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出道100天贺礼

『农坤      扮兔子摘玫瑰』
*写的匆忙,凑合看
*手机电量1%   我还不在家
*看在手机不容易的份上给个小红心/评论吧[捂脸]

“陈立农,成年快乐!”酒杯碰撞到一起,杯中的液体摇晃着,反射着灯光,闪烁着,摇晃着。

酒吧的舞台上响起了异样的声音,陈立农转头过去。

暖黄的灯光打在台上的人上的侧脸上,陈立农没戴隐形眼镜,只能勉强看清那人侧脸的轮廓。

很美。

陈立农是体育生,脑袋里的词汇有限,但他也知道,“美”这个字,高贵得很,不能乱用。但明明只见了那人的侧脸轮廓,陈立农心中,便只剩下这一个词了。

那人就在台上翘着二郎腿,弹起了吉他,唱着歌。陈立农半个音符也没有听进去,那个模模糊糊的轮廓就这么印在他心上,抹也抹不掉。

“陈立农,发什么呆呀?”曲终,同桌的人看陈立农还在发呆,敲了敲桌子。陈立农猛地转回头去,才意识到自己发呆发得久了,拿起酒杯说着不好意思。等他再回过头去,台上已经空空荡荡,似乎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喝了几杯酒,陈立农甩了甩脑袋,去洗手间洗脸。

半只脚刚踏进洗手间门,陈立农就僵住了身子。

站在洗手台侧的人,从装束到侧脸的轮廓,无疑是方才台上抱着吉他弹唱的人。

近看,也很美啊。

蔡徐坤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原本只打算偏头看一看就算了。

但那人一直盯着自己算怎么回事?

蔡徐坤遂抬头和他对视,看着那件粉色衬衫和兔耳朵领结,才发现这个人刚才在台下好像也一直盯着自己。

“找我有事儿?”蔡徐坤觉得他不加掩饰的直视让他有点不舒服。

“没……没事……”陈立农才回过神来,慌忙摆手和摇头。

“那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我很好看?”

“嗯。”陈立农懵懵地点头。

蔡徐坤看着陈立农懵懵的表情,没忍住笑了出来。

“小兔子,我叫蔡徐坤。”蔡徐坤捂了捂嘴,“你叫什么呀?”

“陈立农。”

“嗯~农农。”蔡徐坤把东西塞进包里,把包往肩上一甩,走了出去。

“老板,你有蔡徐坤的联系方式吗?”陈立农洗了把脸,找到了老板。

“蔡徐坤?”老板抬眼看了看陈立农,陈立农微微笑着,下垂眼闪着清澈的光,感觉怪可怜的,“他说不能随便给人他的联系方式。”

“我认识他的。”

“那你怎么不跟他要?”

“他……我……我忘记了。”陈立农捏着衣角,“老板,你就给我吧。”

“我都……”老板的视线撞在他可怜巴巴的眼神上,原本想发的火尽数压了下去,“唉,算了,给你就给你,他到时候朝你发火别怪我。”

陈立农拿到蔡徐坤的号码,兴冲冲地拨出了电话。

“谁?”蔡徐坤向来不喜欢陌生人给他打电话。

“我,我是陈立农。”

“嗯?小兔子。”蔡徐坤挑了挑眉,“怎么了?”

“我……”陈立农脑袋里飞速转着,却没有一个理由是足够支撑这一通电话的。

“呵呵……”蔡徐坤忍不住笑了,“小兔子这么快就想我了?”

“没……没有。”

“那你要我的号码还打给我是怎么了?嗯?”

“我……”

“你什么?喜欢我啊?”

“我……”电话那头的陈立农脸涨红了。

“嘻嘻……”蔡徐坤捂嘴笑着,“你明晚还来吗?酒吧?”

“不来。”陈立农摇头,“我要上课。”

“嗯~乖兔子。”蔡徐坤勾唇,“那你什么时候来?周末?”

“嗯。”陈立农点头,“周末去。”

“那周末见。”

“好。”

周末

“来了?”陈立农坐在吧台前无聊地转着椅子,蔡徐坤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嗯。”陈立农抬头。

“Hey,给他一杯牛奶。”蔡徐坤对着吧台里的酒保招了招手。

“干嘛给我点牛奶?”陈立农皱了皱眉。

“你合适。”

“……”陈立农无奈地接过牛奶。

蔡徐坤摸了摸陈立农的头发,上了台。陈立农捧着牛奶,看着蔡徐坤在舞台上调吉他。

“不能让他一直叫我小兔子……”陈立农歪了歪身子,靠在吧台上,“叫他什么呢?”

陈立农正思索着,台上的蔡徐坤已经开始拨动吉他弦,歌声从音响里飘出来,好听极了。

陈立农不自觉地绽开笑。

这算是,心动了吧?

蔡徐坤在舞台上往陈立农的方向瞥,陈立农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看他的姿势,他应该挺喜欢的吧?

蔡徐坤管他喜不喜欢干嘛?你什么时候管过别人了?

有病!

蔡徐坤在心里暗骂自己。

蔡徐坤把剩下几首歌唱完,往台下走。

“农农。”蔡徐坤迈着大步向陈立农走过去,“牛奶喝了没有?”

“没。”陈立农摇头,蔡徐坤定睛一看,何止是没喝完,一口都没动。

“兔子不乖噢~”蔡徐坤坐在陈立农旁边,伸手想敲他的脑袋,却被陈立农抓住手,“呀,小兔子有脾气了。”

“我说过我不喜欢喝牛奶,我不想再长高了。”陈立农抓着他的手不放,“你适合喝,你有黑眼圈,晚上肯定睡不好。”

“那我喝嘛。”蔡徐坤撇了撇嘴,“放手。”

陈立农把手放开了,蔡徐坤把牛奶杯子拿起来,喝了几口。

“诶,小兔子。”蔡徐坤把牛奶咽进去,喉咙里黏黏腻腻的很不好受,“我唱歌好听吗?”

“好听。”

“我很好看吗?”

“好看。”

“这么会说话?”蔡徐坤转过脸去,脸上的表情告诉陈立农,他的心情不错。

“是真的。”陈立农脸上的表情很真挚。

“诶,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蔡徐坤笑着问。

“……嗯。”陈立没想到蔡徐坤会这么问,想了想还是城市地回答了。

蔡徐坤没想过陈立农会回答得这么真挚,愣了愣。

“你问我这个干嘛?”陈立农没觉得有什么,是的话,承认了就承认了。

蔡徐坤伸手搂住陈立农的脖子,在陈立农的嘴唇上浅浅地亲了一下,又坐了回去。

“那我也喜欢你好了。”

“很勉强喔。”陈立农站起身,伸手探进蔡徐坤后脑勺的发丛,凑上前去,蜻蜓点水般吻了吻蔡徐坤的唇。

“你不会接吻吗?”蔡徐坤本以为不止是这样,有些愠怒,推开了陈立农,“还真的是只小白兔。”

蔡徐坤搂住陈立农的脖子,又一次吻上陈立农。不过,这一次,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教。

正有什么东西涌上脑袋,蔡徐坤却被陈立农推开。

“小兔子在报复我吗?”蔡徐坤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是沙哑的。

“你管我。”陈立农笑了笑,再一次把自己的唇贴上去。

蔡徐坤还没来得及讶异陈立农学习能力之强,就已经沉醉在这个吻里。

好你个小白兔,居然扮猪吃老虎。

不对,办兔子吃老虎。

陈立农结束这个吻之后,凑到蔡徐坤耳边。

“坤坤,我发现,扮兔子摘玫瑰,好像不会被花刺到诶。”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