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心跳》chapter6

*这一版是续和原来那一段的合集

06

第二天一早,蔡徐坤就醒了,转头去看身后睡得正好的人儿,伸手到后面去,揉了揉他的头发。身后的人摆了摆头,哼哼两声,又接着睡觉。

蔡徐坤偷偷笑着,转了个身,面向着陈立农。

陈立农长得并不算精致,但是让人看着很舒服。逐渐硬朗的五官线条,已经有了点点成熟的感觉,但那双下垂眼,在这张脸上却平添几分可爱,脸颊上带着一点点的婴儿肥,又混入几丝少年感。

空气中漂浮着几丝灰尘,长长的灰尘肆意的在空气里飘来飘去,有几根灰尘,落到陈立农长长的睫毛上。

蔡徐坤伸手,把它从陈立农的睫毛上捏下来,吹到外面去。

“早上好。”蔡徐坤的视线正跟着那根细细的灰尘越飘越远,眼前的人已经醒了,张嘴说话时,还带点沙哑的晨嗓。

“早,早安。”蔡徐坤忙转回头来。

天气还有点凉,陈立农回宿舍拿了件衬衫,穿在白色的训练服下面。

酒红色的衬衫,显得他气色很好。

“林彦俊,起床!”陈立农准备走了,林彦俊还躺在床上睡着,怀里缩着尤长靖。

今天主要是新任务发布,还有几个游戏。

陈立农拿着信封,心里想着会不会和蔡徐坤一个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

推开练习室门那一刻,陈立农心里有点小失望,但还是打心眼儿里想把这个舞台做好。

他想要他和蔡徐坤之间的距离,近一点,在近一点。无论是实力上,还是感情上。

陈立农心里有一种笃定,他和蔡徐坤,出道前一定能合作舞台。

“陈立农,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事情问你。”蔡徐坤去寝室找陈立农的时候,王子异也来了。

“好。”陈立农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凑到蔡徐坤耳边,告诉蔡徐坤他很快回。

蔡徐坤很好奇,王子异会问陈立农什么,毕竟两人不是同一组,平日交集也不多。

这么想着,蔡徐坤跟了出去,想听听看他们要聊什么。

“陈立农,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什么?”王子异突如其来的话里,带着质问的语气,陈立农有点莫名其妙。

“有些事情你既然做了,我也没必要挑明了说吧。”

蔡徐坤站在拐角处,听得清清楚楚,却也听得云里雾里,他们在说什么。

“蛤?”陈立农原以为这是节目组安排的录制,但是看王子异的表现,不像。今天学舞又格外累些,陈立农声音瘪瘪的,人也没精神,。

“《papillon》的公演舞台,我的耳返是你换掉了对不对?陈立农你还要装傻到什么时候?”王子异遏制住自己冲天的怒气,“你不是和坤坤在一起了吗?你难道不知道蔡徐坤为这个舞台熬了多久?你难道不知道这也是蔡徐坤的舞台?你换我的耳返,毁掉的不仅不是我,还有蔡徐坤!”

陈立农和站在拐角处的蔡徐坤这才清楚地知道,王子异说的是什么。两人的脑袋“嗡”一下乱掉了。

陈立农憋了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呵。”王子异冷笑一声,“你心里根本就没有坤坤,你……”

“够了王子异!”蔡徐坤突然从拐角处走出来,打断了王子异的话。

“坤坤?”陈立农听到蔡徐坤声音那一刻,忽然就有点意识到,王子异突然把他叫出来说这些奇怪的话是想干嘛。

“子异,我有话和陈立农说,你先回去。”蔡徐坤手上的拳头紧紧攥着,他没有抬头,但语气里可以听得出来,他很难过。

王子异转身走了,不知是不是陈立农的错觉,王子异的脸上,似乎挂着不明含义的笑容。

“坤坤,你是不是都听到了?”陈立农走近蔡徐坤,蔡徐坤没有说话,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是轻轻地推开他,保持他们俩之间的距离。

蔡徐坤脑子里现在是一团浆糊,他不想相信陈立农会做出这种事,也不想相信是王子异撒谎。

王子异喜欢他的事儿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在和陈立农在一起之后,总是有意与王子异保持距离,也会与王子异提起他和陈立农的二三事,暗示他不要打自己的主意。王子异不蠢,他懂,因而王子异除训练外,几乎没有在蔡徐坤面前晃荡。

而陈立农,在感情这方面,一点都不敏感。要是说陈立农看出王子异喜欢他,他的态度还是怀疑的。而且,陈立农,应该,应该还不至于,换掉王子异的耳返吧?

但是,万一,万一陈立农,真的,做了呢?

“坤坤,”陈立农看蔡徐坤的表现,心中已然明了,蔡徐坤听到了全部,“你信我,我没有做过,也不会去做。”

“……”蔡徐坤心里的一团又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他没有办法心中毫无顾忌地面对陈立农,更没办法全然相信陈立农的话。

“坤~”陈立农心里委屈得很,从来没有这么迫切地想要蔡徐坤的信任。

“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好不好?”陈立农终于盼到蔡徐坤开口,但蔡徐坤说的话,让陈立农后悔自己的期盼,“我现在,很乱。”

“……”陈立农说不出话来。蔡徐坤抬头看向他,陈立农穿着酒红色衬衫,脸色煞白煞白的,很是吓人。

“嗯。”陈立农扯开因为没有水分而黏在一起的嘴唇,却说不出一个字,只回给蔡徐坤这一个音节。

他不想被蔡徐坤看到眼里涨满了的泪水,快步离开。

蔡徐坤的眼前在陈立农离开的那一刻,一片氤氲。心像被一只手握着,肆意蹂躏,连心跳都沉重而凝滞。

后来的几天,陈立农只把舞蹈学完,和队友拉了几遍。

“表情啊,表情!”林超泽在彩排的时候,拼了命地在后面喊着。

陈立农想要调动脸上的肌肉扯出一个笑,再假都可以,但是,他笑不出来了,就算是假笑,都不行了。

“陈立农!”陈立农正坐在椅子上发愁,门口选管的声音把他叫回神来。

“诶。”

“你的学校叫你明天回去一趟,有一些学业的问题要解决一下。”

“明天吗?这么赶啊?”

“主要是一直忘记跟你说了,你今天晚上回去记得收拾行李。”陈立农的选管有点小心虚。

“那好,我知道了。”陈立农乖巧地点头。

怎么偏是这个时候?算了。反正留在大厂,也只是尴尬而已。还是抓紧训练吧,回了台湾,可就没法练了。

陈立农这么想着,回到训练队伍里。

次日早晨。

“我要走咯,byebye~”陈立农特地回了一趟练习室,和同组的其他人告别。

“要记得给我们带礼物哦!”

“我会的。”陈立农关上练习室的门,本来想走了,但,隔壁练习室的门开着。陈立农习惯性地望进去,和里面另一个人的眼神正好撞上了。

蔡徐坤。

陈立农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进去告别,但脑海里又想起来那天晚上的情景。

他说,分开一段时间。

好吧,不去了,说好了的。

陈立农转身,离开了。

如果那天晚上有一句“我相信你”,或者一个拥抱,或许,他一定会忍不住要进去的。

陈立农这么想着,越走越远。

“……”蔡徐坤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全部哽在喉咙里。与此同时,眼眶又酸了。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