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假正经 ①

新坑(简介见脑洞三)
开新坑的原因是《心跳》卡得很彻底
小学生文笔,凑合看

01

“黄明昊又跟你吵架了?”朱正廷一接蔡徐坤电话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嗯。”蔡徐坤无奈地应着,把玩着手里的钢笔。

“真不知道你们两个脾气都挺好的人怎么天天吵架。”

“他脾气一点都不好。”蔡徐坤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不理解朱正廷为什么说黄明昊脾气好,就像黄明昊不理解朱正廷为什么说蔡徐坤脾气好。

“唉呀,你们两兄弟真是……”朱正廷无语之至,“算了,我过去看看他。”

“好,谢谢。”蔡徐坤挂了电话,呼出一口浊气,把钢笔放在桌上,往背后的靠椅上一靠,对着天花板发呆。

02

“你就说他是不是有毛病?”黄明昊对着朱正廷大吐苦水。

“emm……他应该没那么那个吧?”朱正廷没办法想象黄明昊嘴里那个听着就很讨人厌的蔡徐坤。

“你别不信我,他就是这样的!”

“他要是真这么讨人厌,你这个舞蹈室,还搞得起来?”

“……”黄明昊沉默了。

“起来吧,今天不是要录舞蹈视频吗?”朱正廷起身,帮他准备好摄影设备。

“正正,我们排一个双人poping吧。”

“行,你找时间。”朱正廷的嘴唇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准备开始咯,你把整理一下。”

黄明昊理了理衣服和头发,看向朱正廷。

朱正廷偏头盯着他,走近去,把自己的耳钉摘下来,给他戴上。

“这样帅一点。”朱正廷满意地笑了,露出整齐的牙齿。黄明昊凑近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朱正廷脸的脸上闪过一抹嫣红,肢体僵硬地走回摄影机后面。

“1,2,3,开始。”

“Hey,这里是Justin……”

03

“喂,王子异,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蔡徐坤在书房里发呆了许久,听到电话铃响。

“哪儿的话?你最近和黄明昊怎么样,你们兄弟俩还天天吵架?”

“……”

“我有一个学心理学的朋友回国了,你要不要找他帮帮忙?”

“什么?心理学?”

“试试嘛,说不定真的是你俩谁有个心理疾病。”

“你才心理疾病!”蔡徐坤反驳完,犹豫了一下,“你把他联系方式发我吧。”

“行。”

“在美国还好吧?”

“除了没得练舞,都还行。你呢?”

“除了和他吵架,都还行。”

“那就好,我挂了,bye”

“嗯,bye”

挂了电话后的几分钟,蔡徐坤就收到了王子异的信息。

蔡徐坤把信息里的电话号码复制,拨了出去。

“喂,你好。”电话那头是好听的男中低音,搭配着略软糯的台湾腔,不带四号违和感

“额,你好,是陈立农吗?”

“我是,请问你是?”

“我,额,我是蔡徐坤,王子异的朋友。”

“哦,这样。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那个,我跟我弟弟,关系,不太好……想要,咨询一下。”蔡徐坤觉得很尴尬。

“……”电话那头停了一下,“啊,好,我发个地址给你,你有空过来吧。”

“好,谢谢你。”

“不用谢。”

挂了电话,蔡徐坤心里的尴尬感还没有完全褪去,反而愈加汹涌。

那边的陈立农挂了电话,给王子异打了一个电话。

“王子异你疯了吗?”

“怎么了?蔡徐坤给你打电话了?”

“我都说了我对这一部分的业务不擅长了,我在国外实习接的都是什么病人你不知道啊?!”

“唉呀,差不多的啦。就当帮我看一个忙嘛。”

“你才差不多!我要是看着他俩吵架搞什么?当躁郁症患者发作来一支镇静剂吗?”

“额,你看着办吧我睡了。”王子异有点慌,把电话挂了。

“喂,王子异?王子异!”陈立农暴躁得紧,他在美国上课和实习的时候,就没有我好好听过相关的课,也没有接过相关的客人,现在突然给他介绍了这样的一个客人。

陈立农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粉色衬衫,走进房间去换了件衣服,坐在书桌上等蔡徐坤来。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