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心跳》 chapter 12(完结章)

完结撒花~
谢谢大家的支持😘
结局如你们所愿  HE
长得俊的部分有点少但是我还是带了tag
不妥就删

12
“农农。”陈立农正和妈妈聊着天,身后突然有人叫他,他转过身去,是许凯皓。

“凯皓。”陈立农给妈妈介绍道,“妈,这是许凯皓,我朋友。”

“你好,阿姨。”许凯皓跟陈立农的妈妈打了个招呼。

“你好。”陈立农的妈妈和许凯皓打了个招呼。

“农农,要去采访啦!”蔡徐坤跑了过来,看见陈立农的妈妈,笑着打了个招呼,“阿姨好,我是蔡徐坤。”

“我知道你,你是那个C位出道的练习生对不对?”陈立农妈妈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对。”蔡徐坤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脖颈。

“真好。”陈立农的妈妈笑着点了点头,“农农你快点去采访吧。”

“噢,好。”陈立农刚想走,又转回头来叮嘱,“妈妈你要小心哦!”

“好啦,我知道。”陈立农的妈妈拍了拍陈立农的肩膀,“你快去吧。”

“好。”陈立农这才放心地跟着蔡徐坤走。

媒体很多,采访了很久,等采访完,陈立农的老板和妈妈都已经回了酒店休息,陈立农也要赶飞机去美国。

“农农,我有话和你说。”陈立农上大巴之前,许凯皓拉住了他。

“什么事?”陈立农看工作人员没有催,就停了下来。

“我上次忘记问你一件事了。”许凯皓抿了抿唇,低头盯了一会儿自己的脚尖,“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陈立农想起了上次电梯里许凯皓的吻,有点不自在。

大巴里,蔡徐坤累的很,一早睡着了。

梦里,又是那一个场景。

陈立农手里拿着一朵开得正好的红玫瑰,向蔡徐坤表白。

蔡徐坤笑得灿烂,伸手欲接,以为这一次,陈立农会安安分分地站在那里,等着他接过那朵花。但陈立农,却又一次消失不见。

蔡徐坤从梦里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

蔡徐坤环顾四周,没有看见陈立农,遂望向窗口外面,扫了一圈,发现陈立农和许凯皓在大巴下面叙旧。

“那个,电梯里面的事情,你可以当做没发生过的,真的。”许凯皓看陈立农没有回复,有点慌张,“我不会打扰你跟蔡徐坤。”

“既然这样就不要当普通朋友吧。”陈立农浅浅地笑,“当好兄弟。别把我当你男人就行。”

许凯皓听了这话,忍不住笑出来。

“笑什么啊?”陈立农微微皱眉。

许凯皓踮脚抱住陈立农的脖子,笑得眼睛都不见了。

“农农,谢谢你。”

蔡徐坤大巴上看得眉毛拧成一团。

陈立农上了车,在蔡徐坤旁边的空位坐下。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陈立农看蔡徐坤眉毛紧锁,偏头问道。

“……”蔡徐坤不说话,只是扭头看向窗外。

陈立农顺着蔡徐坤的视线往窗外看,蔡徐坤看的是刚才他和许凯皓站着的地方。

“你吃醋了?”陈立农凑近蔡徐坤耳边,一字一顿地问。

蔡徐坤不说话,只是转过身来把他推开,皱眉看着他。

“真的吃醋了。”陈立农看着蔡徐坤的表情,忍俊不禁,伸长手臂想抱住蔡徐坤,却被推开,又解释道,“好兄弟聊个天嘛。”

“只是好兄弟吗?”蔡徐坤委屈巴巴地扁嘴。

“嗯。”陈立农点头,又一次张开双臂,“我抱一下,不许不开心了。”

蔡徐坤被陈立农抱着,不好的心情烟消云散。

上了飞机,陈立农和蔡徐坤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

“你快睡吧,熬了几天夜,该好好睡一觉了。”陈立农把蔡徐坤的座椅调到一个舒适的角度,替他盖好毯子。

“嗯。”蔡徐坤把陈立农的椅子也调到了和自己一样的角度,“你也要睡。”

“好。”陈立农俯身吻了吻蔡徐坤的鼻尖,靠在了椅背上,“晚安。”

“晚安。”蔡徐坤侧身,把头枕在陈立农肩上。

陈立农伸手去找蔡徐坤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林彦俊你看一下人家农农!”目睹了全程的尤长靖拍了一下林彦俊的肩膀。

“好啦,睡啦。”林彦俊把尤长靖的头移到自己肩上,吻了吻尤长靖的头顶。

“哼!”尤长靖锤了锤林彦俊的胸口,合眼睡了。

“农农,你睡了吗?”半夜,蔡徐坤醒了过来,轻声唤道。

“嗯?怎么了?”陈立农很快也醒了,说话声音有点沙哑。

“我,今天,做了一个梦。”蔡徐坤抱紧了陈立农的腰。

“什么梦?”

“梦到你跟我表白。”蔡徐坤的脑袋在陈立农的颈窝里蹭了两下,“表白完,就消失了。”

“我像那种人吗?”

“不像。”

“所以啊,你不用担心。”陈立农抬手摸了摸蔡徐坤的脑袋,“我舍不得。”

“农农……”蔡徐坤抬头看向陈立农,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睡吧,我在旁边。”陈立农揉了揉他蓬松而浓密的头发,“还有,我爱你。”

蔡徐坤调整了一下坐姿,凑近陈立农,亲了亲他的唇瓣。

刚想重新躺好,陈立农却摁住了他的后脑勺,凑上去亲吻。

飞机上的人都睡了,整个飞机里,只有他们俩唇舌交缠的声音。

陈立农的手顺着蔡徐坤的发往下摸着,扶住脖子便停了,起身把蔡徐坤放回自己的椅子上,便结束了这个吻。

“好好睡吧,我在旁边。”

蔡徐坤躺了一会儿,觉得飞机座椅的枕头不舒服,又枕回陈立农的身上。

陈立农最近又在偷偷健身,胸肌明显比先前突出些,蔡徐坤枕得很舒服。

陈立农似乎一直没睡,蔡徐坤刚一枕上来,陈立农的手就搭在了蔡徐坤的身上,还轻轻捏了捏蔡徐坤的脸。

蔡徐坤枕着陈立农的胸膛,可以轻易地听见陈立农的心跳声,均匀,有力。

蔡徐坤伸手抱住陈立农,伴着陈立农的心跳声,安心地入睡了。

这一次的梦里,陈立农把玫瑰交到了蔡徐坤手上。

你是我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我一直坚持的梦想,和日复一日的心跳。

-END-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