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心跳》 chapter2

02
蔡徐坤推门,走进洗手间,旁边的洗手台上,陈立农书包里的东西摆了一桌,隐形眼镜盒的盖子也还没合上。

“我带了的呀,去哪里了?”陈立农半发脾气似的嘀咕着,昏暗的光线,黑色的书包,黑色的眼药水瓶,还有没有戴眼镜且极度不舒服的眼睛,陈立农的耐心即将消耗殆尽。

“农农,你在找什么?”蔡徐坤走上前。

“眼药水啊。”陈立农头也没抬,带着点台湾腔的发脾气倒让人很想默默他的头。陈立农烦躁的把书包里所剩的东西又翻了一遍。

“眼药水?”蔡徐坤抑制住想摸他的头的欲望,在洗手台上堆放的一堆东西里,随手翻了翻,黑色的小瓶子进入了他的视线,“是这个吗?”

陈立农转过头来,重展笑颜:“对,没错,就是它。”

陈立农把瓶子接过来,拧开盖子,往眼睛里滴了两滴,长吁了一口气:“舒服多了。”

陈立农看向旁边的蔡徐坤,眼睛清澈,有神:“谢谢!”

“啊,不用。”蔡徐坤连忙低头,心率骤升。

“你不是上洗手间吗?”

“噢,哦,额…我…那个…对!上洗手间。”蔡徐坤的眼神突然慌乱,转身走进一间隔间,关上门的那一瞬间,蔡徐坤要被自己蠢死了。

下午,拍完私服的换制服拍宣传照,一个人拍不了多少张,效率比上午高得多。

照片拍完之后,陈立农回了练习室练习。从A到C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他眼神湛蓝像从

爱琴海边刚归来……”

这次公演舞台的歌,很性感,但是,陈立农抓不住那个感觉。所以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练习,把唱歌的part做得更好,这样才能拿到更好的票数。他心里清楚,在摄影棚里接受采访,博镜头,让更多人看到他,也是一种途径。但他想要的,是全民制作人给予他的实力认证。

就这样一直联系到快要天黑,陈立农才回宿舍。春分还没过,天黑还比较早。回了宿舍,陈立农还有空闲洗头洗澡。

“诶,农农,你要去吃饭吗?”许凯皓回来放东西,正巧碰见陈立农洗完澡出来。

“嗯,去啊。”

“那一起吧。”许凯皓随手把东西往床上一丢,“你先去吹个头发吧,湿头发容易感冒。”

“不用了,就这样吧,擦得差不多了。”陈立农自从来了这里,就一直不那么习惯这边的天气,干得很。湿着头发,感觉周围的空气,也没有这么干了。

“那走吧。”

到了食堂,陈立农前面站着的,是蔡徐坤,蔡徐坤回头看陈立农的时候,陈立农的头发还是湿湿的。蔡徐坤微微皱眉,怎么不吹头发,感冒了怎么办,张嘴想对陈立农说什么,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陈立农你怎么不吹头发啊!”李长庚这个时候已经吃完了,伸手过来想摸陈立农的头发,陈立农偏头躲开。

“叫你吹头发了你不听。”许凯皓跟着数落陈立农,转头望见直直地盯着陈立农的蔡徐坤。

次日晨起,陈立农只觉得头疼,知道自己昨晚着了凉,多喝了几杯热水便算了,依旧熬夜练习,不间断的,以各种方式练习。

又过了几天,身体还是那么不舒服,但是,已经到了公演的时间。

陈立农的身体在那一天打了鸡血似得,精神得很。身体中,脑海里,所有不好的情绪,好的情绪,全部燃烧起来,化作舞台的动力。

后台公布结果,一个个人公布上来,许是因为组内成员人气都不高,陈立农他们组的成绩,并不如旁边的小组那么理想。

到最后一个人了,两边的人都握紧了拳。

“噔!”最后两人票数公开,陈立农组反超, 陈立农个人票数——

210票!

“啊啊啊啊!农农!”整个小组沸腾了,为陈立农欢呼着。而陈立农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中又是慢慢的喜悦。

蔡徐坤看见农农回来时喜悦的表情,就知道农农的成绩不差,浅浅地笑着。许凯皓上前和陈立农拥抱,却总觉得有些不一样的目光,转头望去,望见蔡徐坤直直的眼神和浅浅的笑。蔡徐坤看见许凯皓看着他,赶忙低头,假装做自己的事情。

他喜欢陈立农这件事,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晚上回了宿舍,农农只觉得筋疲力尽,很随意地洗了澡就瘫在睡了。头发,依旧是没有吹干的。

第二天要去录制快乐大本营,陈立农起身时,头重脚轻,却还是得坚持值班VJ的工作。

在大巴上,录完东西,把摄影的器材还回去,陈立农就在蔡徐坤旁边的空位坐下,用来挡住自己难看的脸色的口罩还没有摘。

之后上了飞机,陈立农更是直接从值班VJ工作结束睡到着陆,下飞机时却仍没有半点好转,头重脚轻昏昏沉沉,也不看前面是谁,找到一个稍微熟悉的背影,就上前抓住那人的手臂借力往前走。

那人转头,便是陈立农不满汗珠的脑门。

“你没事吧?”那人皱眉,小声而关切地问。

陈立农愣是半个字也没听进耳,只是走得更近,拽得更紧些。

好容易到了录制现场,又开始了通宵的彩排,熬到录制当天,靠着妆容把发青的面色挡住。中午PD送过来吃的,尤长靖拿了几盒小龙虾和几碗拌饭找陈立农陪他吃,陈立农没好意思拒绝,强撑起脑袋,陪着尤长靖吃完那些看着分外诱人却尝不出什么味道的食物,胃里翻江倒海。

上台后,陈立农身上的虚汗更是冒个不停,身上发冷也只能靠调整坐姿来缓解一下,还好他自己的part不算多,录制进程到也还算快,只剩一支歌曲演唱。

“还好吗?”蔡徐坤见陈立农靠墙站着,又想起他机场里还拽着他不撒手,还不说话,心里担心得很。

“嗯,没事,我没事。”陈立农说话的声音弱弱的,和平时那个阳光朝气的他完全不同。

“是不是生病了?”蔡徐坤伸手想摸摸农农的额头,陈立农却轻轻挡开了。

“我没事的,真的。”

表演完,陈立农只觉得精疲力尽,却还要跟着大家一起赶飞机。

到了登机口之后,陈立农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把口罩拉下来,好好的呼吸还算新鲜的空气。蔡徐坤走到他旁边坐下,农农的脸色,比录制的时候还要难看。蔡徐坤伸手摸了摸农农的额头,隔着刘海,这个温度也是烫人的。陈立农缓缓睁开眼睛转过头来,把蔡徐坤的手拿下来,喉咙里的干涩已经让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微微地扬起嘴角,摆摆手,示意蔡徐坤他没事。

蔡徐坤皱眉,暗自嘀咕了一句“傻子”,赶忙起身去找工作人员。

“噢哟,怎么烧成这样?”工作人员略略摸了摸陈立农的额头,被吓到了,陈立农没跟任何人说他生病的事情。这次同行的人太多,工作人员也顾不过来,也就没发现陈立农生病。

“只能明天再说了,今天回到大厂会很晚,医院是去不了了。”工作人员心纠得很,掏出手机跟大厂那边的人联系。

上了飞机,一个工作人员坐在陈立农旁边,那排座位上原本又坐了郑锐彬,蔡徐坤只能在同一排座位上,隔一条过道,远远地望着陈立农。

王子异坐在蔡徐坤旁边,看蔡徐坤脸色的的表情,眉毛都快拧到一起去了。

“坤坤,陈立农怎么了?”

“发烧了,烧得挺厉害的。”王子异想和蔡徐坤说话,蔡徐坤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伸长了脖子,想看陈立农怎么样了。王子异也就不自讨没趣,坐在旁边看着蔡徐坤的后脑勺。

大厂这边,许凯皓知道陈立农今晚回来,买好了草莓牛奶,坐在宿舍楼下等他。想着陈立农一定累了,今晚不用他帮自己按摩了,让他早点休息。

起飞后,飞机里熄了灯,蔡徐坤再看不见陈立农。昨晚的通宵本就让他精疲力尽,周围又比较黑,蔡徐坤很快就睡着了。旁边的王子异看着他睡着,把他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借着飞机里通道的光,他勉强看得见蔡徐坤的眉头,依旧紧锁着。王子异叹了一口气,伸手摸摸蔡徐坤的头发。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