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心跳》 chapter5

我的妈这周终于更完了
我上周到底是为什么说了更三篇
我的妈下周真的只能一篇
妈呀码字好累
睡觉了睡觉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05

寝室

“诶,陈立农,你今天在洗手间呆了这么久是要干嘛?我跟阿靖都走了你还不出来。”林彦俊见陈立农回来的这么晚,觉得奇怪。

“没干嘛。”陈立农在桌子上找自己的衣服,准备洗澡。

“你该不会是偷听我跟尤长靖讲悄悄话吧!”

“我哪里有这么无聊啦!”

“那你到底干嘛?你便秘啊?”

“林彦俊你才便秘嘞!”陈立农操起旁边的抱枕砸了过去。

“那你说……”林彦俊本来还想接着往下问,蔡徐坤走了进来。

“农农,你可以接我卸妆水吗?”

“可是我还没有卸妆诶。”

“那一起呗!”

“好。”陈立农抱着衣服进了浴室,在洗手台上的一大堆东西里找自己的卸妆水和卸妆棉,递给蔡徐坤。

蔡徐坤把东西接过来,熟练地用卸妆水打湿卸妆棉,把卸妆棉递给陈立农。

陈立农的妆素来很淡,很快就卸完了,站在旁边看着蔡徐坤卸妆,看完真人看镜子,眼睛里的爱意快要溢出来了。

蔡徐坤被看得有点害羞,拿了最后一块卸妆棉,加快了速度卸妆。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啦?”

“你好看。”

“你脑袋里都是什么东西啊陈立农!”蔡徐坤伸出一只手指点了点陈立农的脑袋,“赶紧去洗澡啦!”

“那我脱衣服咯!”陈立农捏住训练服的两个衣角,假装要脱衣服。

“陈立农你个流氓!”蔡徐坤把化妆棉丢进垃圾桶里,跑了出去。陈立农一个人留在原地,傻乎乎的笑着。

次日

考核任务发布以后蔡徐坤和陈立农在各自的练习室里忙碌着,练着各自的歌曲。一起吃饭,一起回宿舍,一起卸妆……

每一次去蔡徐坤的练习室里找蔡徐坤,陈立农总觉得有人盯着他看。而且那种眼神,让他很不舒服,浑身发毛的那种不舒服。

后来,陈立农才发现,那道目光,来自王子异。

陈立农一直觉得他怪怪的,从录完快本回来之后,就觉得他怪怪的。

不仅仅是看他看自己的眼神让自己觉得不舒服,他看蔡徐坤的眼神,也让陈立农觉得不对劲,像藏了什么东西。

陈立农对感情这方面的东西并不那么擅长,他之所以能看出林彦俊和尤长靖在一起了,也只是因为有一次林彦俊和尤长靖在宿舍的安全通道里接吻,被他无意中看到了。

陈立农每一次都尽力去忽略王子异的眼神,让自己少一点想法,让自己尽量舒服些。

晚上,陈立农和蔡徐坤的加练,陈立农本来借选管的手机想要录音,趁着选管去了洗手间,便随手在微博上搜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结果,一片骂声。

一些刺眼的字映入他的眼帘,一些很扯淡的事被写出来,给他安上了天大的罪过。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笑,也可以是一种错误,原来,莫须有的罪名,真的也有人会相信。

但是,这些东西,他没有做过,完全没有。

从巅峰到谷底。

只要几行字吗?

陈立农心里塞满了失落,他很想哭,但他知道他不能哭。眼前的氤氲凝结起来,又散开,再凝结,再散开。

和蔡徐坤走回宿舍的时间,农农一句话也没有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尴尬,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结起来。

明明早春的夜晚,却无半点生机。

电梯里日常的晚安吻结束,陈立农的脸上,也无半分笑意。

第二天,蔡徐坤去找了尤长靖,他想知道陈立农为什么突然这么低落。

“哎呀,你放宽心啦,我们这一次唱苦情歌诶,农农还没有成年,画个一两天去找情绪或者走出很正常的。”

尤长靖的答案,让蔡徐坤稍微安下心来,等公演结束。

公演现场

陈立农和蔡徐坤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蔡徐坤被陈立农拥在怀里,伸出一只手指,描摹农农黑色大衣上白色的泼墨花纹,另一只手,把一颗糖,塞进陈立农的口袋。

“农农。”蔡徐坤凑近陈立农的耳边,“我爱你。”

陈立农没有说话,只是把蔡徐坤拥得更紧,伸手摸了摸蔡徐坤的后脑勺。

公演结束 票数公开

蔡徐坤看着vocal组的票数公开,陈立农的票数下降了不止一个阶梯。

蔡徐坤看着陈立农脸上失落有难过的表情,心疼得紧,他想冲过去给他一个拥抱,但是票数公开还在继续,摄像头都开着。

宿舍楼

“农农,没关系的,真的,你还会有很多舞台的”蔡徐坤紧紧地抱着陈立农,抚着陈立农的背,“别难过,真的。”

“我没事,我只是,有点难从那首歌里面走出来而已。”陈立农编的理由蹩脚又可信,至少,能让蔡徐坤的心稍微好受一点。

“还有哦,还有一个好消息。”陈立农抱着蔡徐坤跟他说,“我们今天要一起睡觉。”

“陈立农你是大色狼吗?”

“今天尤长靖要来我们宿舍,林彦俊叫我们别回去睡觉,他有正经事要干。我等下去拿卸妆水,然后就去找你。”

“我们一起吧,去拿东西。”

“好。”

到陈立农寝室门口,陈立农偷偷打开门,蔡徐坤等他去拿东西,不小心瞟到了林彦俊。

林彦俊和尤长靖的外套已经丢在了地上,此时的林彦俊脱自己的衬衫已经脱了一半,背上的蝴蝶骨稍微凸起来。而尤长靖,除了两条手臂环在了林彦俊脖子上,什么也看不见。

单这一个画面,足以让蔡徐坤面红耳赤。

陈立农跑出来,把门关上,蔡徐坤才回过神来,捂着嘴感叹:“我的天哪,他们也太大胆了吧!”

“他们经常这样的啦,以前我跟凯皓都不知道要往哪里跑。”陈立农把卸妆水递给蔡徐坤,“我去洗衣房拿衣服,你在宿舍等我。”

蔡徐坤寝室

王子异坐在蔡徐坤的床上等他回来。

“徐坤。”见蔡徐坤回来,王子异连忙站起身,“你回来啦?”

“Hey,bro.蔡徐坤把陈立农的卸妆水放在桌面上,“怎么了?”

“今天表演,不好意思啊。我,耳返出问题了。”王子异抿了抿唇。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耳返的问题,又不是你的问题。没关系。”蔡徐坤拍了一下王子异的肩。

“就是觉得,挺对不起你的,你花了这么多时间的舞台,你看,黑眼圈都出来了。”王子异抬手,想要摸蔡徐坤下眼睑的乌青,却被蔡徐坤轻轻挡开。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还会有舞台的。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几天也好好休息,这几天你也挺劳累的。”蔡徐坤尴尬地笑着。

“那你也早点休息吧,晚安。”王子异说完,就离开了。

熄灯以后,蔡徐坤就躺在陈立农怀里,借窗外透进来的光,看农农模糊的轮廓。

“农农,我爱你。”蔡徐坤伸手摸了摸陈立农的脸,用气息说着。

“我也是。”陈立农没有戴眼镜,但他知道,蔡徐坤的下眼睑上,一定是一片乌青,他伸手去摸了摸,语气里满是心疼“早点睡吧,好好休息一下,这场公演,你很辛苦吧?”

“我还想要个吻。”蔡徐坤闭眼享受,还不忘提要求,长长的眼睫毛,让陈立农觉得手上痒痒的。

陈立农没有犹豫,把头探前去,吻上蔡徐坤的唇。

如林彦俊所言,陈立农很聪明,蔡徐坤在这个吻上,体会很深。

明明上几次亲吻都是蜻蜓点水,可这次的吻,从最开始的生涩,到后来的极尽温柔、缠绵,已令蔡徐坤沉溺其中,难以自拔。

这只是一个吻而已。

“早些睡吧,晚安,我爱你。”陈立农把蔡徐坤抱在怀里,把他当成小孩。

评论(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