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zc

更得很慢,每月四篇封顶,K站同名,我爱北极圈

陈立农成年贺礼~~~

『彬立     我是你的』

*音乐特长生彬×体育特长生农

*生日当然是小甜饼

*生日末班车,蛮长的哦

*看反馈决定是否拓写



001

陈立农最近练田径的状态不对。

不仅教练这么觉得,陈立农自己也这么觉得。

问题出在哪?教练观察了好久,陈立农自己也留意了好久,也没得出个什么结果。

省运会快到了,再这么下去可不行。

002

郑锐彬最近练声乐的状态不太对。

不仅老师这么觉得,郑锐彬的爸妈这么觉得,郑锐彬自己也这么觉得。

原本音乐特长生十几个人里郑锐彬气息是最足的那一个,最近的训练却虚虚的唱不上去。

问题出在哪?郑锐彬的爸妈带着郑锐彬去看中医喝中药,教另一种发声方法,也没见有什么起色。

省运会还有一个演出呢,在这么下去可不行。

003

“农农!”同来自台湾的舞蹈特长生许凯皓跑到他们班教室后门大喊一声,全班人转过头到后面去看许凯皓,又转过来陈立农,陈立农低头,半捂着脸走出去。

“什么事?”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去田径场训练。”

“好,我zi道惹。”

004

“郑锐彬!”周锐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大喇叭花,正常音量说话也足够让一个班里所有人听得很清楚。班里的人司空见惯,没什么人回头。

“嗯?什么事?”

“老师说等会自习课去田径场训练。”

“田径场?哪个老师说的?”

“你爸。”

“我爸?”郑锐彬大概猜到了他爸想干嘛,“行了我知道了。”

005

陈立农换了田径训练时穿的训练服,在田径场边上做准备活动。

“诶,那些音乐生为什么来这里了?”站在陈立农旁边的林彦俊突然说话,陈立农抬头望林彦俊,有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你怎么知道那些事音乐生?”田径场边上确实来了一些穿校服的人,陈立农觉得很奇怪,林彦俊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到那里面个子小小的然后长得有点圆的男孩子了吗?”林彦俊指向校服堆里。

“嗯,看到了。”陈立农第一眼就和一个戴着眼镜的长得高高的男孩子对视了,还奇怪那个男孩子为什么是个子小小的而且有点圆,然后那个男生低头去听人说话,才看见了符合林彦俊的描述的男生的毛茸茸的脑袋。

“那是我们班的音乐生。”

“噢~”陈立农心里一边觉得那个戴眼镜男生好帅,一边点头回应林彦俊。

006

“今天你爸要我们干嘛?”尤长靖伸手碰碰旁边的郑锐彬。

“啊,你说什么?”郑锐彬回过神来。

“你爸今天是要我们干嘛?”

“练气息,练共鸣,练正确的用力方法。”郑锐彬跟着他爸练歌练了好多年,早已摸清楚他爸的教学方式。

“啊……练那个为什么在这里练……”

“因为他最后要走到田径场那边听,看听不听得见。”郑锐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同学们。”郑锐彬的爸爸是学校的声乐老师,负责了学校音乐特长生的教学,“今天我们来练一下我们的气息共鸣,纠正一下我们的发生方式。”

“好——”音乐生们席地而坐,听老师讲课。

郑锐彬懒得再听一遍这节自己听了无数次的课,便盯着体育特长生训练。

刚才跟自己对视的是哪一个人来着?是哪个瓜皮头剪得很整齐的小男孩吧?不知道他跑得怎么样?

007

准备活动已经做完了,热身跑也跑完了,陈立农站在跑道边上,腰间绑了一条绳子,绳子另一段绑了一个轮胎。

“今天负重5圈啊,大家加油!”

“什么东西?五圈?”

“过几个月省运会了还抱怨呢!再抱怨加圈啊。”

陈立农弯腰向前倾下,准备听到口令就开始跑。这种训练他在台湾经历得多了,到还算得上轻松。

“你看看人家陈立农半个字都不说,看看你们!想什么样子。”教练说着,把哨子靠到嘴边,看他们准备好就吹响了哨子。

陈立农撒腿就开始跑,期间听见了音乐生的开嗓,觉得还蛮有趣却没憋住笑,笑了几下就发现腰上没什么力气了赶紧收住,气息和步伐已经乱了套又要重新调整过来。

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训练啦……陈立农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跑剩下的四圈。

008

郑锐彬觉得身后的凉风嗖嗖的,知道是体育特长生的训练跑过时带来的几阵风。

郑锐彬觉得奇怪的是第一阵风很强很快很早,后面的却明显没有这么厉害,而且隔的时间挺长的。

郑锐彬开完嗓就开始练唱。

郑锐彬的练习曲目和表演曲目是不一样的,他也是所有音乐特长生里唯一一个敢这么做的。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009

彼时陈立农已跑至郑锐彬正对面,将近一百五十米的距离,陈立农听了一两句,可以判断出他唱是《我怀念的》。

之后夹杂的声音越来越多,有《小半》,还有别的一些歌,乱乱地被耳边的风搅在一起听不清楚。相对清楚的只有那一首不知道谁唱的《我怀念的》,中气很足,咬字很准,声线很赞。

陈立农脑子里杂乱的东西越来越多,杂糅在一起的歌曲节奏塞进脑子里乱了跑步节奏。

陈立农却没意识到是什么扰乱了他,只觉得这次的训练较于在台湾的训练而言更累一些。

明明场子没有大,负重也没有变得更重,圈数也没有增多,陈立农却在结束后意外地多喘了一会会儿。

之后每一次,陈立农明明跑到唱《我怀念的》那个人的旁边,陈立农都觉得他的声音并没有那么大,一旦他跑到离他很远的田径场那一头,却听得更清晰。

于是他就会在听得很清楚的时候加速往那边跑,跑到音乐生那一堆旁边就放下速度来,但他好像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

他希望是那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子,但是他也不确定。

天知道他因为跑步策略被教练敲了多少次脑壳。

010

郑锐彬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郑锐彬喜欢站在最边上练,所有的体育生跑过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陈立农让他有点捉摸不透。

不负重的话,第一圈是最正常的,也是最好判断的,陈立农一定是最前面的那一个,甩别人五六句词。

之后,陈立农就会慢慢掺杂进人堆里,不是因为跑得慢了,而是跑得太快,就算是和特长生们一起训练,也可以慢慢地超那些刚刚进来的高一新生大半圈。

听尤长靖说,陈立农是在台湾破过高中生运动会的记录的。据尤长靖说陈立农是学校是重点培养对象,但是陈立农家里条件不是特别好,大陆的比赛比台湾多,奖金也丰厚,就过来了。

郑锐彬每一次都觉得很好玩,不好好发声就为了感受身旁的空气流动判断哪一个是陈立农。

他暗自立了个flag,什么时候可以准确判断陈立农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什么时候停止这场游戏。

但是陈立农的发挥,着实不太稳定,郑锐彬也很难判断出哪个是他,他只能在陈立农跑近时放低音量,跑远了再把声音放开,一直持续着这个无聊的游戏。

天知道他被他因为不好好练声爸妈骂了多少回。

011

音乐特长生要提前为去参加省高中生运会的运动员晚会准备节目。

郑锐彬,钱正昊,灵超还有周锐组了一个组,琢磨着他们的《小半》。

“要有一个主表演者啊,你们自己商量。”老师丢下这一句话,留给他们琢磨。

竞唱是选主表演者的通用方式了,刚好那天郑锐彬嗓子不舒服,主表演者就成了周锐。

郑锐彬觉得很奇怪,之前也不是没有不当主表演者的时候,怎么这次特别失落?

因为感冒导致发挥失常?

012

“教练,为什么我几乎每个项目都参加?”陈立农拿到了自己的参赛表,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给你一点压力,看看你能不能弹起来。”教练在后面又小声补了一句,“而且你家里不是条件不太好吗,报多一点拿奖金机会多。”

“噢……”陈立农点点头。

“还有啊,比赛结束了有一个演出看,我们学校也有节目在上面,拿的奖越多坐得越前。”教练似乎想起了什么,“我说这个干嘛……唉呀,反正农农你得加油就对了。”

“好。”

陈立农觉得奇怪,以前在台湾参加的比赛有比这个大的,怎么这次这么紧张?

因为这是大陆第一次比赛?

013

郑锐彬回了正式的练功房训练,陈立农还是在田径场上跑步。

郑锐彬有点不甘,自己一次猜全对都没有……

陈立农有点失落,那个人还没找到……

014

“陈立农,吃饭!”许凯皓出国比赛之后,陈立农就和林彦俊一起去吃饭,毕竟都是台湾人,频率也比较近。

“诶,这个不是……?”陈立农走到门口才发现林彦俊身后躲了他上次指的那一个个子有点小长得有点圆的男生。

“嗯,就是上次我只给你那个。”林彦俊点头,“他叫尤长靖,现在是我男朋友。”

“哇——”陈立农张大了嘴巴表示惊叹,“那你们要好好的噢。”

陈立农发现自己和尤长靖也聊得蛮来的,虽然和尤长靖聊天的时候林彦俊在旁边想要送拐的神情不可忽略。

陈立农也终于知道自己猜得没错,那个格外特别的声音的主人就是戴着眼镜的那个男生,那个男生叫郑锐彬。

015

后来经尤长靖的介绍和林彦俊的推搡,陈立农和郑锐彬这两个把对方的训练当成游戏的人总算是认识了。

四个人约在一起吃饭,声乐和体育训练完都是要喝水但是不能多喝的,见面的时候就今天你买一瓶水,明天我买一瓶水,两个人每天一起喝一瓶水的关系,经常被林彦俊吐槽说比他和尤长靖还腻歪。于是两个人就约着单独一起吃饭,不看林彦俊和尤长靖撒狗粮,不听林彦俊和尤长靖的吐槽。

“你要去那个运动会?”

“嗯,对啊。”

“我会去那里表演。”

“真的吗~”

“真的。”

“哇~好期待~你表演的是什么?”

“《小半》。”

“诶~可是我之前练习听你唱的是《我怀念的》啊~”

“我的练习曲和表演区不一样。”

“噢~这样啊~那你的节目什么时候上台?”

“在《我怀念的》前面。”

“噢~我一定会好好看的!”

郑锐彬发现陈立农说话总带语气词和波浪线,带点点可爱,倒和他头顶瓜皮头还有亮晶晶的下垂眼的形象蛮符合。

哪里像是跑步时会超学弟一整圈的新任田径队队长?

016

省运会的陈立农终于还是拿出了自己的真实水平,奖杯奖牌在闭幕收拾回校那天半个行李箱,教练开心得找不着北。

“今天晚上有表演对不对?”陈立农正发愁奖杯奖牌怎么办。

“嗯,对啊,我们长靖要上台表演。”林彦俊收拾好行李,点头,“陈立农我跟你换个位吧,你坐得好前,第一排的正中间诶。”

“可是……我也有想看的表演啊……”

“就让给我那一个节目嘛~”

“长靖表演的是什么?”

“《我怀念的》。”

“那可以,你坐吧。”

017

陈立农拿的奖牌多,坐在第一排正中间,拿到节目单,就整张纸找《小半》。

“编号1003?我的生日诶~”陈立农看了一眼编号,是十号晚上第三个节目的意思,却正巧撞上陈立农的生日日期。

第三个节目开始之前,全场都是黑的。

陈立农盯着舞台正中央的方向,心里怦怦跳着期待。

舞台上的灯突然亮了起来,正中央却是一个不太熟悉的面孔。

陈立农把视线往下挪了挪,才发现了郑锐彬坐在那里,忧郁地撑着脑袋。

陈立农正期待着郑锐彬,郑锐彬的声音就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低头呢喃,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陈立农觉得郑锐彬唱得一如既往得好,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着。

后台郑锐彬的爸妈松了口气,自己儿子还是自家儿子,状态总是会回来的。

018

陈立农听着最后呢喃似的“不算”,似乎看见了郑锐彬眼里泛着的泪。

“喂!陈立农!”旁边突然有人打断人陈立农有点不开心,转头看到是林彦俊也只能乖乖让出座位。

“你座位在哪?”

“后面啦,你自己找。”林彦俊看灯灭了就知道快到尤长靖了,没耐心和陈立农解释。

陈立农摸着黑到处乱走,摸到了一扇门,使劲一推,门开了。陈立农很快意识到自己走错方向了,这里是后台。

此时舞台灯已经亮起,还没人注意到这里,陈立农赶紧钻进去,刚刚起身没走几步,就撞上一个人。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陈立农没看清眼前的人,反正知道道歉没错。

“农农?”

“诶,彬彬~”

“你怎么在这?”

“我走错地方了……”

“哈哈哈,走错地方走到这里来啦?”

“emm,你知道我是路痴嘛,田径场那种不用认放方向的大圈圈最适合我了。”陈立农委屈巴巴地对着郑锐彬撅起嘴。

郑锐彬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不受控制地红了,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往前倾,嘴唇上忽地多了一片柔软的触感几秒钟后又后消失。气流从腹部涌上来震动声带,莫名其妙地吐出一句“;你是我的”出来。

看着陈立农的脸红到了脖子根,郑锐彬才意识到自己把他给亲了之后还加了一句不知所以然的表白。

“彬彬……”陈立农有点诧异却慢慢回过神来,“你刚刚在跟我表白吗?”

“嗯。”郑锐彬通过自己不受控的行动,终于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思,控制自己的脖子带动脑袋把头点了两下。

“嗯——那好吧,我是你的。”陈立农刚读懂自己的心动下定决心答应下来,便觉得自己的脸红得发烫,低下头来,顺便舔了舔刚刚郑锐彬亲过的嘴唇,嗯,甜的。

“真……真的?”

“嗯。”陈立农又点了点头,一根呆毛立起来,跟着他的动作抖动。

郑锐彬抬手摸了摸那根呆毛,伸手把陈立农揽进怀。

这次,郑锐彬的话不再是不受控的表白,是坚定的宣誓。



“你是我的。”

————————————————分割线

17岁的农农啊,还是绝版了……

有不舍有期待,希望可以成为很厉害的大人!

唱着女孩的粉色男孩,我永远爱你听见没有!

评论

热度(35)