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假正经⑦

*其实没有什么想说的,但就是想加点啥

19

周六上午

“你来了。”陈立农拿着一杯水,靠在前台见蔡徐坤来,直起身,往里面走。

“嗯。”蔡徐坤跟着他,整个人蔫蔫的。

“最近怎么了?心情不好?”陈立农盛了一杯水递给他。

“有一点儿。”蔡徐坤接过水,跟着陈立农走进他的办公室。

“失眠了还是一直在熬夜?我看你黑眼圈挺重的。”陈立农帮蔡徐坤把椅子拉开。

蔡徐坤下意识摸了摸眼底的乌青,想了想今早起床时镜子里自己憔悴的样子,倒也不奇怪陈立农发现了。

“熬夜,还有失眠。”

“失眠?心情不好?”陈立农把眼镜架上鼻梁。

“呃……心情不好,莫名其妙的。”

“你睡得少还想心情好?”陈立农哭笑不得,“去接子异的那个晚上,没有通宵也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吧?”

“嗯。”蔡徐坤低头搓着手指,像做错事的小孩。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之前一直没问你,工作压力怎么这么大?”陈立农起身,去旁边的柜子里找东西。

“编辑。”蔡徐坤打了个哈欠,“那天晚上要敲一个专栏的策划。”

“你先在我这儿睡会儿吧,先把觉补上。”陈立农拿着一个香薰蜡烛,示意蔡徐坤跟他走。

陈立农的办公室旁边,有一个小的房间,里面摆设不多,一个摇椅,一个小几子。

陈立农把蜡烛在几子上点燃,示意蔡徐坤坐下,蔡徐坤乖乖走过去。陈立农把摇椅上的毯子递给他。

“睡一会儿吧,醒了过来叫我。”

“好。”蔡徐坤把毯子盖在自己的腿上,香薰蜡烛飘出淡淡的薰衣草味道,闻着很舒服。

20

蔡徐坤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只记得自己是被陈立农叫醒的。

“小——懒——猫——,快——起——床——了——。”陈立农的声音拖得很长,蔡徐坤听得出声音里的几丝不耐烦。

“嗯——”蔡徐坤伸手揉了揉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听起来,你睡得还不错厚。”陈立农侧过身,靠在摇椅上,他的声音离蔡徐坤很近。蔡徐坤猛地睁开眼,陈立农的五官,近在咫尺。

蔡徐坤猛地直起身,陈立农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

大概只有蔡徐坤知道,自己的嘴唇擦过了陈立农的刘海。

蔡徐坤大口大口喘着气,方才那一瞬间,眼前的画面,有点吓到他了。

但惊吓的情绪过去,心里似乎还是有点什么上下扑腾着。

“我是不是吓到你啦?不好意思啊。”陈立农挠了挠后脑勺。

“没事。”蔡徐坤甩了甩脑袋,肚子里的空虚感涌上来,四周没有窗户,看不到天色,“现在几点了?”

“下午五点。”

“下……下午?”

“嗯。”陈立农点点头,“中午之前我就已经把蜡烛熄了,中午的时候过来看你结果发现你还在睡,以为你没多久会醒,没想到你一下子睡到现在。”

“这个蜡烛这么好用?”蔡徐坤嗅了嗅,空气中已经没有那一股薰衣草的香气,“你卖我一支呗~”

“别想了。”陈立农把蜡烛收了起来,“这一款蜡烛带一点点药用成分的,我很少给人用。”

“那为什么给我用?我失眠很严重吗?”蔡徐坤把毯子叠好。

“大白天要你睡觉,你睡得着?”

“噢。”

“走吧去吃饭。”陈立农接过蔡徐坤手里的毯子,搭回原来的地方,“想吃什么?”

21

吃完饭,陈立农把蔡徐坤送到家楼下。

蔡徐坤打开家门,家里的灯没有开,蔡徐坤刚往前走几步,刚刚打开灯,脚就踢到了什么。

蔡徐坤低头,看见一件衣服。

房间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和几声闷哼。

蔡徐坤不用多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不是第一次见到。

但他还是没敢再往里走。

他走出来,打通了陈立农的电话。

“那你在你家楼下等我,我过去接你。”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