顾着坤坤我才放心啊。”

“我不管,我就一个人过,就一个人等你,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不要人照顾。”蔡徐坤坐起来一点,让自己能整个人都缩在陈立农怀里,“你走了我就等你回来!等到你回来为止!”

“好~坤坤会等农农回来,坤坤也不将就。”陈立农笑得眉眼弯弯,语气像是在哄着小孩子,“坤坤不是小孩子,坤坤是我的小玫瑰。”

“就这么说定了哦!”

他仍记得,那一夜,他们的缠绵。
-

眼底又湿了一片,蔡徐坤仰头呼了口气,把眼泪收回去。

“老大你也太感性了吧!”范丞丞偷偷笑道,转而扬声对着那个唱歌的人喊了一句,“诶,别唱了,把老大都难听哭了!”

“切歌啦切歌啦!”大伙都跟着起哄,换了几首很high的歌,房里的气氛这才真真正正地热烈起来。

“老大,你要不要上去唱一个?”范丞丞坐在蔡徐坤旁边,看蔡徐坤闷闷地坐在旁边不说话,就和他搭了几句话,谁知却是自讨没趣,蔡徐坤只摇了个头,眼神都不给他一个。

“老大你别这么闷嘛~”范丞丞轻轻撞了撞蔡徐坤。

“老大~”范丞丞拉长了尾音,冲着蔡徐坤撒娇,“你别不理我行不行~”

范丞丞自己听着都起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蔡徐坤却转过盯着他看。

不加掩饰地盯着他。

眼神里却没有半点嫌弃,范丞丞看不透蔡徐坤眼底翻涌的情绪叫什么,只觉得自己被盯得很别扭。

“老大,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平时不撒娇,真的,我平时不撒娇。”范丞丞脸都要红了,慌忙地摆着手。

“嗯。”蔡徐坤脑子里的那一个人影被蔡徐坤强行塞回回忆里,转回头去不看范丞丞,灌了自己一杯酒。

“蔡徐坤,你别一个人喝闷酒,今天是你的庆功宴,过来大家一起嘛!”那边的人眼尖,发现了蔡徐坤在喝酒,叫人把蔡徐坤拉了过去,让蔡徐坤一起喝。

“我们先走了,范丞丞你照顾好蔡徐坤啊!”

“好!”范丞丞和他们打完了招呼,转回头来看沙发上喝醉了酒的蔡徐坤。

蔡徐坤太久没有参加这种场合,酒量大不如前,左右不过三四瓶啤酒,蔡徐坤就已经从脸红到脖子,但终究憋着没吐出来,嘴里断断续续嘟哝着胡话。范丞丞年纪小,虽然不开车,却也没人要他喝酒。

“坤坤,”范丞丞弯下腰拍了拍蔡徐坤,想着蔡徐坤喝醉了怎么叫都没关系反正他不记得,把蔡徐坤的手往自己肩上搭,“我们走吧老大,你家在哪儿啊?”

“我不回去!”蔡徐坤甩开范丞丞的手,“陈立农你给我说清楚!”

范丞丞没有听清楚蔡徐坤喊的人名是什么,就默认蔡徐坤在喊自己。

“坤坤你别闹了我们回去了好不好?”范丞丞偏头,拉着蔡徐坤的手,用哄小孩的语气哄着他。

“我没有闹!”蔡徐坤又甩开了范丞丞的手,眼睛里眼泪说往上涌就往上涌,“你去哪里了?干嘛要丢下我一个人不管!不是说好了要照顾我吗!”

“我没有走啊坤坤,你怎么了?你喝酒喝糊涂了?”范丞丞听着蔡徐坤委屈的语气忍俊不禁,“我们回去了好不好?”

“你骗人,陈立农你骗人,你都走了两年多了还骗我说你没有走!”蔡徐坤的眼泪一颗一颗从眼睛里掉下来砸到地上,“我等了你两年多了,今天,今天都是第……第……第九百……九百七十三天了!”

“你和我的合照就贴在我工位上,我都没有撕下来过。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啊陈立农!我每天想你想得都要疯掉了陈立农!”

范丞丞这次算是听清楚了蔡徐坤嘴里喊的人名,在原地愣了愣。

噢,老大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叫陈立农啊。

“你说话!”蔡徐坤止不住地抽泣着。

“我……我以后不会走了,不会走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好不好?”范丞丞回过神来,胡乱回答着,“不哭了好不好,我们回家。”

“嗯。”蔡徐坤抬头用衬衫袖子随手擦掉自己的鼻涕眼泪,用力点着头,“我们回家。”

范丞丞想把蔡徐坤扶起来,蔡徐坤却缩了缩身子。

“农农背!”

范丞丞无奈叹了口气。

“好,我背。”

范丞丞把蔡徐坤背下楼,转头想问蔡徐坤家住哪,却发现蔡徐坤在自己背上呼吸均匀,睡得正好。

能怎么办呢?带回自己家呗。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