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心跳》chapter8

我皮完了,
开心吗?

08

“选管好。”门口突然想起声音,林彦俊和尤长靖抬头。

“你们好,那个,你们要换耳返吗?”蔡徐坤回头,是陈立农的选管,“农农的耳返有问题,要拿去换掉,然后顺便带上你们的一起。”

“农农的耳返有问题?”蔡徐坤一脸不敢相信。

“对啊,农农的耳返一直都有问题的,不过不是音质问题,是大小问题。”选管甩了甩手里的耳返,“他贴耳返的胶布比别人多好多倍,本来想看看其他练习室的耳返有没有合适农农的,但是我帮他试了一圈,99个人的耳返里都没有一个适合他的,所以只能帮他重新买咯。”

“所有人的耳返都试过了?”蔡徐坤小心地问出口。

“对啊,第一次公演开始就在帮他试,他自己也知道没有合适他的,他都想干脆放弃换耳返的事情了。”选管无奈地看了一眼手上的耳返,“趁着他回了台湾的这段日子我没这么忙,就赶紧给他搞定这个事情。”

“不好意思啊选管,你确定你手上的是陈立农的耳返吗?”蔡徐坤心头五味杂陈。

“当然确定了,你把它碾成渣我都认得。”选管指着耳返,“你看,这里有一块摔坏了的地方,陈立农这次舞台上台之前,我还用胶布帮他贴了一下。”

“这样,谢谢选管。”

“你不换耳返吗?”

“谢谢,我不换。”

选管一脸茫然,关上了练习室的门,聊了这么久又不换耳返,拖沓这么长时间是要怎样?

蔡徐坤眼前一片氤氲,他把头发撩起来,咬牙狠狠地抓了几下头皮。

“蔡徐坤,你怎么了?”

“我……”蔡徐坤刚想说什么,脑子里忽的想起了什么,起身,想外面跑去。

还没跑到二楼,他就看到了他要找的人。

“坤坤。”王子异疾步走过来,抓住蔡徐坤的手腕,“你听我说。”

“有什么好说的。”蔡徐坤甩开他我的手,“王子异你好意思吗?”

蔡徐坤提起拳头想打他,但想到被劝退赛的那几个练习生,转身把拳头砸在墙上。

“坤。”王子异看着就心疼。

“你好意思吗?王子异,你好意思吗?”蔡徐坤被气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喃喃地问着,“这么大一桶脏水,你好意思往陈立农身上泼?他,他哪里得罪你了?啊?你,你……”

蔡徐坤的眼泪不争气地涌出眼眶,被蔡徐坤一把抹掉。

“坤,原因你知道的。”

“呵,因为什么?你喜欢我?”蔡徐坤冷笑一声,“王子异你摸摸你的良心看看这是不是理由!”

王子异看着蔡徐坤生气的样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子异,你放弃吧。”蔡徐坤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再这么做,我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蔡徐坤转身离开,王子异看着他的背影在走廊里越来越小。

王子异猜过事情败露会是这样的结果,没什么好心酸的,毕竟陈立农本就没有做这件事。

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完全不受控。

彼岸的台湾,陈立农趁着周末出门买礼物给他们,才来得及给手机开机。

但没过多久,手机就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陈立农提着礼物袋子走回家,昏黄的路灯把陈立农的影子投在地面,一道长长的黑色痕迹,随着陈立农的脚步,往前挪动。

回了家,陈立农也懒得给手机充电。

“农农啊,你接我电话好不好?”晚上,蔡徐坤终于得空,跑去公共电话那里打电话,陈立农却仍旧没有接。

从此以后,蔡徐坤早中晚一定会给陈立农打电话,有时是撒娇找选管借一会会手机,有时是去打公共电话。

但陈立农一通都没接过。

蔡徐坤每天脑袋里都填满了各种担心,他担心陈立农心灰意冷,他担心陈立农跟他说分手,他担心这段感情就这么灰飞烟灭。

最近的训练也格外不称心,但蔡徐坤没敢让自己停下来,不停地练习再联系。

他不想感受那种一停下来就被不安包围的感觉。

太酸涩了。

他在宿舍里洗澡的时候,偷偷地数着陈立农还有几天回来,偷偷地想念着陈立农,想念他的笑,想念他身上淡淡的牛奶味,想念他的温暖怀抱,和他把能够自己圈得紧紧的手臂。

“乘坐航班……”

终于,陈立农还是要回去了。

陈立农已经做好了一会去就被分手的准备,在飞机上想安稳的睡一觉再迎接这一事实,但却没办法睡着。

“今天农农回来诶!”许凯皓把这句话念叨了一天,他自己都快觉得自己傻掉了,明明前几天还那么伤心。

蔡徐坤一整天都无心练习,站在走廊上,盯着排位第五的那张照片,盯了好久。

本来,下午,陈立农就该回到大厂,但是,没有。

他因一场交通事故堵塞的道路,把陈立农困住好久。

直到晚饭点,陈立农才回到宿舍,陈立农手里提了一堆礼品袋,累的很,懒得去食堂,点了个外卖,洗澡,吃完,拿去把外卖盒丢掉。

“农农?”蔡徐坤正巧从食堂回来,撞见了出来丢东西的农农。

想被雷击中了似的。

“……”陈立农抬头,愣住了。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蔡徐坤的眼眶,又红了。蔡徐坤走上前去,抱住了陈立农。

“农农,”蔡徐坤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鼻音,“我好想你。”

陈立农抚着他的背。

“农农,我该信你的。”

“农农,我以后只信你好不好?”

“农农,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农农,我爱你,真的,我好爱你。”

“农农,……”

“好了,不用说了,足够了。”蔡徐坤的话突然被陈立农打断,“还有,我也想你。”

蔡徐坤知道陈立农不怪他了,眼泪更是止不住,啪嗒啪嗒往下掉,打湿了陈立农的肩膀上的衣服。

陈立农侧头,吻了吻蔡徐坤的耳朵。

蔡徐坤抬起头,发现陈立农训练服里穿的,仍旧是那件酒红色的衬衫。

“还是这件衣服。”蔡徐坤笑了。

“嗯,还是你。”

蔡徐坤看向陈立农,凑近去,在陈立农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你有变坏哦!”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