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假正经②

这期贾正没什么戏份👀
等我写写这几天作业再接着更👀

04

“叮咚~”陈立农换好了衣服,坐在书桌边看书,听见门铃响,把眼镜摘了,走过去开门。

“你是,蔡徐坤?”陈立农打开门。

“是。”蔡徐坤点点头,打量起来人的衣着。

陈立农换了件黑色的丝制衬衫,下摆塞进了黑色的裤子里,刘海稍微梳开,露出一小片额头,加上原本就乖巧的长相,一副正正经经的乖宝宝样,在全黑的装束下,让人感觉到淡淡的压迫感。

“你好,我是陈立农。”陈立农伸出一只手,蔡徐坤连忙握上去。

“你好。”

“先进来吧。”陈立农侧身让开一条路,蔡徐坤走进去,陈立农引他进了书房。

书房的位置,原本应该是主卧,蔡徐坤走进去,里面放满了书架,书架上放的都是一些英文书籍,而且有很多书架都是空的。

“我刚从美国回来,很多书都要等到过一两个月才能寄到。”陈立农自己都觉得摆了这么多的书架,却空了这么多,有点小尴尬,一面坐下,一面解释。

“噢,这样。”蔡徐坤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说说,你和你弟弟的事吧。”陈立农把书收好,架好眼镜,拿了一支钢笔随手拿了一个笔记本翻开一页。

“我弟,他叫黄明昊。”蔡徐坤低头,没有看他,抠着手指,“额,我跟他不是亲兄弟,我们俩都是我们的养父母领养的。”

“嗯。”陈立农点头,记下几个关键词。

“我们经常吵架,是因为……”蔡徐坤咬了咬下唇,没有说话。

“你知道原因?”陈立农听到“因为”有点诧异。

“嗯,我知道。”

“介意分享给我?”陈立农偏了偏头,“那也没关系,挑你愿意说的先说。”

“反正,那件事情过后,我跟他就经常吵架,尤其最近我真的没有办法理解他为什么不能原谅我。”蔡徐坤顿了顿,“这是我们俩之间的心结,解不开,我们两兄弟就没办法好好的相处。我认为,是这样。”

陈立农听得迷迷茫茫,后悔着自己没有好好听心理咨询课。

“额,那么,那件事你是真的不想透露吗?哪怕只有一点点?”陈立农皱了皱眉,“只有一点点也可以,比如说,这件事是关于什么的?我不会往外说,也不会笑话你。”

“关于,感情方面的。”蔡徐坤抿了抿唇。

“嗯。”陈立农点点头,心里设想了无数个场景,“能带我去见见你弟弟吗?”

“额,应该,可以吧。”蔡徐坤抬眼看了看陈立农,才发现陈立农多架了一副眼镜。

明明陈立农的长相无辜而乖巧,可蔡徐坤心里“腾”得升起一个词。

斯文败类。

“现在可以吗?”陈立农说话的语气一直都是试探性的。

“嗯。”蔡徐坤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像个小孩。

“就说我是你朋友吧。”陈立农把钢笔收了起来,“免得他跟你一样。”

“跟我一样?”

“拘谨。”陈立农把眼镜摘了下来,放到一边,“准确来说,是紧张。这样我什么都不会知道。”

05

“黄明昊!”蔡徐坤到了家,对着黄明昊舞蹈室喊。

“干嘛?”黄明昊刚把视频录完,同一支舞跳了好多遍,满身都是汗。

“有客人来了。”蔡徐坤看黄明昊走了出来,“这是陈立农,我朋友。”

黄明昊从舞蹈室里走出来,看见了蔡徐坤身后的陈立农。

“你什么时候有这么正经的朋友了?”黄明昊扫了一眼陈立农的装束。

“说话好听点。”

“Justin,这个动作你要放哪一个角度?”朱正廷低头,捧着笔记本电脑出来。

“我觉得……”黄明昊凑近朱正廷,手很自然地搭在朱正廷腰上,“都可以。”

“我要是选的了我还叫你选。”朱正廷无奈地摸了摸黄明昊的脸。

“介意我看一看吗?”站在边上的陈立农出了声。

“你?”朱正廷抬头,才发现陈立农的存在,黄明昊就已经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你说话别这么冲。”朱正廷用胳膊肘顶了顶黄明昊。

“试试嘛,以前王子异跳舞剪辑,我经常在旁边看。”

“你认识子异哥?”黄明昊瞪大了眼睛,捧过电脑,迈开腿走向陈立农。

“挺熟的。”陈立农接过笔记本,开始看视频。

“emm,我觉得这一段好一点。这个角度比较合契这个舞的风格,这个角度看,你的动作打得更开。”陈立农把整支舞蹈看了一遍,又把两个角度都看了,才做了决定,“只是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我也觉得是。”朱正廷犹豫了一下,赞同了。

“那就这么剪吧。”黄明昊把笔记本递给朱正廷,“麻烦你了。”

“不麻烦。”朱正廷笑着走回去,黄明昊看着他走回舞蹈室。

陈立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谢谢你了,你还挺厉害!”黄明昊笑开了花。

“你哥我的厉害朋友多着呢!”蔡徐坤走上来凑热闹。

“那么正经的人哪是你朋友,明明是子异哥的朋友。”听见蔡徐坤说话,黄明昊的态度一下子来了个大拐弯,冷着脸,说的净是刺耳的话。

“你……”蔡徐坤想发火,却被陈立农拦住了,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冷静。

“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什么的?身上有汗,着凉了不好。”陈立农浅浅的笑着,“还有,你的耳钉很酷。”

黄明昊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耳钉,又笑了。

“那我先去洗个澡,你要是想去我的舞蹈室你就去吧。”黄明昊把手放下来,转身走向浴室。

“你很得他信任。”黄明昊走后,蔡徐坤丢给陈立农一句话,语气里填满了失落,“他很少让人进他的舞蹈室,目前为止只有王子异,朱正廷两个人。”

“因为我夸了他的耳钉。”

“啊?”蔡徐坤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的耳钉和那一个男生的choker是同一个牌子同一个系列。加上他们两个相处时候的表情动作,不难推断他们俩的关系。”陈立农向蔡徐坤解释,“那么就可以反推出黄明昊的耳钉要么是朱正廷给他戴上的,要么就是他们俩一起买的,一个人买这个,一个人买那个。为了让他对我产生信任或者开始我们的友情,夸耳钉再合适不过。”

蔡徐坤点了点头。

“他心里还是个孩子,挺好讨好的。”陈立农心里放松了一点,这对兄弟,应该不会太难搞。

06

“我想问一下,你,怎么收费啊?”蔡徐坤看了看钟,已经快到晚饭点了,陈立农才刚从黄明昊的舞蹈室里走出来,离他们见面,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他查了查外面的咨询费用,凡是专家动辄几千元一个小时,顿觉肉疼。

“我也不知道,你是第一个找到我的,我自己还没想好。”陈立农耸了耸肩,“先记着吧,我定好价之后再说。”

“好。”蔡徐坤点了点头,“今天,四个小时。”

“嗯,我知道了。”陈立农点点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好,再见。”蔡徐坤送陈立农到家门口。

“蔡徐坤,陈立农呢?”过了片刻,黄明昊从舞蹈室里走出来。

“刚走了。”蔡徐坤准备走进厨房。

“噢。”

“朱正廷在这边吃饭吗?”

“不在。”

只有蔡徐坤和黄明昊吃饭的时候,蔡徐坤家的饭桌,温热的,永远只有饭菜。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