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心跳》 chapter10

您的副cp长得俊再度上线
这篇从早上起床慢悠悠敲到现在but敲得一点都不好
事实证明心情不好or压力太大都不适合敲小甜文
你们凑合看吧我把最后几题地理写完就走了
早点睡,晚安,😘😘😘

10
“yeah——baby”公演现场,蔡徐坤坐在后台,目不转睛盯着屏幕。

“天哪!好帅!农农是我的one pick!”陆定昊坐在后面,说得没有很大声,蔡徐坤刚好能听到,向后瞟了一眼。

陆定昊的下巴合不上,用手捂着嘴,眼睛里闪着星星。

蔡徐坤把视线带回电视屏,悄悄吐槽着陈立农魅力四射,惹得他情敌无数,心里的蜜意却还是止不住涌出来。

这可是我的人。

陈立农下台的时候,蔡徐坤正好要去后台准备,见到迎面走来的人,止不住绽开了笑。

陈立农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一点一点往下滑。陈立农的手,带着汗液蒸发后留下来的些许黏腻和微凉,紧紧地扣住了蔡徐坤的手,用力地捏了捏,才舍得松开。

蔡徐坤攥了攥空空的手,脸上的笑意更收不住了。

“偶像练习生第三次排名公布,第一名候选人。”几天后的排名公布,陈立农不再坐在第五的位置,而是和蔡徐坤一起站在小圆台上,分享着此刻的心情,这段时间的感受,对粉丝的感谢。蔡徐坤看向身旁的人,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后者回答完问题,扭头看向他,脸上挂着未尽的微笑。

他们拉着手等排名宣布,感受对方深呼吸带来的微弱起伏,猜测对方心里的澎湃。

最后的结果,蔡徐坤稳稳当当地走向那个最顶端的座位,接受着大家的掌声、喝彩与拥抱。

于蔡徐坤,于陈立农,这个过程很长,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心里掺杂着的,是对那个拥抱的期待。

陈立农把头靠在了蔡徐坤肩膀上,后脑勺可以感觉到蔡徐坤脖颈处大动脉随着心脏颤动,从频率到力度,与自己无异,陈立农勾起嘴角,任由蔡徐坤的手搭在自己的后腰下方。

导师合作舞台过得很快,又很慢。

“我想你了。”两人疯了似的封闭训练了好几天,结束之后就约在了安全出口的那个拐角处见面,蔡徐坤再见到陈立农那一刻,就扑了上去,挂在他身上不想下来。

“我也是。”陈立农揉着蔡徐坤柔软蓬松的发,蔡徐坤没有反应,陈立农知道,他的小猫累坏了。

初夏的夜晚,声声蝉鸣,微风吹过带来的哗哗的树叶声,融进温和如水的月色中。

“陈立农你怎么挑了这个部分?”总决赛曲目选择完毕,蔡徐坤看到陈立农拿着歌词用功,心里的火气却止不住地涌上来,“你四个月下来都没有试过诶!”

“就是试一下嘛,而且,我想要跟你在出道前合作一次啊。”陈立农软糯的台湾腔里带着委屈 如一盆凉水盖在蔡徐坤心头的火花上,哪里还生得气起来?

蔡徐坤坐下,拿着歌词,帮陈立农一句一句唱好唱准。

陈立农向来是很努力的,rap的节奏可以掌握得很好,但是那一口台湾腔就是让这段rap带了一点,葱味?

蔡徐坤叮嘱了陈立农无数次要改,也见证陈立农一点一点矫正自己口音的辛苦,但表演一开始,陈立农的rap里,还是会不自觉的带上那一股葱味。

好笑得很。

“你别笑啦!”一次单独练习,蔡徐坤忍了好几天的笑没忍住,笑出了声,止也止不住,干脆破罐子破摔笑得花枝乱颤。陈立农觉得有点丢脸,皱眉叫他停下,“蔡徐坤你再笑我就亲你了!”

蔡徐坤收住了笑,放下歌词,伸手捧着陈立农的脸,吻上陈立农的唇,又坐回原地,接着笑。陈立农舔了舔嘴唇,拿他没办法,只好看着他笑。

为了别再被笑,陈立农就开始了一次又一次地抠读音,坐在宿舍里字正腔圆地读着歌词。

“陈立农你再读下去我都会背了!”最先受不了的是林彦俊。

常来他们宿舍的尤长靖带上歌词,模仿着陈立农的读法,一个一个字地念《It's ok》的歌词。

“陈立农你真的是够咯!你念得一点都不好听!”林彦俊每一次都会制止陈立农念歌词,然后一脸爱意地听尤长靖念,每到这个时候尤长靖就不会接着念了。

“怎么不念下去?很可爱啊。”林彦俊一脸疑惑地看着尤长靖。

“只有我一个人念很尴尬诶!”尤长靖一张嘴,就是熟悉的肉骨茶味的普通话,就像陈立农一张嘴就是一口软糯的台湾腔。

一直到决赛当天,陈立农的口音纠正都没有太大成效。

“没关系的农农,台湾腔的rap全民制作人肯定第一次听,会觉得很惊喜的。”上场前,他们在幕后站队,蔡徐坤突然拉近陈立农,凑到他的耳边说。

陈立农笑着点点头。

前奏响起,大门打开。

粉丝的尖叫声与喝彩声淹没了整个会场。

“视线快把高冷融掉 主动是拘束的解药 we're mack daddy”

台湾腔怎么了?

这个舞台是我的,

c位的那个人也是我的。

谁都抢不走。

评论(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