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心跳》chapter7

别急,
让我皮完这几章。

07

“喂!陈立农!”许凯皓突然从练习室里跑出来,追上准备下楼的陈立农。手里拿着的草莓牛奶,递给陈立农,“回了台湾也要加油练习哦,不要被我甩太远哦。”

“嗯。”陈立农接过瓶子,“谢谢。”

“你怎么了?回家不开心吗?还是最近太累了?”许凯皓捏了捏陈立农带点婴儿肥的脸颊,“跟我说说吧,会好受点的,被粉丝看到不开心不好。”

“我……”陈立农无奈地摇摇头,“我只是弄丢了一份信任而已。”

许凯皓心里已明白了大概,心头涌上一种酸酸的感觉,竟让舌尖也酸酸的。

“你,你要珍惜的,是那些仍然存在的呀。”许凯皓只是装傻,当陈立农说的是粉丝,毕竟陈立农告诉过他关于网上的留言的事。

“嗯。”陈立农没有听出许凯皓语气里的苦涩,也没有听出许凯皓话里别的意思。此时,他心里满载的,是另一个人,他心里根本无法再装下其他人。

“想想爸妈,想想支持你的全民制作人,来日方长。”许凯皓不想他们和好,也不想陈立农接着伤心,但他心中比谁都清楚,要是想让陈立农再笑起来,恐怕只能是蔡徐坤。

心里像是揉进了干涩的沙石,磕得他的心生疼生疼的。

“就送你到这里了,早点回来哦。bye~”许凯皓停住了脚步,和陈立农挥手说再见。

“拜拜。”陈立农戴上了黑色的口罩,转身走了。

许凯皓站在原地,揉了揉发酸的眼眶,手指竟是湿润的。许凯皓叹了口气,转身走回练习室。

陈立农离开后的那天下午,蔡徐坤一个人坐在练习室边上听着歌曲demo,本来想改编,但脑子里都是陈立农离开的身影。

眼眶居然又酸了。

“没骨气的,不准哭!”蔡徐坤仰着头,耳边环绕的轻快旋律,半点用处也没有,眼泪还是不自觉地往下掉,蔡徐坤心里埋怨着陈立农,也埋怨自己。

只是和他说分开一段时间,怎么连个告别也没有了?怎么连解释也不解释就真的给他时间冷静?怎么自己就是忘不掉过了的事儿?怎么这事儿偏偏就撞上了自己?

心里像是滴进了过量的浓缩黄连汁,泛着浓烈的苦味,连呼吸进去的空气,似乎都是苦的。

蔡徐坤走出练习室,想呼吸新鲜空气,对面的墙上,贴着的前九名单,第五名的位置挂着的,是那张久违的笑脸,和那三个字组成的他在熟悉不过的名字。

蔡徐坤想伸手默默他的脸,但触到的,只有空气。

他在的时候,他是整个世界;他不在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他。

回了台湾的陈立农,与校方商讨学业的问题以后,要等校方落实,白天上着学校的课,白天的课有些无聊,便倒在桌上睡,老师知道他晚上要回到公司训练身体累,便也不怎么管。

一天下来,回到家已是将近深夜,陈立农没有时间打开手机,洗澡,定好闹钟,倒头就要睡。

忙碌,真的是让人忘记一切,麻痹自己的最好的方法。

这边陈立农每天都是三点一线忙碌着,忘却一切;那边蔡徐坤除了忙碌,还要触景生情,理那团理不清楚的乱麻。

“不会吧?!蔡徐坤你没有去送农农?!农农也没有跟你告别?!”蔡徐坤受不了这样的自己,把林彦俊和尤长靖约到楼下的小练习室说话。尤长靖似乎一点也不知道蔡徐坤和陈立农闹矛盾的事儿,听到陈立农只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蔡徐坤就走了,吓到眼珠子都要蹦出来。

“嗯。”蔡徐坤低着头,垂了垂头,食指关节敲击着练习室的木地板。

“你不知道农农这个月低气压到一个世界末日啊?”尤长靖摇着头,一脸的不敢相信。

“我知道啊。啊?这个月?”蔡徐坤抬头皱眉,他知道陈立农心情不太好,但不知道是这个月,他一直以为陈立农心情不好,是从他们吵架开始的。

“欧咦哟~”林彦俊作震惊状,“陈立农不开心在vocal评定前就有啦,因为网上的留言啊那些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蛤?”蔡徐坤听了更加不解,陈立农压根没跟他提过这些事。

“那可能是农农没和你提不想让你担心,农农这段时间在网上被骂得挺惨的,那些键盘侠也是什么都讲的出来。”林彦俊扁嘴,摇摇头。

尤长靖往林彦俊那边蹭了蹭,离林彦俊近一些,问林彦俊:“那他最近心情又下一个台阶的原因是什么?”

林彦俊拿下巴朝蔡徐坤的方向勾了勾,尤长靖秒懂。蔡徐坤不知怎么开口说这个事情,毕竟这件事他自己都没理清楚。

“你是不知道,农农带着我们整个宿舍一起低气压,整个宿舍都是那种低气压到没人敢讲话的状态。”林彦俊感叹道。

“对!我那天晚上溜去你们宿舍的时候农农还醒着,我都觉得农农身上散发这一股凉气你知道吗!”尤长靖迅速表示赞同。

“不会吧……”这话讲出来,蔡徐坤是一千一万个不相信。

以前那个抱着他,冲他笑,给予了他无数甜蜜的陈立农,怎么可能低气压到那种程度?

但看着尤长靖脸上的表情,蔡徐坤知道他是没有在说假话的。

蔡徐坤手指在地上画圈圈,什么也不说。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