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心跳》 chapter3

啊忘记了
前两章其实之前在微博上就有放过
所以说
这章开始才是真正的更新👀

03

许凯皓坐在宿舍楼下等了许久,怔怔地望着手上的草莓牛奶发呆,琢磨着陈立农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门口有声音响起,许凯皓猛地抬头,没错,他们终于回来了。

“农农!”

但他与陈立农见面的场景,却是他从未设想过的。

郑锐彬和蔡徐坤两个人架着陈立农,从外面走进来,许凯皓急忙跑上前去。

“他怎么了?”许凯皓站到郑锐彬旁边,示意郑锐彬让他来。

郑锐彬转了转泛酸的肩头:“发烧了,挺严重的。明天工作人员带他去医院。”

许凯皓刚刚架起来陈立农,就可以感觉到,陈立农的体温,比平时更烫人,陈立农的呼吸,也要比正常人弱一些。

寝室

许凯皓把陈立农放在床上,蹲下身去帮他脱掉鞋袜。旁边的蔡徐坤想要帮忙,却在许凯皓动作的衬托下,显得笨手笨脚的。

“我来吧。”许凯皓把陈立农的鞋袜脱掉,脚摆回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看着许凯皓这套熟练得不能再熟练的动作,蔡徐坤心里隐隐泛着酸。

“这家伙还真是够沉,本来还想着说是他给我按摩,现在不仅按摩没了,还要照顾他。”许凯皓一边嘀嘀咕咕地吐槽着,一边帮陈立农掖好被角。

“到时候补回给你啦!”陈立农突然把眼睛微微睁开,对许凯皓说。

“哎哟我的妈!”许凯皓本以为陈立农还睡着,想借机吐槽一下,却没想到陈立农醒着,“你什么时候醒的啊?”

“你把我甩在床上的时候啊。”

“什么啦,诶,陈立农我明明是把你甩在……不对,放在床上的好不好!还有,你醒了还要我帮你脱鞋盖被子真是够了!”

“明明床板都在‘咚咚’响啊。”

“陈立农你真的很机车诶!”

“你才机车!”

蔡徐坤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亮的电灯泡,心里酸酸的感觉更加突出,脸上还得挂着笑。

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笑是苦的。

“额,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蔡徐坤觉得脸上的表情快控制不住了,往后退着,想要快点离开。却还是抑制不住心中所想,一直看向床上躺着的陈立农。

“快送人家出去啦!”陈立农对着许凯皓催促道。

“行啦!知道啦!”

蔡徐坤见许凯皓转过身来要送他出去,连忙转身出门。

“那个,我,先走了,你,早点睡。”蔡徐坤出了陈立农的寝室门,许凯皓也跟出来,顺手把寝室门带上了。他本想叮嘱许凯皓好好照顾陈立农,话涌到嘴边,却又被憋回去,憋到最后,只敢看看陈立农的房门。

“你早点睡就行了,我可没法早点睡,里面那个家伙还要我照顾呢。”许凯皓无奈地笑着,还抱怨道“他生个病脾气都长了不少哦,以前可是各种对我好诶,每天都帮我按摩!”

“呵呵,是吗。”蔡徐坤尴尬地笑着,又一次转头,盯着房门看了一会儿,才转回头来说,“那个,我先走了。”

“嗯,好好休息。”许凯皓心中若有所思,看着蔡徐坤转身后,便收起了笑容,看着他离开。

许凯皓看得出来。

许凯皓看着蔡徐坤消失在走廊拐角处,才又推门走回宿舍。

蔡徐坤和许凯皓不在宿舍里的时候,陈立农闭着眼睛,但,没有睡觉。

而且,他不是在许凯皓把他放在床上的时候醒的。

蔡徐坤扛他下车的时候他就醒了。

他深知不该麻烦别人把他扛进宿舍楼,只是,他不想自己走,他想和蔡徐坤多一点点接触,只有一点点也好。

他在床上偷偷笑着,他的小目的,算是达成了吧。

这种小目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上一个小目的,是洗手间里,他看到了蔡徐坤跑向这边,赶紧钻进洗手间,把东西倒了一洗手台,等他进来,就装作很烦躁找不到东西,依蔡徐坤的好性子,定是会帮他找的。最后,他的小目的达成了。

再上一个小目的,和上一个小目的是同一天。

他原本不想做把花放耳朵旁边的动作,但是,那时蔡徐坤妆发刚刚完成,往他拍照的地方走过去。

他的小目标,是让蔡徐坤看看他,一眼就足够。

这是他第一个超额完成的小目标,因为蔡徐坤盯着他看了好久好久。

再前面一点,陈立农还有很多小目标,比如,跟蔡徐坤进同一个班,跟蔡徐坤留在同一个班,公演票数尽量和蔡徐坤靠近……

回忆像翻书页一样,再陈立农的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第二天起,陈立农过上了疯狂打点滴的日子,手上是三三两两的针孔。

大厂里也陆陆续续又有好多人生病,李荣浩老师来探班了。当时的陈立农已经好了些许,偶尔头晕还是得扶着墙走才能走得很稳当。

陈立农就这样成为了所有人中病得最早,最严重,而且好得最晚的人。

第一次淘汰 100进60

座位的排列让陈立农和蔡徐坤坐得还蛮近,许凯皓一个人坐得远远的。

提前知道了的蔡徐坤很早就去做妆发,坐在安排好的位置上等陈立农进场。

但是……

陈立农的进场pose是和许凯皓比心。各种比心。

蔡徐坤觉得有些许烦躁,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嘴唇竟干的厉害。一摸口袋,润唇膏没了。

向周围一圈的人借润唇膏,借到的东西却没有什么用。

坐得离蔡徐坤很近的陈立农,口袋里有一支润唇膏,但是陈立农没有说话,他在等,等蔡徐坤找他说话,找他借润唇膏。也算得上是一个小目的吧。

但蔡徐坤借了一圈,就是没有问陈立农,陈立农心里满满的都是失落。

而蔡徐坤在后来看了陈立农好多次,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怕陈立农多想,他怕别人发现他的喜欢。与此同时,脑海中浮现的,是昨天晚上把陈立农架回宿舍时,陈立农和许凯皓相处的情景,许凯皓对他说的话来。

许凯皓该不会是在宣誓“主权”吧?

蔡徐坤心里突然冒出来的念头,让他被自己吓到了,他猛然抬头,看向许凯皓的方向。

许凯皓正看着陈立农,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柔情。

蔡徐坤又低下头,玩着手指,想掩饰住心中无数思绪。

是了。

许凯皓喜欢陈立农。

蔡徐坤懊恼于自己怎么才发现,无奈于发现后什么也不能做。

但蔡徐坤没有发现,他忽略了的,还有王子异灼热的目光。

评论(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