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年少有为 005

*BE预警
*还有两章完结
*瞎几把乱写嘻嘻嘻

董又霖不知道陆定昊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反正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陆定昊在他旁边,还没有醒,睡得很香。

董又霖看了一眼钟,想着时间还早,放轻动作下床,像往常一样,给陆定昊做早饭。

董又霖想着平常做早饭的时候,时常把陆定昊吵醒,便想着不用再去叫陆定昊了。但今天的陆定昊睡得格外沉些,董又霖把早餐端上桌,也没见陆定昊起身发出什么声响。

董又霖走进房间,发现陆定昊果真还睡着。

“小芙,小芙,起来了。”董又霖上前拍拍陆定昊的肩,陆定昊极不情愿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伸手摸了摸董又霖的脸颊。董又霖凑前去给陆定昊一个早安吻。

董又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这个早安吻里带点酒气。

董又霖把陆定昊扶起来,陆定昊穿上拖鞋,拖拖踏踏往洗手间去。陆定昊从洗手间里出来之后也没吃几口早餐就进房间随意捯饬捯饬自己就要出门。

“带着路上吃吧。”董又霖想把保鲜盒塞进陆定昊手里,陆定昊却推回给董又霖。

“不用了。”陆定昊扭头就往门外走,董又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却只能叹口气把保鲜盒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陆定昊已经出了门了,忘记了出门前与董又霖的吻。

董又霖有点失落,看了看滴答滴答走的时钟,安慰自己陆定昊只是太着急走了,昨天晚上又太累所以忘掉了。

晚上做顿好饭好菜犒劳一下他吧,加班到很晚是会很累的。

董又霖这么想着,拿上了手包,也出门上班去了。

晚上下班回到家,董又霖手上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打算大干一场,打开手机又看到了陆定昊的信息。

『又霖,公司今天也要加班,你自己吃饭吧』

『今天也可能是很晚才回去的,别等我了』

董又霖等着第三条发过来的消息会是一句“我爱你”,但是等了二十多分钟,连“对方正在输入……”都没有等到。

“一定是因为太忙了,对,太忙太忙了,忙到没有时间给我发消息了……”董又霖放下手机喃喃道。

此时,陆定昊那边,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陆定昊穿着一件别人塞给他的半透明的白衬衫,松垮垮地塞进下身的黑色破洞牛仔裤,耳朵上戴了一个长款的耳钉,站在旁边捧着酒瓶子,暗自发着抖。

“陆定昊你干嘛呢?!”那人走过来拍了拍陆定昊的肩,“我可是好不容易把你塞进这一层的,这一层可基本上都是富二代,你上去倒个酒都有可能有钱收,又不会发生什么,你不是说你最近手头紧吗?”

“可是……”陆定昊咬紧了下唇,“昨天晚上……”

“别可是了,你要是积极点儿干活,拿这里的时薪加上他们给你的小费,你那天跟我说的数你明天就能凑齐然后按合约走人。”那人把陆定昊衬衫的第二颗扣子解开,推了一把陆定昊,“想赚钱还是得受点苦的。”

“那个……你!过来!”突然有人伸手指陆定昊,陆定昊战战兢兢地捧着酒瓶子走过去,那人伸手指向另一个年轻些的男人,“给娄滋博满上!天天迟到必须得罚!”

陆定昊走过去,站在旁边,弯腰给那个男人斟了一杯酒。

陆定昊穿的衬衫很宽松,方才被解开的扣子还没有系上,身前一大片雪白的皮肤全都映入娄滋博的眼。

陆定昊把酒倒满以后,本想转身离开,退到一边去,衬衫的后摆却被人拉住,陆定昊一下没站住,衬衫的后摆从牛仔裤里抽了出来。陆定昊站定了,挤出一个笑,转过身去。

“你,过来,坐。”娄滋博给陆定昊让了个位置出来。

“娄滋博开窍了?”

“他长得好。”

“哟~”

陆定昊被他拉着衣服,只得到他旁边坐下。娄滋博顺着陆定昊的衣服往上摸,捏着陆定昊的腰侧。

陆定昊觉得很不舒服,用手请轻轻推开表示拒绝,娄滋博却跟感觉不到他的动作似的,变本加厉地揉捏着陆定昊腰间的嫩肉。

陆定昊原本坐在旁边听他们聊,实在受不了娄滋博持续性的吃他豆腐,起身去洗手间。

陆定昊靠在洗手台边,他知道妆会花,没敢洗脸,低头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

陆定昊突然感觉身后多了一片温热,一时惊慌,转过身去却刚好被那人禁锢在怀中。

“陆定昊……还真是你……”陆定昊惊慌的眼神正好对上娄滋博的视线,“不是和Jeffrey在一起了吗?他破产了然后卖了你?”

“没有……”

“那你怎么会来这里给人斟酒还给人吃你豆腐?”娄滋博的手不安分地摸上陆定昊的腰,“这不是你的性子。”

“不归你管。”

“记得吗?大学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娄滋博把脸和陆定昊凑得很近,近得陆定昊可以清楚闻见甚至染上娄滋博身上奢侈男香品牌当季热卖的那支香水的味道。娄滋博手上的动作愈加放肆“我说,我一定会一直爱你,会保护好你。”

陆定昊想把他的手从自己身上往外推,但再怎么用力似乎也没有用。

“到现在这句话都还作数。”娄滋博把手放在陆定昊腰间,“要是你觉得在董又霖身边吃苦吃得腻了,想过好日子,大可以来找我。”

“我娄滋博不管你陆定昊爱不爱我,只要你陆定昊愿意到我娄滋博身侧来,我便满意了。”娄滋博把嘴巴凑到陆定昊耳旁,呼出的气息尽数呼在陆定昊耳畔,“我明天还回来,你也回来,对吧?”

娄滋博直起身,把自己钱包塞进了陆定昊手里:“你要是缺钱,里面的钱随你花,所有银行卡的密码都是你生日。”

“我不会要的。”陆定昊把钱包塞回给娄滋博。

“我知道了。”娄滋博把钱包打开,把里面放着的百元大钞尽数掏出来房间陆定昊衬衫胸前的口袋里,“现在……你就当是……同学一场吧。”

陆定昊在娄滋博走后,还在洗手间里呆呆站了好一会儿。

“明天我不来了。”

“后天来?”

“以后都不来了……”

“发现这里不仅仅是做酒保了?”那人深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你可是签了合同的,不遵守是要赔钱的。”

“赔多少?”

“也不多,你在这里赚了多少钱,你就陪个两倍回来。”

“两倍?!”陆定昊瞬间开始庆幸自己没拿那个钱包。

“嗯。”那人睥睨,道,“你真当这里是你家,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陆定昊觉得昨天的自己一定是傻了才答应来这里还开心地签了个约以为有保障,现在算是羊入虎口了。

陆定昊自然是赔不起钱的,只好答应了明天还回来。

回到家,陆定昊洗了澡,爬上床。期间动作有些大,弄醒了Jeffrey,Jeffrey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把陆定昊揽进怀。

陆定昊没能睡着。

天蒙蒙刚亮,陆定昊就起身去洗漱,给董又霖做了番茄炒鸡蛋,就出门去公司了。

董又霖早上起来,番茄炒鸡蛋只留一点点的余温。

董又霖心里却暖得像刚出锅的番茄炒鸡蛋,盘算着要讨回来一个早安吻,两个晚安吻,两个出门的吻还有两个回家的吻。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