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假正经⑧

*您的敲门砖王子异已上线

22

“又和Justin吵架了?”

“没有。”蔡徐坤看着车窗外的快速地向后退着,眼睛被风吹得干涩,却不愿关上窗。

陈立农没有再问,车内灌进的风,带着呼呼的响,混杂着汽油燃烧的味道。

陈立农刚刚把门锁打开,还没来得及推门,王子异就在里面把门拉开了。

“农农我饿了我要吃夜宵。”王子异看到蔡徐坤那一刻,没来得及合上嘴,这句话就已经溜了出来。

“……”陈立农看了一眼旁边的蔡徐坤,“坤坤,你要吃吗?”

“都行,我不太饿。”

“农农……”王子异觉得自己已经没节操的用一种近乎撒娇的语气和陈立农说话,“你以前不这样的。”

“行啦你!”陈立农伸拳在王子异肩膀上砸了一下。

陈立农换了鞋之后就走进了厨房,在冰箱和储物柜里找合适的食材。

“王子异,你要吃什么?有面,有速冻水饺,还有一些……王子异这是你什么时候买回来的东西啊?”陈立农原本翻得好好的,突然冒出来一堆速冻食品,陈立农从来不买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是谁买的,格外好猜。

“今天中午。”王子异穿着拖鞋拖拖踏踏进了厨房,“除了速冻食品,你煮什么都行。”

“你买回来不让我煮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可以自己煮着吃。”王子异看了一会儿陈立农翻冰箱里的东西,又踩着拖鞋走出了厨房。

“……”陈立农无奈地把速冻食品再塞回冰箱。

23

蔡徐坤在陈立农家里四处乱转,发现陈立农家比起他上次来的时候,变了很多。如王子异所说的,墙基本上都被拆了,没有被拆的墙,只是为了围着浴室和厨房。以致于,陈立农家里的客厅和餐厅看着特别大,而卧室和客厅之间,客厅和餐厅之间,全部只用了一两个书架或者置物架隔开。

“好空啊。”蔡徐坤晃荡两圈下来,没发现什么好玩的,坐在沙发上无聊地发呆,听着厨房里咕噜噜刷啦啦各种各样的声音。

“王子异!”厨房里突然传出来陈立农叫人的声音,蔡徐坤转头看了一圈,没见到王子异人,只有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于是起身往厨房走。

“子异去洗澡了。”蔡徐坤靠着厨房门边,“有什么事儿吗?”

“啊,这样。”陈立农手上没有拿刀,案板上的东西切了一半,刀被撂在旁边,“能帮我系一下围裙吗?”

“噢,好。”

围裙带子的位置大概在陈立农的腰腹部,蔡徐坤站在陈立农背后伸手去捞带子,难免隔着布料触到陈立农腹部起伏的肌肉线条。

蔡徐坤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红了。

蔡徐坤把围裙绕过陈立农的腰,随手打了个结,刚刚松手想走,陈立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坤坤,围裙很松诶,可以再绑一次吗?”陈立农的围裙虽然系着,但和没系没什么两样,围裙肆意地晃荡。

“嗯。”蔡徐坤走过去,又重新绑了一遍。

“谢谢。”

“不用。”蔡徐坤逃似的快步走开。

过了一会儿,厨房里溢出几丝香气,混杂着咕咚咕咚的声音,一起飘出来。

王子异已经洗完了澡,从浴室里走出来。

“农农!”王子异擦着头发,往厨房的方向走。

“再等会儿。”陈立农倚在厨房门边,抬手看了看表,“你去把头发擦干了也不迟。”

“噢。”王子异乖乖走到餐厅坐下,毛巾搭在脖子上,已然没有耐心擦头发,手指不断敲击着桌面。

王子异敲得愈发开心,就差来一段freestyle了,旁边陈立农看了看表,转身走进厨房熄火。

“坤坤,坐过来吃吧。”王子异跟着跑进厨房,把碗和勺子拿出来。

蔡徐坤走到饭桌边坐下,陈立农把一碗粥放到他面前。

“你煮粥怎么煮得这么快?”王子异原本以为会是一锅汤或者蒸了什么糕点。

“前一天晚上在冰箱里冻了米,今天早上起晚了没来得及煮。”陈立农递给王子异一碗粥。

“你不吃啊?”王子异搅动着碗里的粥,半开玩笑道,“你不会煮得很难吃吧?”

“陈立农煮得再难吃也不会难吃到哪里去。”陈立农把锅盖盖好,“这是你的原话。”

“emm...”王子异尴尬地抿了抿唇,自己确实是说过这样的话没错。

“锅里还有一碗,你们谁饿了谁舀来喝了吧。”陈立农说着,把毛巾盖回王子异头上,狠狠揉了几下。

王子异把毛巾掀下去,湿漉漉的头发盖住了大半张脸,还没来得及把头发撩起来,转头就对着陈立农喊了一句。

“你这个假正经!”

蔡徐坤在旁边舀了一勺粥送进嘴里,淡淡的米香在舌尖荡开,煮成花状的白米中夹杂着口感不算软糯的小米,粥的口感变得很奇妙。

蔡徐坤轻轻晃着腿,嘴角上扬,眉眼弯弯。

“你往里面放了山药啊?”王子异喝了一口粥,转头问陈立农。

“嗯。”陈立农在旁边的沙发上捧着电脑敲字,头也不抬。

“你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养生?”王子异皱了皱眉,觉得很奇怪,“又是小米又是山药的。”

“小米是因为坤坤睡不好,小米粥能助眠。”陈立农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山药嘛,就是……一时兴起啰。”

24

蔡徐坤洗完澡之后陈立农才去洗的澡,洗澡之前,陈立农随便找了个还算凉快的地方铺了个地铺,为了让蔡徐坤能在床上睡觉。

蔡徐坤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睡衣是陈立农的,不算太宽。

陈立农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坤坤。”蔡徐坤刚按陈立农的叮嘱把衣服丢进洗衣篮,就听见王子异在喊他。

“怎么了?”王子异坐在陈立农铺的地铺上,蔡徐坤转头看了看床,奇怪王子异怎么不去床上睡。

“今天你和农农睡床吧。”王子异怀里抱着枕头。

“啊?”蔡徐坤有点懵。

“唉呀,你不知道,陈立农连着熬了好几天夜了,他想睡这里肯定是因为今晚又要熬夜。你如果跟他睡床,他可能看在你是新客人不想打扰你休息就不熬夜。”王子异对蔡徐坤挑了挑眉。

“噢。”蔡徐坤点了点头,刚刚想走,又听见王子异在说话,又停了下来。

“那个傻子就是不会拒绝人!”王子异看着浴室的方向,碎碎地说着,“那个热水器里的水肯定撑不到他洗完澡。自己呼吸道又不好,天天睡不好觉天生自带黑眼圈还要熬夜洗个冷水澡,恋床恋到睡觉位置都要挑还要逞能睡地板估计今晚……”

王子异转头看见蔡徐坤盯着他看,捂住了自己的嘴,随即起身。

“那什么坤坤我啥也没说,你去睡觉吧去睡觉。”王子异心虚地笑着,推着蔡徐坤回到床边坐下,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唉呀,我好困啊,我要去睡啦,你也早点睡,晚安~”

王子异快步走出去熄了灯躺在地铺上睡觉。蔡徐坤原本打算问的问题全被王子异一股脑塞回喉咙里半个字也问不出来。

陈立农出来的时候,王子异已经入睡。

陈立农没摇醒王子异,他知道王子异被摇醒之后很难再睡着,只得叹了口气走到床边。

蔡徐坤把半张脸都埋进被子里,闭着眼睛,呼吸间带进被子淡淡的香气。月光太暗,陈立农看不出来蔡徐坤入睡了没有。

王子异把蔡徐坤扯回床边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把蔡徐坤带到了陈立农睡的位置。蔡徐坤浑然不知,躺下盖好被子就闭眼尝试入睡,只觉得被子的味道很好闻,很安心。

只有站在床边的陈立农知道,床上那个只有半张脸没有藏进被子里的人,躺了他平日里睡觉的位置。

陈立农无奈地呼出一口气,出去把手提电脑抱进来,轻轻爬上床。

算了,剩下半张床也睡熟吧。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